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俄羅斯遊船上的文化差異/王偉雄

圖片來源:http://www.russian-river-cruises.com/

圖片來源:http://www.russian-river-cruises.com/

到俄羅斯遊玩了十天,坐遊船從聖彼得堡出發,經過五六個城鎮,都會下船遊覽,最後一站是莫斯科 (在聖彼得堡和莫斯科都留了兩天,其餘城鎮是即日離開)。兩岸風光怡人,河道時窄時闊,有時駛入了極大的湖,水天相接,清風徐來,彷彿在海洋上航行,還見到落日熔金於水際,美哉!

遊船的規模當然不及遠洋遊輪,但也有房間過百,乘客及員工共三百多人。由於船上的娛樂設施不多,除非甘於自閉在房間看書或瞌睡,否則遊船在航行時的主要娛樂便不外乎是一些集體活動,例如音樂會、天才表演、手工製作、伏特加試飲等;參加這些活動,便不得不跟陌生人打交道了。

這次船上共有六個旅行團,我們所屬的一團來自美國,其餘的是英國、法國、意大利、土耳其、和 — 登登登凳 — 中國,加上服務的俄羅斯人,可說是七個文化的交流。當然,短短十日,所見的只是浮光掠影,而且要慎防以偏概全,但一些有趣的觀察,即使難免有點主觀,寫出來做個記錄也好。

先說俄羅斯人吧。我們的領隊是位硬朗豪爽、敏捷能幹的俄羅斯女人,年約四十,英語流利,曾在美國居住,做這份工作已超過十年了;她上半年做遊船旅行團的領隊,下半年冬天旅遊淡季時,便在大學教書,擁有博士學位,是語言學的兼任教授。她除了安排旅行團的大小事務,還經常向我們介紹俄羅斯的文化、歷史、及政治,講得清楚扼要而有趣,相信她教書時也一樣的生動。這次我們見到的俄羅斯人都比較含蓄,不輕易露出笑容,領隊算是例外。領隊說俄羅斯人外表不特別友善,其實大多樂於助人,她這說法看來沒錯 — 我和太太在莫斯科地鐵迷路時,就有一位路人主動停下來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忙,她用手機上的地圖解釋和指點路向,花了好些時間,肯定已錯過了一兩班車。船上的服務人員也是態度良好,工作落力,沒有美國人的表面熱情,卻多了幾分沉穩可靠。

英國、法國、和意大利這三團的人都沒有甚麼特別可記之處,除了其中一位英國人:他在天才表演時唱了一首詼諧歌,內容是英式幽默,本來已經不是人人都懂得欣賞,加上觀眾有不少人是聽不懂英語的,所以可笑的地方沒引來多少笑聲,表演完畢後掌聲也特別的不響亮,不知道他決定表演前有沒有考慮到可能會是對牛彈琴?

中國團有四五十人,是船上最吵的一群,但未至於過份,只是團友中有些說話特別大聲而已,也從沒有見到他們有甚麼失禮的行為。他們是各團中最有遊玩氣氛的,大人小孩看來都很開心;天才表演時,其他團都只有一個表演,但中國團卻有三個,而且表演得十分投入,參與者好像很有表演欲,尤其是幾位跳舞的「大媽」(全都是五十歲左右的女人),從表情和動作,都可見她們表演得異常陶醉。

後來我找個機會問領隊:「中國遊客是不是特別難招呼?」她這樣回答:「要看是從哪裏來的中國人。這一次的是來自北京,他們大都算文明有禮,也沒有製造任何麻煩;如果是從中國較落後的城鎮來的遊客,則是另一回事了!他們真的非常吵,而且會將內衣褲掛在當眼處晾曬,很難看啊!」我追問:「有沒有破壞文物或讓小孩子隨街大小便的?」她說:「那我倒沒見過。」(是不是她見過的中國遊客不夠多?)

說到有沒有禮貌,我對土耳其團的人印象特別差,因為他們向陌生人問問題時的語氣頗無禮。有一次問著我來了,結果令我有點不快:船上只有一個地方有 Wi-Fi,有一次 Wi-Fi 數據機失靈,我正坐在數據機旁,一個土耳其女人走過來查看,(用英文) 問我數據機出了甚麼事,但那語氣卻似是問罪,好像是我把數據機弄壞了!

至於我熟悉的美國人,大多是友善健談,禮貌周到,間或有些有趣的人物,這次我們便認識了一位酷愛文學和歷史、讀過《戰爭與和平》的德州警官。不過,遇上「難頂」的美國遊客也不是稀奇的事,例如有一位團友好像甚麼都是他應得的 (entitled),還很容易諸多不滿,口出怨言 (這位仁兄是律師,而且曾經在紐約市的大律師行工作)。

文化差異這回事是有的,但這種判斷從來都應該小心,因為同一文化裏的人也有不少差異。我當然不會只憑這次俄羅斯遊船上的經驗,就認為自己已認識了俄羅斯人或土耳其人的文化特質。

 

分類:生活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