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前度》- 談 · 愛/ Priscilla Chan

前度

(內含劇透)

《前度》,一票難求。開始的時候,大家就只知道這是黃子華的舞台劇作品,女主角是陳法拉。門票一開售便在一日內售罄,兩度加場,不少朋友還是撲不到飛。

這個劇的確很好看,感覺就是所謂的 “it ticks all the boxes”,所有的選擇、配搭都恰到好處。首先,就是劇中的Tom很適合子華去演,假如不是知道這是個翻譯作品,我會相信這是個度身訂造的劇本。《前度》改編自英國著名劇作家 David Hare 1995年的舞台劇作品《Skylight》,該劇2015年在英國重演亦大獲好評[1]。20年前的英國劇作,放在今天的香港,沒有半點過時、離地的感覺,其中對社會矛盾的批判依然令人深有共鳴。看完了《前度》,回來在Amazon 找來《Skylight》原著劇本又看了一遍,發覺劇組在非常忠於原著的同時,又天衣無縫地把它本地化、生活化得完全不着痕跡。《前度》的港式口語對白,中英夾雜的對話(「呢度連Van仔都唔到」)、粗口的運用、香港地名(例如西貢、柴灣)的無縫嵌入,都令這個翻譯作品感覺異常親切,翻譯莊梅岩和導演陳曙㬢要記一大功。

久違的子華,風采依然。他飾演的Tom是個50多歲白手興家的企業家。一頭銀髮的他現在是個上市公司主席。事業有成見過風浪,做生意的他傾向實際但不算刻薄,對事物人生有他自己的看法。子華式的金句從有點看破世情的Tom的口中說出來,有點棟篤笑的影子。只此一家的化學作用,難怪觀眾擊節讚賞。曾在訪問中自言因為對香港的前途太悲觀,做不了棟篤笑而改做舞台劇的子華,的確找對了劇本。

「阿輝唔係人,佢係一個司機,而一個司機大部分時間唔係揸車,係等揸車。」[2]
~ Tom 

《前度》公演以來,有不少人盛讚法拉的演出。正在美國深造戲劇課程的她,為了配合劇情需要,剪了一頭清湯掛面短髮,簡單的牛仔褲大冷衫,把劇本中聰明、倔強又充滿矛盾的Kyra演繹得活靈活現。

Kyra本來出生於富貴人家,18歲還是學生的她因為一次偶遇開始在Tom的餐廳打工,漸漸和Tom發展出一段長達六年,不為人知的婚外情。三年前,就在Tom的太太Alice發現他們的關係,Tom決定向她求婚的一天,選擇了不辭而別。Alice後來病逝,Tom深感內疚,一年來深居簡出,哀悼妻子,卻又仍念念不忘Kyra。一個寒冷的晚上,Tom終於鼓起勇氣探望Kyra。

兩人重遇之時,Kyra過著苦行僧般的生活,一個人住在柴灣寒風刺骨的天台屋,在上水的「Band 5中的Band 5」學校教書,每天花幾小時搭巴士來往兩個「地獄」。全無知交,不讀新聞,閒來看舊電影、讀電器說明書打發時間。昔日的朝氣少女變得憤世嫉俗,深愛著Tom卻又刻意保持距離⋯⋯ 一別經年重遇所愛,忐忑矛盾,相愛卻相分,情緒起起伏伏,法拉演得細緻。我尤其欣賞她在廚房煮意粉,仔細收拾購物袋幾個小動作,令Kyra在離開了Tom以後的窮苦生活,和她重遇故人卻強裝鎮定的心理狀態,更加立體。

三個演員,兩個多小時的演出,劇中人從黃昏到破曉,細說從頭。Kyra 和Tom坦誠了對對方的愛和思念,卻警覺大家已經漸行漸遠,彼此的價值觀南轅北轍。原作者David Hare 巧妙地利用Kyra和Tom懸殊的身份、感情的矛盾,與Tom和兒子Edward(劉俊謙飾)之間的代溝衝突,透過人物不同的視角,探討政治、社會、家庭、階級等問題。《前度》是一個愛情故事,卻有着一個不一樣的闊度,給觀眾提供不同的觀點和思考的空間。

「年輕人無嘢叻,最叻係否定一切,佢唔係叫我老竇,係叫我腦殘、喪屍,話我乜都唔理,一味掛住搵錢!」
~ Tom

Kyra是一個非常矛盾的人。深愛著Tom但寧願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有機會雙宿雙棲卻選擇一走了之;自己決定放棄,又責怪Tom好幾年來沒有把她追回來⋯⋯

「不為人知的感情最純粹」
~ Kyra

Kyra的家庭關係並不親厚,家,對小Kyra來講,是冷冰冰的。父親雖然是個富豪,去世後卻把遺產都捐了給慈善基金。不知是對父親的控訴,對傷害Alice感到內疚,還是單純的缺乏安全感,Kyra不斷地逃避愛。一個中學教師的薪水或許不算太豐厚,Kyra的苦行僧生活方式卻跟她那個插了電也不暖的小暖爐一樣不合情理。Kyra變得仇富,覺得有錢人都在剝削其他人,反而低下階層踏實,值得尊敬。Kyra是真的變了,還是她希望盡力把自己變成Tom的相反,然後順理成章的把他拒之門外?

「最正嘅感情係兩個人光明正大,毫無保留;亦係最危險,因為你就係得兩個人,要瞓晒身落去先得。」
~ Tom

Kyra由衷的嚮往捉襟見肘的基層生活嗎?Edward 從半島酒店給她帶來的傳統英式早餐,或許是個答案。

圖: 黃子華Facebook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page

 

[1] http://jet.my-magazine.me/article/detail/interview/8757

[2] 《Skylight》原文:”For God’s sake Kyra, the man is a driver. That’s what he does. You know full well that drivers don’t drive. The greater part of their lives they spend waiting…”

分類:藝術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