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工種消失、行業被顛覆 - 由科技的「大耳窿式」幾何級數增長說起 / Priscilla Chan

自從Google DeepMind 的圍棋軟件 AlphaGo 今年三月擊敗了韓國的職業九段棋士李世乭,有關人工智能會否取代人類的討論,不絕於耳。

其實電腦在棋局上打敗人類並非首次。早在1997年IBM的超級電腦「深藍」便曾經擊敗國際象棋世界冠軍卡斯帕羅夫(Garry Kimovich Kasparov)。然而,當年「深藍」並沒有如AlphaGo般引起這麼多普羅大眾對人工智能的憂慮。

顛覆

究其原因,一來是因為圍棋比國際象棋的棋局變化多端得多,可以說是人類最複雜的博弈遊戲。有人計算過,要是把圍棋所有的狀態全部列出來的話,大概需要 10的170次方,而國際象棋則只有10的46次方而已。因此,圍棋也被認為是人工智能攻克博弈遊戲的最後堡壘[1]

二來,的確越來越多行業都被新科技顛覆了,尤其是最近一兩年,不少人的工作都直接受到了影響。例如,有不少傳統媒體,包括報紙、雜誌、電視,被新媒體所取代;越來越多的工廠以機械人取代工人(富士康在上周剛剛宣佈了裁員六萬人,並以機械人取代其工作崗位[2];飲食集團稻香也引入了「炒菜機械人」和「傳菜機械人」[3]⋯⋯);在金融業,由前線的客戶服務到操盤的交易員,都已經逐步被數位化、人工智能化;各種各樣的旅遊訂票平台,蠶食了傳統旅行社的生意;唱片店、錄影帶租賃店、書店慢慢消失;連高端的專業人士職位,例如律師、會計師、藥劑師等等,也逐漸有被人工智能和機械人取代的趨勢⋯⋯ 隨着3D打印和無人機(Drones)技術逐漸成熟,製造業、建築業、物流和運輸業將無可避免地有更多職位為機器所取代。難怪近來每隔一陣子就有媒體刊登「X種最有可能被取代的行業」的文章。

Exponential growth

其實不少科技,例如人工智能、機械人(robotics)、大數據等,發展的歷史都不算短,為何偏偏在這一兩年我們才忽然感受到它們的威力呢?這個,要由科技會以「大耳窿式」幾何級數增長(Exponential growth)說起。Intel 的創始人之一戈登摩爾(Gordon Earle Moore)曾經預言,電晶體的數目,每隔24個月便會增加一陪。這個著名的「摩爾定律」,正正預視了科技有條件以複利率的「利叠利」形式迅速增長。這種增長模式,在最初期,與直線式增長的差別並不明顯。然而,隨著年期增長,複利效應引發的倍數增長會越來越顯著,以每年100%回報計算,10年複利會令本金增加1024倍(2的10次方),但20年則增長1,048,576倍(2的20次方),如此類推。

下圖取自Exponential Organisations一書[4]。由圖中所見,當幾何級數式增長(Exponential growth)開始超越直線式增長,有關行業翻天覆地的轉變,會在瞬間出現,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A.I.(人工智能)這個名詞在2001年還是一部由祖狄羅主演的科幻片的名稱,來到了2016年A.I.已經是我們生活中的現在式。我們每天都可能會用上好幾遍的Google、Facebook、汽車導航、網購平台出現的購物建議,都是A.I. 當我們意識到A.I.的存在,不少人的飯碗,其實已經給它取替;不少的行業,被它顛覆。

ExO

Exponential Organizations (ExO)

Exponential Organisations (ExO) 這個名稱聽起來有點陌生,其實不少ExO已經和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Google、Facebook、Airbnb、Uber等等,都是ExO的表表者。根據有份創立Singularity University 的Salim Ismail在2014出版的《Exponential Organisations - Why new organizations are ten times better, faster, and cheaper than your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一書,ExO 簡言之,就是那些有效使用科技,以幾何級數增長比同行至少有效率十倍以上的公司。

流動互聯網、大數據、雲端科技、共享經濟、物聯網、人工智能等,都是這類新一代以幾何級數增長的科技公司的重要推手。 ExO往往以相對少的資源、員工、 時間,透過創新視野、有效應用最新科技,以超強得槓桿比例,發展出極有效率的企業。

傳統公司的發展都是以直線遞增,按年有10%的增長,已經算是不可多得。ExO 的發展卻是以爆炸性的幾何級數暴漲。由2011年到2014年,Google的市值增長了2.5倍,Airbnb 5倍、Uber 8.5倍、Waze 50倍、最誇張的Snapchat 高達10,000倍。[5]

顛覆舊有行業,甚至世界的企業,已經接連出現。這類企業的其中一個特徵,是不以競爭為目標,而是單純地為了解決一個基本問題而成立,卻往往以大衞打倒歌利亞的姿態,意想不到地以創新科技、破格的商業和管理模式顛覆固有行業。[6]

ExO 起步的時候一般資金、員工不多,組織架構也甚為簡單,它們的目的卻是明確而遠大的。賺錢,通常不是他們的主要著眼點,然而,有趣的是,因為它們勇於打破現有模式,有效使用最新科技,又有打動人心的願景,只要找對方向,發展速度都非常驚人,而且很難有競爭對手可以挑戰其獨特地位。

ExO的出現,顛覆了不少傳統行業。Google改變了我們學習、存取資訊的方法;Facebook改變了我們與朋友、甚至陌生人交往溝通的模式;Airbnb動搖了傳統酒店業,改變了人們的旅行習慣;Uber、Tesla正在改變人類的移動模式;YouTube、Netflix改變了人們的娛樂習慣、SpaceX顛覆了航天科技⋯⋯越來越多的ExO在各行各業出現,以新的角度、科技去解讀、滿足需求。未來的五年、將會比過去的50年有更多顛覆式的創新,你準備好了嗎?

Welcome to the future.

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page

 

註腳:

[1]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science/2016/03/160316_humanbing_robot_li-shishi

[2] http://unwire.hk/2016/05/27/foxconn-replaces-60000-factory-workers-with-robots/fun-tech/

[3] http://invest.hket.com/article/1435672?r=mcsdfbhttp://invest.hket.com/article/1435672?r=mcsdfb

[4] http://www.exponentialorgs.com/

[5] 《Exponential Organizations》by Salim Ismail

[6] 《Zero to One》by Peter Thiel

分類:科技

2 replies »

  1. 個勢已經講明. 今時今日. 只有一條龍式十幾至幾十人ODM細廠, 由揀料製模到賣貨一腳踼. 扑中一件產品只食頭水幾萬件呢種模式至有得做. 有大廠抄即轉. 絕不鬥價. 今日賣電子野, 三個月後下件貨可以係賣純機器, 一年後賣既係衫都唔出奇. 就係要佢地跟唔切. 否則只會俾大廠食埋. KICK STARTER就大把呢種公司. 今時今日死咕咕賣衫既就淨係識衫, 賣電子既就淨係識電子. 咁既情況下, 香港仲有同時識裁紙樣砌電路同走埋車床起模咁把炮既DESIGN TEAM 同MERCHANDISE識揀外國料既咩? 通通咪又係買支那貨? 工人仲同時識鑄鐵車鑼刨鑽車衫揸辣雞嘛? 即係有學習能力果種工人吖. R&D呢?

    咁既人香港應該仲有, 不過以現時營運模式. 公司HR係唔識請呢種人. 冇CERT但瓣數多又唔係老屎怱, 即係佢地眼中既地底泥. 做老細既根本見唔到自己公司有咁既伙記. 所以亦根本轉唔到去遊擊戰呢條路.

    簡單結論, 有水食既就進貢番上大陸OUT SOURCE, 即係自已入紙申請叫人做瓜自己, 你識OUT SOURCE, 人地唔識通水? 早過你件正貨出老番仲得吖. 等家陣呢堆咁既瀨共廠死晒先講啦.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