政治

特首選舉的多重博弈/ 徐少驊

這一屆的香港特首選舉比過往的數屆都要複雜,有以下三點是跟過去不同的:

三點大不同
1/ 中共高層權鬥激烈並延伸至香港;
2/ 習近平要以反貪腐提高民望來實行獨裁統治,在這過程中,他要將中國共產黨給予他的制肘卸下;
3/ 中國經濟出現明顯下滑。

從這個視角來看,你或會看到中共在選拔香港特首時,並不止於王光亞所說的四個條件。

從語態看王光亞的訊息
事實上,王光亞說的四個條件並不新鮮,「愛國愛港」在任何時間、任何中共官員的嘴巴都必定會排在前頭,「受港人擁護」也必在其中,並且排在末端。要看的是語態!

王光亞這次的語態是溫和的,最有意思的一句是「並在符合香港法律的情況下,向市民解釋並落實中央政策」,再結合「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情況,提出工作意見」這一句,都是在顯示中央政府在未來的一段日子會走溫和路線。

這符合上述第一和第二點的需要,也就是說獨裁者要在港建立個人威望來落實符合他需要的政治改革。

中國經濟大滑坡下的香港特首
至於第三點,我引述一位朋友Peter給我的WhatsApp message如下:

「我對大陸經濟非常悲觀,並認為面臨崩潰。產能過剩、數字造假、美國保護主義和敵對/封鎖態度、資金大量持續外逃、外幣儲備持續減少、壞賬已到臨界線、失業率高企、國債高漲、地方政府天文赤字、人民幣貶值、消費力減弱、霧霾所帶來的民生健康和經濟問題等等,這一切在新興產業(如互聯網)都還無法及時和充分取代舊產業前,唯有繼續吃毒藥,繼續印大量鈔票、不嚴控房價、繼續容忍貧富懸殊的擴大,所望的就是新經濟體的到來。

一帶一路的任務是重中之重,是在跟時間競賽,是目前可以重振雄風多年的唯一可見的希望。相輔、不可或缺的人民幣全球化也勢在必行。

除了自己努力外,還需要借重香港的兩制、民主、法治的國際優勢,以及其金融、營商的卓越能力,來加速一帶一路和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這戰略性的重要,絕非香港目前只是2%中國GDP可以反映出來的。必須要有個可以強力推動這經濟發展的特首。」

所以,今屆的特首選舉不止是習核心跟香港人的博弈,更大程度上是中共內部的博弈和中國跟國際社會的博弈。

頻繁的港澳官員人事變動
再來看看港澳辦和中聯辦近期頻繁的人事變動。

先是港澳辦副主任周波被免職,新聞沒有交代周波的去向。周波被稱爲港澳辦「四大金剛」之一,其餘三人是王光亞、王志民、馮巍。

689最後一次訪京述職,就是由周波負責迎接與送客,顯示他跟689關係良好。王光亞和馮巍在港澳辦屬於「鴿派」,主張與溫和民主派保持溝通,馮巍更是負責溝通的主力人員。至於王志民,在中聯辦工作十年後,被調任港澳辦副主任,數個月前再被調往澳門中聯辦,接替李剛當主任,在福建省跟習近平有三年共事時光。

換進來的兩名副主任叫宋哲和黃柳權,今年初才調入的另一副主任李秋芳是中紀委派駐港澳辦的紀檢組組長。

宋哲多年來都從事外交工作,包括外交部駐英國大使館參贊、駐歐盟使團團長等,2012年起來港出任外交部駐港特派員。有說宋哲會接替已經超過退休年齡也是外交官出身的王光亞。至於黃柳權則是法律專才,之前是港澳辦法律司,負責推廣《基本法》。

確保香港的對外窗戶戰略位置
港澳辦的人事調整,讓我們看到幾個跡象:

一、李秋芳是中紀委派進去負責整頓的;
二、跟民主派一直保持密切連繫的馮巍留下來了;
三、法律專才當副主任加強基本法在香港的落實,不排除是為了23條立法作準備;
四、外交官主管港澳辦,延續港澳辦的主要任務是跟各國領事保持密切聯繫,以確保香港作為中國對外窗戶的戰略位置。

切斷中聯辦的團夥網絡
再看中聯辦的人事變動,全無港澳工作經驗的世界級學者譚鐡牛空降成為中聯辦副主任,盛傳他會接替「年青有為」的張曉明當主任。

商業世界,老闆在外找一個新人進入公司做CEO,不從內部調升,通常就是要作出重大人事整頓,擔心舊人調升會與同事有感情關係,不容易下重手。

若譚鐡牛真的是替代張曉明當中聯辦主任,則目的不單是要內部整頓,還是要切斷中聯辦與外界的利益團夥關係,由一個完全沒有香港政商聯系的人去做主任,就有助短期內達到這個目的。

「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從沒改變
最近英國檔案處公開一批1988至1990的英國政府密件,披露經過八九六四事件的中國,希望獲得英國提供優惠利率的貸款,並維持對中國的投資,中國願意在制定香港《基本法》時提供更大彈性,以作交換的條件。

這顯示中共的香港政策一直是非常務實,奉行的是周恩來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這個政策從來沒有改變,分別的是不同時期有不同的打算和利用。

獨裁者的務實
獨裁者尤其務實,鞏固權力是他們所有行為的動機。

習近平從中共激烈的權鬥中勝出,他鞏固權力的方法,是透過大力度的反貪腐行動,既殲滅對手,建立本身的治國班子,同時獲得人民的擁載,樹立威望,震懾政敵,進而修改憲法,永續統治。

之前數篇「特首跑馬仔」的文章,我都認為財金系統出身的曾俊華和陳德霖較看高一線,並以前者的可能性較高。(可參考拙文《曾俊華、陳德霖,二擇其一》

這不是因為我相信習核心對香港存有什麼善念,而是出於獨裁者鞏固權力的政治現實所需,亦符合自689被DQ之後,港澳辦與中聯辦人事變動呈現出種種溫和路線抬頭的跡象。

又是載頭盔時間,我會錯嗎?這還用問?!當然會!我也不介意被封燈神!今時今日,寫文章,對我來說,是一個遊戲,重要的是我高興!

分類: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