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專訪立法會候選人黃琛喻﹕不能不戰而逃/胡世君

引起我訪問新界東16號立法會候選人黃琛喻的原因,除了她在電視辯論中的清新感覺外,更因為我覺得她就像不少香港人 —— 在佔領運動後感到迷失、無力,不知可以做甚麼,但又不甘心香港就此死去。黃琛喻,就是關心這小島的平凡香港人。

 

分別是,很多人只在花時間慨歎香港沉淪。而她,卻選擇當一個無黨無派的政治素人,參選立法會。至於參選原因,首先和三個男人有關。

 

黃琛喻﹕「在新界東補選中,楊岳橋和梁天琦高質素的發言,令我看到希望,年輕人其實可以做到更多。尤其梁天琦,一位年輕人、學生,原來也有機會進入議會。後來楊岳橋勝出了,卻在抗議陳鑑林粗暴通過高鐵追加196億撥款時,被趕出立法會。當時楊岳橋拿著「大聲公」抗議所說的話,正是我給他的留言。那刻我很感動,雖然我身在澳洲,但也可替香港做點事。」

 

黃琛喻不止是個鍵盤戰士,她同時用不同方法實踐理念,如寫信給中大師生,建議做民調、遊說議員、和學者討論方法等等。她相信「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後來她更出了書,推廣她的「本土」理念。

 

黃琛喻﹕「本土派把『本土』變得政治化,我認為本土是一份情、文化概念、歸屬感、捍衛香港價值觀……現在卻變得極端。但同時我又感謝本土派,就如激進側翼效應所說,其實本土派所做的,過程上已給香港政壇帶來很寶貴的東西。儘管我不太認同六四時踩大台、七一不遊行卻擺街站……」

 

黃琛喻熱愛本土,因此她每天穿上「老土」的紅白藍格仔衫,拿著代表本土的紅白藍袋。本土,本是老土。她把對香港的想法和感情,付諸行動參選立法會。問題是,她只是個名不經傳的小妹妹,憑甚麼認為自己可以勝出?或她參選根本另有目的?

 

黃琛喻﹕「其實兩年半前我已離開了香港,我在香港看不到希望,很不開心,甚至有點抑鬱。但澳洲可說是治療了我,我在那邊重新得到力量。回看當年我在香港其實被一些意識形態圍困,如一定要買樓嗎?一定要有穩定工作?但在澳洲我學到這不一定,卻感到內疚,我未試過為香港做點事便離開。所以我休學回來,嘗試盡公民責任為香港出分力。」

 

近年愈來愈多香港人想移民,黃琛喻偏偏從澳洲回來「博一博」。也許有人會笑她天真,但她卻認為自己「知其不可而為之」﹕「雖然當選希望不高,但我仍然站出來,我認為這也算是一種『勇武』,但我這種『勇武』並沒有傷害其他人。有些事值得做的,不應該太功利只看結果。如果值得做的,即使機會率低也應該出來一試。」

 

我跟黃琛喻一樣,曾經到澳洲工作假期,那確是一個樂土,生活簡單、節奏輕鬆、優哉游哉。如果可以,我亦樂於移民該地。雖然她仍在讀書中還未入國籍,但也可以專心學業,放下香港塵俗之事,尤其煩人的政治。她,何以這麼多事?

 

黃琛喻﹕「邪惡可以流行,因為有一班善良的大眾選擇沉默,他們察覺不到政治和生活適適相關。雖然我認為『本土』不要太政治化,但同時重視獨立的批判精神。」

 

雖然黃琛喻勝算不大,但她仍抱有希望,或就如她所說﹕「知其不可而為之」。香港人自小被教導凡事「計算」、功利主義、賺錢至上。當然,為生活有時總需忍耐,但退一步難道真的海闊天空?你不搞政治,政治也會來搞你。國教事件、網絡廿三條、假普選、港獨風波……一次又一次,就是有人想摧毀香港核心價值,逼香港人順從做隻「港豬」。也許這就如黃琛喻在香港電台的論壇中所說的「陰謀論」,事情由「一男子」弄出來,目的只為自利。

 

無獨有偶,今時今日的香港,市民學歷愈來愈高,但工資卻沒有合理地增長。想逛街拍拖,但世界將我包圍,數千萬「自由行」逼得水洩不通。準備結婚成家,卻被土地問題折騰,「高級劏房」動輒也要二、三百萬。生孩子?訂好了奶粉沒有?即使簡簡單單吃頓飯,也怕地溝油、哮喘豬……不如一槍打死我﹗有時候並不想事事政治化,但梁振英治下的香港,想吃一頓「安樂茶飯」也並不容易。既然如此,為了自保,我們只能站出來,重新去追尋理想的生活。何謂理想?黃琛喻有自己的理念、我有我的想法、你也有你的一套……但你會否為了捍衛這片土地,又或最少保護自己的安穩生活,用自己的方法去關心香港?

 

黃琛喻選擇參選,你呢?

 

新界東其他候選名單包括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晋、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李偲嫣、陳志全、梁頌恆、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

 

「香港作家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Kennethwu66@hotmail.com

 

2 replies »

  1. 作為議員, 從來只有兩種做法. 我理得你係共匪顛狗定飯民, 一無例外. 通通適用.

    一係, 拿出政綱同選舉承諾, 要擲落地下噹噹聲果種, 橫掃你既對手, 摩西過紅海果種氣勢. 政綱啱唔啱係另一回事. 市民崇拜你, 佢張票就會俾你. 顛狗, WIKI, 長毛, 就係呢類. 你行前, 帶市民行.

    一係, 你本身有三五萬人一個群體, 你企出黎就只係代個群體發聲. 即係所有功能組別, 豉油黨, 民賤聯, 工賊會, 民怯, 教怯, 雞工, 仲有土人果班生番, 通通都係呢類. 你行後, 係個群體既私家舉手機.

    有政綱就快快趣趣大大聲嗌出黎, 第二類就唔該晒馬, 冇幾多日俾過你地宣傳喇.

    如果兩樣都唔係, 我真係唔知搞乜, 唔係以為報名就會有票吓嘛? 還是等人互劈完出黎執死雞吖?

    喜歡

  2. 真係花生越食越有味. 睇咗咁撚多年龍虎門, 家陣我至知棍妖原來姓何. 屌! 我估連黃玉郎張萬有都唔撚知.

    火雲邪神原本諗住今年將垃圾會呢個堂口俾佢打莊. 家陣爆一爆. 之前講到幾叻幾叻吹雞劈友, 條友原來唔鳩識武功既. 咁佢之前點做鑲花紅棍架? 各大堂口鑲花紅棍個聯誼雞竇流架? 定係全部都係咁既貨色吖? 想我地班街坊信邊樣先? 定係家陣就要完全切割除牌雞走呢條友先?

    鑲花紅棍聯誼雞竇當然唔會敢咁做啦. 原因好簡單, 你懂的……..

    呢個就係第二類議員既通病. 只要識舉手, 擺隻狗坐晌個位度都仲得. 吹咩?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