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坐以待斃?用票懲罰泛民? /蘆葦

index_ba2.jpg

可以說,今屆立法會選舉是歷來形勢最複雜,又最為重要的一次選舉。

形勢復雜,是指今屆選舉,參選名單歷年最多、陣營派別最多,只能概括以「建制」、「非建制」以作識別,但當中其實「各懷鬼胎」。

建制派有親梁反梁之爭,有鄉事黑勢力之爭;非建制有熱普城、泛民、木土之別,互相爭逐,互不妥協。

最重要,是今屈立會選舉,北京、689不惜一切,以大規模種票、利誘、威逼選民的手段,務求建制派取勝,故「非建制派」大有可能慘敗,不但失去立會「三分一關鍵少數」地位,甚至連地區直選議席過半的地位也不保(註:這兩個否決權為何重要, 可見附註。),令立法會正式「壽終正寢」,689政府、建制派、北京政府可任意妄為,修改基本法、通過上億元的大白象工程,推行廿三條等等等。總括而言:香港玩完。

投票沒有用?

但香港即使將亡又如何?有人就是不太理會。

有朋友從不投票,認為投了又如何?

參考過往三屆立法會選舉,整體投票率,分別為55.64%、45.2%及53.05%,換句話說,以上屆為例,346萬選民當中,幾乎有近150萬選民是沒有去投票。

投票沒有用?假設這些選民全部走去投票,並根據過往立會建制與非建制得票的比例計,則非建制派至少肯定能保有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數的否決權,阻止689政府的不法議案通過。

換句話說,你投票不但不是沒用,反而是「很很很很很有用」。因為你那一票,足以捍衛香港人最後一根稻草,否決北京修改基本法的意圖、防止689、建制派的任何剝奪港人利益的議案。

非建制多年來也阻不了北京,投來幹嗎?

有朋友氣憤說,投票幹嗎?非建制所謂抗爭多年,又不是阻不了北京赤化香港吧!

的確,非建制,或傳統的泛民的表現的確不濟,尤其民主黨老化,與社會脫節,更走入中聯辦,令不少支持者憤而他投。

但想深一層,非建制表現不濟,未能阻止北京赤化香港的最重要原因是什麼?

就是不夠票啊!

為何至今禮儀廉多次出賣港人,仍能成為立會第一大黨?為何建制派議員多年來謬論百出、失禮港人、假學歷、假履歷充斥,卻依然得票高企?撇除鐵票,種票,事實上,的而且確是有人真心真意投票予禮儀廉或其他建制派的。

也是說,的確有不少香港人,仍未能理解建制派的邪惡,對政治的認識仍流於表面。

最常見的例子便是認為香港之亂,源於一班非建制派在「搞事」,搞「拉布」!但這些人不會再去思考,「搞事」為了什麼?其實是對抗惡法;拉布目的又是什麼?其實是源於政府強姦議會,欲強行通過惡法。

多年來,非建制派只能爭取三分一關鍵少數,和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數,但為何不爭取過半數議席,甚至三分二議席?因為,「人心未歸」,香港人對民主追求仍未見熱衷。

故若問非建制派多年來抗爭抗爭了什麼,不如先問自己,你又為香港做了什麼?

用選票懲罰泛民

上屆立會選舉,由社民連分裂出來,以黃毓民、陳建業為首的人民力量(黃毓民及後又和人力分裂,今屆人力和社民連又重組選舉聯盟,政治就是如此多變),不停狙擊民主黨,「踢走保皇黨、制裁民主派」,甚至提出投白票,也不投民主黨。

這股對傳統泛民的「憎恨」,今屆由熱普城、本土等派別承繼。

泛民,尤其民主黨的表現,的確是這股反傳統民主派聲音掘起的原因,但要思考的是,用選票懲罰泛民,誰得益?被懲罰的是泛民或是香港人?

「不要把泛民和香港人綑綁!」

我明白,但目前香港政治環境,仍未有單一民主勢力,足以和建制派對抗。

故即使你不愛傳統泛民,也請別不投票,或投白票,甚至票投建制派或偽中立派。

套用本土派的一句話:「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在此還是那句,非建制派無謂再互相指責,熱普城無謂再狙擊泛民、泛民也無謂再批評熱普城分裂民主派(有如有說男女間有第三者出現,源於男女間本身早有問題…),最後關頭,還請槍口一致對準建制派。

今次輸了,沒能翻身了

有說香港人,是「針唔拮到肉唔知痛」,要徹徹底底輸一次,讓建制派全面控制議會,香港人才會醒覺。非建制派慘敗?樂見其成。

我不清楚有以上說法的,是賭氣之話,還是認真。若是後者,我便不得指出,今次立會若非建制派輸了,失去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或三分一的關鍵少數地位,則香港人翻身無望了。

北京、689政府可即時修改基本法,全套遊戲規則可來個360度轉變,立法會終成橡皮圖章,由北京話事,特首候選人由人大提名,普選便京選;港獨違法正式寫入基本法,甚至全國法律可適用於香港特區,公安、國安可在港執法,香港人有如李波可隨時消失。網絡廿三條?當然即通過,經濟層面國企中資加快進佔各經濟環節,「優才」「專才」大量輸港,中上管理層全換走香港人,香港人停止上流機會。

有能者還可外逃,如「汪人大」說:「這是中國人的地方,你不喜歡便走囉!」沒有能力的,或是真心真意愛香港,希望香港能變得更好的,只能留下來,盡最後一分力頑固抵抗香港的赤化。

所以,若你認為,香港人需要用「針拮」才知痛,那我可清楚告訴你,這支針,是「毒針」,「拮」了不單純是痛一痛,而是命也沒有了。

或者你己垂老矣,沒斤斤計較,但請你作為長輩,也要負責任為香港的下一代著想,你的子女,你的愛孫,活在一個怎麼樣的香港,可能全靠你手中一票了。

所以,今天請投票,票投非建制。

註:

常說的「三分一關鍵少數」,主要意思有幾方面,《基本法》第159條訂明,修改基本法的議案,須經港區人大代表及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贊成,以及行政長官同意,才可向全國人大提出。也是說,非建制擁有三分一議席,至少可否決任何基本法的修改議案,防止北京任意妄為,透過修改基本法達成全面接管香港的危機。

又例如,基本法第79(7)條規定,立法會議員若被認為「行為不檢點或違反誓言」而經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則會被立法會主席宣告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也是說若沒有了三分一的否決權,建制派隨時可向非建制派議員提出讉責,「踢走不聽話」的議員、議會監察功能盡失。

至於地區直選議席過半,按規定,目前政府提出的議案,須獲得出席會議的議員過半數票,但由議員提出的議案,或議員對任何議案或法案提出的修正案,須分別獲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功能界別選擧產生的議員各過半數票(即所謂分組點票)才可以通過。

目前非建制派議員未必能阻擋政府的議案,但仍可透過「拉布」阻擋惡法,但若連地區直選議席亦未能取得過半數,則連議員提出的法案也未能阻止。想「拉布」?建制派大可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把「剪布」合法合規,屆時,想拉布,「布碎」都沒得拉了。

原文刊於一刻館及作者FB專頁

分類:政治

2 replies »

  1. https://thehousenewsbloggers.net/2016/08/28/%E7%BD%B5%E6%B8%AF%E8%B1%AC%E5%B7%A6%E8%86%A0%E9%87%8D%E8%A6%81%EF%BC%8C%E9%82%84%E6%98%AF%E7%A2%BA%E4%BF%9D%E4%B8%89%E5%88%86%E4%B8%80%E9%97%9C%E9%8D%B5%E5%B0%91%E6%95%B8%E9%87%8D%E8%A6%81%EF%BC%9F/

    已經解釋得好清楚啦. 唔清唔楚唔知諗乜既係侯選人同佢地背後既政黨, 唔係市民. 算你今日蠃夠20席21席. 共匪係咪聽日就因此徹退返深圳河以北先? 既然輸就真輸, 贏就唔派彩賭白頭片. 做乜仲要加多一浸駁腳老千俾佢地齋吹食幾年佣然後走佬呀? 通通打番落黎等佢地同一般市民既利益掛鈎齊平.

    市民仆街佢地會死, 佢仆街市民就要受.

    咁至綁得住呢班契弟冇得好似涂謹申, 馮檢基, 單仲楷, 莫乃光之流食幾家茶禮. 唯一方法就係佢企晌我地前面, 唔係跟龍尾企後面. 仲要確認企出黎既係咪陳雲, 何志光, 林依麗呢類精神病人.

    搵夠果班我真係建議佢地移民吖. 起碼唔駛失驚無神佢走去投共然後騎在人民頭上服務我吖. 咪以為你地今日係選戴耀庭叫你揀果種尊貴既離地議員吖, 錯晒. 今次係揀咬人死不放口既沙皮狗. 仲要係帶條電擊狗帶果種. 一肴底就電鳩佢, 反口就做狗肉煲.呢種至係對市民有用既議員. 我話之你係人渣定社團出身吖, 肯自己帶呢條電擊狗帶既先至係真正參選資格. 共匪養既狗, 早幾年己經上晒呢種狗帶好耐喇. 咁樣七除八拆. 好老實, 今次又狗又人成百件出黎選, 莫講話18個, 10個都唔知有冇.

    仲好意思問市民瞓醒未? 未瞓醒既係侯選人同佢地背後既金主同政黨. 就係咁簡單.

    按讚數

  2. 自戴狗帶有好多方法. 其中一種就係向支持者公佈自己住晌邊. 你夠胆講我夠胆選. 等班支持者得閒可以搵佢地飲茶. 講真, 共匪要搞你搵唔到你住邊咩? 現兜兜既例就係黃毓民. 班柒頭以為公佈咗佢住邊博佢會肴底搬屋. 其實反而幫佢箍咗票. 只要佢冇搬, 我都可以作為以此其中一個是否可以信任既標準.

    係咪好嚴苛呢? 係吖, 就係要咁. 唔係我點信你係瞓身做吖? 其實個道理就係當年港督一定係住晌港督府. 當年一哥一定係住晌警務處長宿舍一樣道理. 當然, 仲有其他自戴狗帶既方法. 俾橋出黎咖啡都冇杯益我既就免問.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