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香港禮崩樂壞才是七十尾八十後最痛 / 蘆葦

basiclaw

中共啟動第五次釋法,名為釋法,實則「立法」。把大量額外加入的條件、指引加入法例,如具體列明只可以宣誓一次、要求「莊嚴」,都是直接關係香港法律《宣誓及聲明條例》,有偏離「解釋基本法」之句。

公我贏、字你輸,釋法實如不停立法

情況有如你早決定以包剪揼猜拳作為定勝負方式,包贏揼、揼勝剪、剪贏包等規則、都清楚列入條文,什麼是包、剪、揼也描述了。但當定勝負後,卻突然提出原來所謂的剪,是要食指中指伸直,兩指間形成某一角度才算剪,否則作廢。

至於什麼角度,沒說明,由監督人裁決。當然,若你出了一個完美的剪後,又有新規則,原來連手指甲也不能過長,以免影響猜包剪揼的「莊嚴」。何為過長?又是由監督人決定。

公我贏,字你輸的完善演釋,所謂基本法,法例,猶如空文。有基本法、無基本法、永續基本法,也是徒然。

兩害相權取其輕,難以理解嗎?

再者,中共為何要「立法」?打擊梁游的港獨勢力?開玩笑!

梁游議員宣誓的表現,相信很難獲得大部分香港人認同,錯是錯,但卻只能說是「小學雞」的錯。正常人會如何看待小學雞?一笑置之。但689卻為「小學雞」行為提出司法覆核;那班閹人建制派議員,不惜狂搬籠門搞流會;最後,人大甚至在無明顯法理依據下,主動提出釋法。

為了什麼?為了懲罰兩隻「小學雞」,不惜犠牲行政立法關係;浪費數百萬罐午餐肉及立會的日常運作,甚至犠牲了香港的法治,就是為了懲罰兩隻小學雞?為了彌補那早完成人類補完計劃、意志離奇單一的強國十三億人脆弱心靈?

別開玩笑吧!梁游是錯,但689、建制閹人、中共更是大錯特錯!兩害相權取其輕,香港人,難道這道理真的那麼難以理解嗎?

一個不法政權,有法不依,無法無天,屢次破壞基本法, 轉過頭反指責你違法,還說要去「解釋」法律,荒謬絕倫,已成香港日常事.

七十尾八十後之最痛

你可知今天的七十尾八十後最痛苦的是什麼?

未能上樓?不是;

升職無望?不是;

上有高堂、下有妻兒?也不是,

現今七十尾八十後最痛苦的,莫過於他們年輕時,活在港英治下,耳聞又目睹、親身領會、什麼是公平、自由;什麼是制度,法治。

他們對未來因而產生無限憧憬,卻發現一踏進社會,跨過九七,這些過往珍而重之的一切又一切,竟然日漸流逝,日漸枯萎。

有一班享盡時代好處,養得肚滿腸肥的老不死,長居頂層,為求續享榮華富貴,甘當走狗,馬屁精。社會變得黑白不分、指鹿為馬,閹人們說得一口流利謊話,保有一副厚厚臉皮,把香港弄得烏煙瘴氣。

看在眼裏,卻無法回天,這種痛彻心扉、哀莫大於心死,才是七十尾八十後的最痛。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分類:政治

17 replies »

    • 你講嘅年代無經歷過
      七八十後只知道香港有廉署反貪、香港警察有皇家二字
      經濟繁榮人才輩出
      回歸19 年只見所有香港人引以為傲嘅野一點點消失

      喜歡

    • 香港係英國領土,曾德成並非於香港出生,按當時國籍法 BNA 1948 佢連英國人都唔係,喺香港意圖策反女王對香港嘅統治,用煽動罪告佢已經算仁慈,根本應該告間諜罪,坐完監即時驅逐出境。外國人入黎做間諜破壞香港都算啦,佢地本來就係為佢地自己國家利益行事,各為其主,係香港人當時容易俾人呃;更大問題係嗰啲串通支那向政府施壓,要求政府放棄主權嘅英國人,例如何俊仁,1951 年生於香港,BNA 1948 下嘅 CUKC,佢犯嘅係叛國罪,直情應該係死刑。正義呢啲野總有一日會黎,嗰啲間諜同叛國賊終有一日要為自己做過嘅野付出代價。

      喜歡

  1. 蘇賡哲:香港史的一個分水嶺 [2012-05-15]星島

    …左派甚至聲稱皆因他們反英抗暴,才有港英的改革。不過我聽到的意見是,如果一個色情狂強暴了女人,生下的孩子長大了做醫生,救活了很多人,不能因此就說當年的強暴是好事。

    我一位朋友是移民來加的前港英警察,他說:他此生做過最有意義的事,就是「六七暴動」時痛打「左仔」。香港資深傳媒人梁儒盛在他的回憶錄中說:港英「防暴隊中,不少成員廿歲不到,三五十個隊員面向聲勢洶洶的數百暴徒,木石橫飛、火光熊熊的場面,竟毫無懼色,衝鋒陷陣,且有擎旗奪帥之勇。為甚麼?香港是我家也。」

    三十年後,他問一位防暴隊的老友,當年打左仔特別起勁,是討上司歡心嗎?這位老友嚴肅地答:「沒那回事,只恨他們破壞香港、破壞我們的生活,非打不可。」

    喜歡

  2. 致:當今中華主事
    緣起:閣下之命格
    來自:降誕於60年代英治時空的港華族

    煩請:適時的宣佈–中華人民共禍國–是非法、是國家恐怖主義組織
    為全人類解困所必需、所必需

    那:全球地上魔、地下魔,就是恐怖份子喔!

    和應:今回共產剝離華廈文化,是全球法治國家之努力

    大家應該明白,閣下拿下,宋林, ‘車風’,ATV失牌,踢走曾德成等等,到此刻對香港而言是遠遠不足夠!

    提示: ‘車風’ 只是97’ 後,數百千搶掠香港人之一個大案矣!約在2005/6其搶掠一位周氏其下三間上市今司,被搶掠前公司地址在瑞安中心呢!!周氏還被監禁在青島數年呢,‘該燴’ !

    喜歡

  3. 北京人提出三條良知的底線 令人咂舌 看中國 作者: 夏妍 阿波羅新聞網

    ——專訪:85歲老人向習近平揭中共大秘密

    李學惠說:「我認為在中國大陸,我們作為一個普通民眾應該有三條最簡單最明了的基本認識。第一條,馬列主義是邪教,第二條共產黨是『黑幫』,第三條我們所面對的政治,是一種反動腐朽黑暗的統治,我們每一個人的道德水準是不一樣的,但是我們作為良知的底線,這三條應該具備。

    今年85歲高齡的北京老人王秀英近日向習近平發出公開信,信中揭開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大秘密:中共建黨至今的95年期間,一直不是一個合法組織,而是一個“黑幫”。《看中國》記者,第一時間採訪了這封信的相關人員。我們來聽聽他們怎麼說。

    喜歡

  4. …因為好多人都說過共產黨這個組織沒有登記過,所以他們想證實一下,它登記過沒有,她說:“我們通過政府信息公開的形式,得到政府答覆,中國共產黨沒有在國家民政部登記註冊過,也沒有組織機構代碼。那當然就是非法的,非法的就肯定站不住腳,亡黨不是從老百姓這亡黨,是他這個黨內,他不合法,自己就要亡黨。”

    …我們已經非常明確的講了,共產黨不可能靠黨員繳納的黨費運轉,一定得到國家財政的資金支持,它又不具有合法的身份,這不是‘黑幫’是什麼?它也自己在講嘛,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權,一個國家機器要靠一個非法的組織控制,這荒唐嘛。

    喜歡

  5. 為什麼搞到要釋法?/ 徐少驊 04/11/2016 主場博客 Part I + II
    中共國家恐怖主義暴行展深度報告 ——紀念六四屠殺二十七周年 撮要 夏風 阿波羅新聞網

    喜歡

  6. 以作者的邏輯,不明白為什麼只有70尾80後的人痛!那60尾70後的人不痛嗎?50尾60後的人不痛嗎?如作者所說,在港英時代越久的人,所受的感染應該是最多,福利享受應最多,自由體驗最多,他們才是最痛!但作者就說70尾80後才最痛,我真不明白,所以作者的立論跟觀點是不合邏輯!

    本人並不覺得港英時代,也沒有你所說的自由:

    1.立法會的議員,在初期全是委任或管守,在84中英簽署聯合聲明後,85才有12位由直選產生的議員,英國在1841年已經是香港的主權國,為什麼要等到1985年才第一次有民選議員產生?香港人一共等了144年呢!

    你知到那時香港每年要交多少稅金給英國人嗎?
    你記得97回歸時,英國不承認香港人是英國人,所以香港人持有BNO,但不是英國戶照,只有部分人才有居英權,我們每年都有向英國交稅,但我們什麼也不是!
    英國當年將香港交還給中國,有沒有資詢過香港人的意願?有沒有投過票? No Nothing!這是自由嗎?

    喜歡

  7. 97前,港英時代,你知道香港最高法院是英國的樞密院嗎?英國是有最終權,香港一直都沒有這最終話事權,反而回歸後香港有終審法院,名義上是最終的。

    喜歡

  8. 身為70尾80後, 我最痛心是香港人變得如此暴戾, 和新一代中國人身份的不認同, 這都是英國政府遺下的禍. 讓一些以為已前很好的人仇視自己國家, 講真, 被一些打自己國家的人統治可以有幾好呀????

    喜歡

  9. 間隔魔獸所能主導之禍害時空,是生命體,其本有善性情操光芒之,不覺間自然地釋放

    故此英國東來,預早的送給中華民族,真可惜…

    遇著一群不同程度的中華廢柴,又或中華邪賤共魔獸,讓魔共來摧毀,及至全球人類!

    喜歡

  10. 蘇賡哲 – 悲涼本土迷夢 太陽報 2014年3月6日 vicsforum

    很多內地人百般醜詆英治時期的香港人,北大教授孔慶東甚至罵之為狗,客氣些的也說不明白何以香港人甘當殖民主義者的二等公民或順民。

    香港人會回應說:「早期英國人確實是騎在港人頭上作威作福,後來逐漸改善了,到衞奕信、彭定康時代就很不錯。」其實,我們這一輩老香港人知道,即使是五、六十年代的香港,也是民風淳樸、歲月靜好的社會。

    那一年,梁鳳儀女士在加拿大為她的出版社搞推廣,我得以在酬應場合認識一位主持公民入籍儀式的女法官。這種法官,大抵是因為以前對社會有所貢獻而被任命的榮譽職。她雖然不再年輕,但舉止優雅,談吐也很有內涵,是教養學養兼備的智慧型女士。

    喜歡

  11. 女法官年輕時從香港去加拿大留學,後來成為公民,嫁了一位醫生。兩夫婦努力工作,共同願望是退休後重返香港故園,過常在憶念中的日子。好不容易等到這一天,他們收拾一切回了香港,才發現香港變化太大,他們記憶中的舊香港已消失了。

    失望之下,只好再回去加拿大。稍後,加國總理要去訪問北京,邀請女法官同行,留在加拿大的醫生自殺身故。遺書說,他一生的心願失落了,沒辦法回去以前的香港,所以活不下去。

    那些內地人很難明白我們的本土感情。那些年,我們活得很開心

    Part II…隨緣

    喜歡

  12. 蘇賡哲 所說的故事沒有參考價值,沒有人名,什麼也沒有,像小說一樣,試想想:「加國總理要去訪問北京,邀請女法官同行,留在加拿大的醫生自殺身故。遺書說,他一生的心願失落了,沒辦法回去以前的香港,所以活不下去。」

    有點疑問:

    1.加國總理要去訪問北京,邀請女法官同行?為什麼請這女法官,她只是年青住過香港,對中國并不認識,帶去沒有用處,加國這麼多中國人移民,帶她去沒有道理。

    遺書說,他一生的心願失落了,沒辦法回去以前的香港,所以活不下去? 醫生回去惜日香港應是懷念惜日香港還是魚村時,我并不覺得會因為香港十分自由而回去,如他們嚮往自由,應該留在加國比較合理,而香港高速發展,已變成大都會,如果女法官60年代去加國,退休大約2000年,當然是不同!而‌‌‌ 從1960-2000當中有37年是英國管的,那應怪責英國呀。

    喜歡

  13. 請參考以下思維模式,跟這位訪客,接近一致性!這等水平回應亦只此一次!

    中共自從1949年掌握政權以來,創造一種簡單,乾癟失去生命力的一種口號式的“新”語言,這種語言充滿了內在的恐懼暗示,他們把這樣的語言慢慢滲入到人們生活的各個領域,例如取消其他的一切音樂形式,設立八個樣板戲。改變文學多樣性,只使用他們的新語言創造文學作品,他們利用國家強制權力,強迫人們背誦毛澤東語錄。

    當人們的思想不斷的受到這種新語言的簡單重複的持續影響,就會改變正常的思維模式,而進入無思考的服從狀態。我們看看文革時期最著名的一些口號式的語言,比如“誰反對毛主席,就砸爛誰的狗頭”,

    人們不會去思考為什麼有人會反對毛澤東,更加不會去問反對毛澤東什麼?人們在這種“新”語言操控之下,先定義誰反對毛澤東,接著就殺掉那個人。整個文革就是在這樣的毫無目的,毫無理由的情況下人們互相的廝殺,彼此毀滅對方。

    為什麼搞到要釋法?/ 徐少驊 05/11/2016

    另:
    聰明是挽救不了缺道德的底線 tw.gigacircle
    一切都被約翰連儂看透,可惜中國人的骨子裡是沒有幽默感的 Rosina 08/11/2016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