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久違了的昆德拉/王偉雄

圖片來源:http://static.independent.co.uk/

圖片來源:http://static.independent.co.uk/

昆德拉 (Milan Kundera) 的最新小說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在 2014年出版,英譯在一年後亦面世 (原著是法文) ,劣評多於好評;然而,作為昆德拉迷,我最後還是忍不住買了。書到手後,那薄薄的一百一十多頁,我一個下午便看完;久違了的昆德拉,仍然是我喜歡的昆德拉。

想起來,昆德拉的十一本小說 (包括短篇小說集 Laughable Loves) ,我幾乎全看了,只欠早期的 Life is Elsewhere The Farewell Waltz;我當然喜歡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中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和 The Book of Laughter and Forgetting (中譯《笑忘書》) ,但我最喜歡的,還是沒那麼有名的 Immortality (中譯《不朽》) ,其中不少段落我曾經一讀再讀,到現在還清楚記得當年讀這小說時多次拍案叫絕、佩服昆德拉對人的行為和心理的細察與洞見。

昆德拉在 2000年出版了 Ignorance 之後,隔了十四年才出版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他已八十七歲,恐怕不會再有新作品了,可是,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只會是他最後的作品,卻肯定稱不上是他的壓卷之作。昆德拉晚期只寫了四本中篇小說,如果要我來排優劣,次序會是這樣:最好的是 Slowness,其次是 Ignorance ,然後是 Identity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只能排到最末。

我說久違了的昆德拉,仍然是我喜歡的昆德拉,因為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始終是充滿了昆德拉小說的特色:交錯穿插的敘事手法、荒謬可笑與無奈悲涼混合的氛圍、政治與人情的微妙互動、偶現的雋語和不知是否認真的「有深度」(profound) 的說話、和立體感不足卻又各自精彩的人物。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及不上另外三本中篇小說 (當然也及不上昆德拉的其他傑作),是因為這些「昆德拉特色」在這本小說裏有不少過火之處,例如不時出現的那個「喜劇版」史太林 ((還有個「喜劇版」的赫魯曉夫),雖然讀來有趣,卻難免令讀者覺得太過刻意造作,而且跟小說裏的其他部份達不到水乳交融。

我每次讀昆德拉的小說後,都會有一種難以言傳的對人世若即若離的失落感,這次也不例外,可能這正是昆德拉最吸引我之處。望著書名 “The Festival of Insignificance" ,我忽然感到,這可以用來概括昆德拉小說裏的人世;或許,這也是昆德拉起這個題目的用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