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好書 • 壞書 • 寫書/王偉雄

(劉創馥攝)

(劉創馥攝)

對我來說,世上最價廉物美的東西,莫過於一本好書。在美國,平裝書的售價一般是十五美元左右,香港出版的中文書價錢更平,很多都在一百港元以下;區區小數,吃一頓較像樣的晚餐還不夠,卻可以換來作者精心研究、窮思苦索、馳騁想像、嘔心瀝血的成果,不是太便宜了嗎?

要強調的是,我指的只是好書;壞書,送我也不要。年青時看書較濫,有時不慎買了看了,才發覺是壞書,悔之已晚。往後我選書越來越嚴,發展到除非口碑極好或有識見甚高的人推薦,否則不會買不會看;這樣做不只是因為不想浪費金錢和時間,還因為決心要抵制壞書 (雖然很可能只有心理上的滿足而無實際的效果)。

事實上,壞書遠比好書多。由於出版的技術改善和成本降低,現在出書太容易了,尤其是有名氣的人,就算寫的是垃圾,也會有出版社願意出版,因為不少讀者會慕名買書,較容易封蝕本門。於是壞書越出越多,好書成了極少數,像是在垃圾堆裏掩藏著的寶物。

以上是從讀者的角度看。從作者的角度看,用心寫書並決定出版的作者,大概很少會認為自己的書寫得很差,因為想到所花的心力之大,自然難免將作品美化。此外,即使是壞書,作者很少是存心把書寫壞的,不過眼高手低,就算全力以赴、苦心經營,結果還是差劣,可說是善意寫壞書。

每個作者都應該有這個自我提醒:「我寫的書可能沒有自己認為的那麼好。」有了這個提醒,便較容易接受到批評,亦不會那麼熱切期望得到讀者的讚賞。寫作,是為了滿足創作意欲和表達自己的思想感情。寫作而成書,如果暢銷,能賺點錢,當然有滿足感和實際益處;然而,暢銷的書始終是少數,身為作者,著書不為稻粱謀,但單是那出版了的書放在掌上沉甸甸的、有點自己的精神化成實體的感覺,已能提供頗大的滿足感。

我和劉創馥合著的《宗哲對話錄》終於出版了,早兩天創馥傳來幾張他拍的照片,原來書剛印好,他從出版社取得兩本,便趕忙拍照給我看,並說:「很開心!」我手上還未有書,不能感到「書放在掌上沉甸甸的」,但看見照片,竟也有點「自己的精神化成實體的感覺」,真奇妙!

2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