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七月 2016

退與不退,又要怎麼肯定?/Mayi

日本傳媒就日皇明仁為什麼在大選後表明「生前退位」意向也有其他猜測。今屆日本參議院大選其中一個立場分野重點就是針對憲法第九條的修憲和反對修憲兩派,如今修憲派已過三分二的議席,如無意外,只要參議員不發生「等埋發叔」的蝦碌事件,修憲很快便成事。(日本憲法第九條有什麼爭論?如有興趣請參看我的一篇舊文《安保法案的前世今生》,資料甚詳。)身為「象徵」式的天皇,不能就政事表達任何立場,但如果天皇心裡面是不希望修憲的話,他的殺手鐧便是提出「生前退位」了:如此,國會便要先討論皇室典範,而要押後憲法第九條的討論,而這樣一拖延,或許已經拖到下一次大選了。不過,當然,這都是猜測而已。

廉署高層講哩的,私有化左咩?

廉署高層突然下馬,專員解釋為李寶蘭的表現不符理想,問有否要求李改善時又話「佢又唔係BB,咁大個人咁高級點講呀。」做到咁高層,絕不應該講哩的。廉署不是一間普通公司,老闆一句就算,一間有規模的機構都應有員工評核政策及指標,何況公營機構?廉署的營運來自政府,立法會應要求專員解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