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學習面對衰老和死亡

Rosina_20160422

孤身來、孤身去,愛恨只留人世間。

人到中年,親朋戚友在醫院或殯儀館碰面比平時多。數不清這幾年送別了多少長輩、朋友,生命從來是無常,不由掌握,只能活在當下。醫學似是進步了,人不再因簡單的疾病死去,但新的醫療方法便有新的疾病,地球還是以自己方式保持平衡。干擾式的治療是否最好?在香港求一「好死」很難,陳曉蕾、蘇美智《死在香港流眼淚》內已經寫得很詳盡。

舊同事中風,親友及同事眾籌醫藥費助他渡過難關,在臉書上源源不絕送上關懷問候,準備一起長期作戰,他卻悄悄在一個晚上離開了,殺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

表哥得了重病,醫生宣布生命只有倒數幾個月,然後改為十星期、數星期、將會很快,步入人生的最後階段,他擔心孩子還少,自己很怕死。清晰的思想困在日漸枯槁的身體裡,想說話卻氣力不足,倒數日子的心情是多麼磨人,心比身痛。病人與探病者一般無奈,只有眼睜睜看著時光流逝。家人可以做的只有陪伴,病床邊堆滿了食物,喜歡吃的都讓他吃吧。長輩說,按照客家人的傳統,吃些甜的好上路⋯⋯

一眾表兄弟姐妹,努力回憶表哥年少輕狂的日子,企圖用快樂代替悲傷。病人彌留的日子中,祝福和正面的說話是多餘的,想不到話題也不想流淚眼對流淚眼,病房內的空氣像已靜止,如風暴來臨前的隘悶,讓人喘不過氣。

1446692160_Being_Mortal_wh

在Atul Gawande的《凝視死亡》一書中,探討了面對衰老及死亡的問題,在一些年老及重症的病人身上,治療是延遲死亡,但也增加了痛苦,在瀕臨死亡的病人身上,粗暴式的搶救是否對病人最好? 如果可以選擇,很多病人都希望可以在家渡過最後的日子,可是兒女是否也明白病人的意願?在香港,若在家中離世便要報警、解剖尋找死因,令人無可選擇地將病人送到冰冷的病房裡,離開他們深愛的家。

香港人平均壽命越來越長,安老寧養將會是我們必需要學習的課題,學習面對衰老和死亡,以下是一些醫院以外提供服務的團體。

善終寧養機構:

善寧會 

贐明會

寧舍

 

3 replies »

  1. 安樂死在香港有需要盡快實行, 與全民退保有同樣的迫切性, 遺憾是前者被守舊觀念所阻, 後者被守財奴特府拖延.

    喜歡

    • 你諗吓算嘞

      醫療賊唔會俾你過. 佢理得你生定死, 總之就係想你班老野做東亜病夫 .想你長命百歲但係唔生唔死唔郁. 咁佢地先至有錢搵. 成日有人鬧班細路食老野. 街外人嫌你一家人關係好得滯呀, 偏偏又有班三唔識七既人話好關心, 要照顧你老竇老母, 所以好值得贊揚囉. 查實呢班仆街就堅係爬晌老人身上既寄生蟲喇. 護理水準係難民營級別. 價錢就超英趕美. 燒鵝咁既價錢, 蔗渣咁既味道, 正苦又樂觀其成喎. 因為可以解決新香港人就業問題, 兼且泵水俾民賤聯工賊會. 選舉既時候仲可以收番掌心雷. 老香港人天台剝光豬搵消防喉啡水? 仲要係無牌經營既. 結果呢? 有人去坐監冇呀? 我見唔到囉. 間野好似仲好地地喎.

      問題其實好簡單, 怕死係咪就唔會死呢? 就係有人唔肯面對現實. 至有明明冇得醫, 放晌醫院扮醫緊. 唔知點算. 唔係淨係我地窮鬼係咁, 有錢既更加係咁. 睇吓賭王? 沙胆彤? 幾時到得佢地自已話想唔想死吖. 家陣係唔準佢地死. 那怕你全民公投同意安樂死. 自然會有人整單謀財害命被安樂死出黎大吹特吹.

      你諗吓算嘞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