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儘管《驚逃駭浪》,這裡仍是我的家/林兆彬

荷里活的災難片,你可能至少看過五、六齣,但挪威的災難片,你又看過沒有?

香港人對北歐電影可能一向較為陌生,而筆者對上一次欣賞北歐電影,印象中已經是2008年全球最賣座瑞典電影《龍紋身的女孩》(Män som hatar kvinnor)。北歐風景如畫,人民生活似乎無憂無慮,背後原來危機四伏。

挪威2015年度最賣座電影《驚逃駭浪》(The Wave),曾經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改編自80年前挪威史上傷亡最慘重的自然災難。故事發生於世界自然遺產挪威蓋倫格峽灣(Geiranger Fjord),講述地質學家Kristian發現地層出現不尋常的波動,起初同事都認為他是過份恐慌,但很快大家便意識到Kristian的噩夢將會成真——崩移連鎖反應引發巨浪衝擊。當海嘯警報聲響起時,全城只剩下10分鐘黃金逃生時間。Kristian必須與時間競賽,拯救任職酒店員工的妻子及兒子……

雖然電影的新意欠奉,但這齣挪威電影成本相對地低,卻拍到荷里活災難片的效果,值得一讚。節奏快,十分緊張刺激,又沒有悶場。

有觀眾可能會問:「為何戲中的居民明知道,周邊山脈地層每年均會擴張波動,終會引發海嘯、掩沒小鎮,仍然在當地生活?」主角們的鄉土情,解答到這個問題。

挪威人視大自然的靈性(soul)為生活的一部份,小鎮居民的生活更見簡約樸實。這一點,從戲裡的人物角色設定中表露無遺。例如,快要轉到油公司工作的Kristian,擔心須要穿西裝的新工作和自己一向習慣的小鎮生活格格不入;女兒寧願在舊居暫住一晚,也不願入住媽媽工作的酒店;兒子不明白爸爸的決定,不希望離開這個大家庭。

最後,電影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作為全球人類發展指數名列前茅的地方,小鎮仿如與世隔絕,男人和警察的支援在哪裡?相反,媽媽從電影第一幕修理水管,至尾段被困避難室,均反映女人可以比男人更強。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