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守住六個足球場的基本盤/林兆彬

在剛剛過去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兩位嘉賓的發言,特別令我印象深刻。

第一位是大專政改關注組成員、港大社工系應屆畢業生唐曉昕,她說:「學術討論甚麼時候也可以做,但對於中共屠城、中共鎮壓自己人民,這一個控訴,一定要今晚做!」

而另一位是1989年的學聯代表團成員陳清華,他說:「我們從未愚蠢得以為每年來維園六四,六四民運便能得以自動平反,更不會奢望萬千燭光會感動中共。然而我們倒堅信公開的悼念、將六四的真相向世人展現,除了傳承民主精神及對當年犠牲者的敬意外,更是對北京政權合法性的正面挑戰和抗爭!」

兩位的發言都十分振奮人心,令人感動,換來了台下無數的掌聲。

我相信這兩位講者的分享,說出了台下12萬5千位市民的心聲,亦間接回應了「本土派」和大專學生會對悼念集會的批評。就算集會是溫和和行禮如儀,你也無法否認,這是中國境內甚至全世界最大型的反共集會,是香港人的道德集體行動。

自1992年起,每年的六四晚會其實都只有數萬人出席,直至2009年六四20周年開始,才有十多萬至二十萬人出席。廿七年來,人數雖然有升有跌,但出席者悼念的心從未改變。維園的燭光堅持了廿七年,這份執著實在殊不簡單。

過去三、四年,「本土」思潮急速冒起,「本土派」對支聯會的批評聲音不斷,另起爐灶舉辦六四晚會或論壇。經過了數年的批評,其實有「轉場」念頭的人或許早已經「轉場」了吧?今年仍然選擇來到維園的12萬5千位市民,相信是一班最忠實的支持者。

有兩個事實值得注意:(一)雖然今年集會人數跌至近8年新低,但捐款數字由去年134萬港元,大增40萬港元至今年的174萬港元;(二)悼念集會後,有近500人參與未經申請的遊行,人數可能是近年之冠。這證明了面對外界對悼念集會的猛烈批評,到維園集會的人士的意志更見強烈,鞏固了自己的信念。

「六個足球場」已經成為了維園燭光集會的基本盤,參與者對信念的堅持非常強烈,清楚知道自己為何會來到維園、知道悼念集會的意義。再多的批評聲音,也無法改變我們的信念。

悼念六四死難者,當然是要在6月4日晚上進行。是否行禮如儀,其實也沒有太大所謂。至於探討香港前途的學術論壇,當然是有意義的,但的確不用於6月4日晚上舉辦。(而事實上,支聯會在5月至6月已經舉辦了六個探討香港和中國政局的論壇。)本土與六四、中國民主與香港民主,根本就並不互相對立。

我們從來都沒有天真到以為單憑一個悼念集會,就可以推翻中共的專政。選擇到維園,不是為了支持支聯會或泛民,也不是因為甚麼愛國情懷。絕大部份的參與者,都只是為了一個目標:點起燭光悼念八九民運的英烈,公開表達要求平反的抗爭態度,為「天安門母親」和中國民運人士打氣。

27年過去,希斯堡球場慘案今年終於獲得平反。只要認為自己做的是正確的,就應該去做,不要管別人怎麼說。我們不是因為見到希望才堅持下去,而是因為堅持下去才見到希望。

分類: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