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七一晚上,我到了中聯辦正門外……/林兆彬

我一直深信,在爭取民主的路上,溫和與激進的行動,兩者是可以並存的。而事實上,每個人都有自己參與社運的底線,作為公民社會的一員,應該互相包容和尊重。透過攻擊別人「溫和」而藉此抬高自己,是十分可恥的行為。而更可恥的是,有些人一邊鬧別人和理非非,一邊呼籲群眾參與高風險的激進行動,但原來自己往往是缺席的,即是一邊「推人去死」,而自己又沒有付出過任何成本。今年七月一日晚上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今年七一,我在參加完由民陣所舉辦的遊行之後,天已經黑了。但為了響應中大學生會等學生組織的呼籲,我帶著疲倦的身軀,乘車到了西環,打算參加由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和香港民族黨所舉辦的「保法治反暴力要獨立集會」。一直批評泛民和「左膠」和理非非的這三個「本土派/建國派/港獨」組織,經常打著「以武制暴」和「勇武抗爭」的旗幟。而今次在七一前預先張揚「有所行動」,建議參加者穿上全黑衣物(Black Bloc)及戴上面罩,實在令我有所期待。

大約晚上七時半左右,我已經到達了西環。由港鐵西營盤站步行至中聯辦正門的途中,雖然幾乎每個街口都有警員在巡邏,但他們只配上一般普通的裝備而已。有人說是「反恐」級數,未免太誇張吧?如果要「勇武抗爭」的話,對本土派來說,應該不是甚麼大問題吧?更何況是,連和理非非的我也能夠成功「達陣」到中聯辦正門外。很可惜,當我步行到中聯辦外之際,我發現竟然一個示威者都沒有,現場只有大約三、四十名警員與二、三十名記者在附近,實在令我感到極度失望和憤怒!

失望的是,作為主辦團體,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和香港民族黨這三個「勇武」團體,他們的成員和旗幟都去了哪裡?究竟他們原先打算派出多少成員參與呢?要勇武抗爭甚至「建國」的話,至少每個團體都應該派出十名「勇士」吧?他們的成員和支持者又去了哪裡呢?難道他們寧願留在冷氣房間內點算街站籌得的捐款,也不願意勇武抗爭?

而憤怒的是,他們只懂得呼籲群眾去參與高風險的集會,而自己則不願承擔任何責任。幸好,被騙到中聯辦的人不多,亦證明了「勇武抗爭」的路線根本不成氣候,願意承擔風險和後果的人越來越少,只淪為了互網絡上情緒發洩而已。反而,另一個「勇武組織」熱血公民就較為老實,事前應該沒有呼籲群眾到中聯辦集會,七一當晚,十多位熱血公民成員,前來西區警署聲援被捕人士,然後拍張大合照就「抗爭」完畢了。

另外,同樣令人費解的是,中大學生會等學生組織原先明明呼籲群眾到中聯辦,但為甚麼周竪峰會長又去了中環「參與」社民連等組織所發起的遊行呢?他一邊呼籲同學參與中聯辦外的高風險集會,而自己又缺席,原因為何?同樣又是不負責任、企圖推「義士」去「送死」的行為?

學生會的學生,可能還值得我們原諒,但本土民主前線、青年新政和香港民族黨是自稱「勇武」、要「打倒共產黨」的政黨,但連前往中聯辦正門外,如此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你還期望他們會舉辦到一個「勇武」港獨集會呢?你還期望他們會成功打倒共産黨、爭取到香港獨立?

這班本土派的所作所為,質素之低劣,比起他們口中的「泛民左膠」不堪至少十倍。就算他們在今年9月成功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估計也不會有甚麼大作為,只會淪為笑話。真心支持港獨的人士,如果還打算依靠他們去搞港獨,我勸你不要太天真吧!因為最終只是一場騙局。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