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使命的念頭/徐少驊

相片來自Build a Music School的Facebook Page

看Build a Music School(BAMS)創辦人鄭凱恩的訪問,讓我想起了「使命」這個念頭。

不知道這算否迷信,自少我就有一個不能用理性去解釋的「念頭」,就是上天給了我一個使命去完成。不過,這是一個怎樣的使命?我不知道!我也沒有花時間去弄清楚,所以,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

信念的句式隨著年齡改變
不過,總有些時候,或許是當花灑的水淋在頭的頂端、水沿着髮鬢和眉角流下之時,或是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道上、冷眼旁觀地看著人們從身邊經過,又或是在辦公桌上的電腦鍵盤上猶豫應該用on還是of的數秒之間,上述的「念頭」總會偶然出現。

是的!它出現的時間很短,又或是我刻意地將之消滅於微時。於是,我不容易覺察到它的存在。

它的存在,是對我們正在過的生活的一種質詢!是以,它不是一成不變的。當我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它的原始句式是這樣的:「上天是否要我完成什麼?」人到中年,它的句式變成這樣子:「我現在做的事情是否上天要我做的呢?」又或是:「我是否走錯了路?我應否放棄現在擁有的,去實行上天要我去完成的使命?」

能稱為信念的是唯己所能擔當的
當人踏進晚年,這個「念頭」又會以另一種句式出現:「這一生,我有幹過一些上天要我去完成的事情嗎?」他開始數算,想到他曾經無私地協助一對街上流浪無依的母子,給他們買衣服和飯盒,又帶他們到志願組織的庇護所,為此,他向公司請了半晝事假;他又想到,畢業出來工作初期,他有一顆服務大眾的心,不計較酬勞,卻十分看重工作能否為社會帶來正面的意義。不過,這顆熱熾的心維持不了多久,他就愈來愈看重金錢的回報了,漸漸地,改善本身的生活質素成了主調,理所當然得使那個「念頭」很少再次出現。

他也曾想到,在寒冬之時曾為母親買過一件羽絨之類的「孝順」事件,又想到他為子女的各種犧牲。不過,很快他就否決了這就是上天給他的「使命」。因為這是所有人共有的責任,就連沒受過正規教育的看更阿伯也身體力行孝道和養育下一代的責任。

能稱之為「使命」的,應該是獨特的,是唯己所能擔當的。

價值系統乃人與獸之別
是的,這只是一個「信念」!故此我們無須爭辯這個「信念」是否只是心理作用。

信念之謂,就是行動的燃料,故此,不同的信念就會產生不同的行動力度和內容。「信念」,是人與動物的一個區分器。動物按著內在的本能行動,人則會依遁一種所謂的「價值系統」來回應外在環境的刺激,而所謂的「價值系統」,就是「信念」。故此,我絕不能認同人和動物無異之說。

「上天給了我們每一個人一個要完成的使命」,這確實是一個「信念」!請不要也無須去斟酌所謂的「上天」是耶教的上帝、伊斯蘭教的真主、道家的道、儒家的天抑或是佛教的眞如?更加無須爭辯這句話在語意上的含混和多重意義。這是一個「信念」!

追求夢想乃永恆的邂逅


若你相信「上天給了我們每一個人一個要完成的使命」,你就會去尋覓上天的「意旨」,你就會去聆聽上天對你的「說話」,你也會不時停下步來,監察一下,自己所做的是否符合「使命」的內容。

「告訴你的心,害怕比起傷害本身更糟。而且沒有一顆心會因為追求夢想而受傷,因為追尋過程中的每一片刻,都是和神與永恆的邂逅。」

上述一段精彩對白,出自拉丁美洲作家保羅.科爾賀 (Paulo Coelho)的名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El Alquimista)。

此書被譽為足以與安東尼.聖艾蘇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ery)的《小王子》(Le Petit Prince)並駕齊驅。這小品的中心命題就是「天命」。

何謂「天命」?就是上天賦予每一個人的獨特使命:

「不管你是誰,也不論那是什麼,只要你真心渴望一樣東西,就放手去做,因為渴望是源自於天地之心;因為那就是你來到這世間的任務。」

其實「天命」不難覺察,因為上天已將之放在我們的心內,它會向我們說話,提點和警戒我們。「天命」就是我們的「夢想」。若我們向着夢想而行,「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去完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