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最後的警官》:犯罪者也有人權嗎?/林兆彬

S最後的警官

台灣內湖女童命案後,又連續發生隨機殺人事件,實在讓人深感哀痛。雖然犯人的行為值得我們痛恨,但犯人在移送時被民眾集體追打的行為,又是文明社會的表現嗎?制度和程序公義去了哪裡?

每次發生這類隨機砍殺的事件,都是對社會文明程度的考驗。犯罪者的基本人權受損,是對文明社會的一種恥辱。2014年的冬季日劇《S-最後的警官》,故事十分有意思,能讓觀眾反思犯罪者的人權。

犯罪者的人權VS國家安全

《S-最後的警官》改編自同名漫畫作品,講述日本警察廳設立了一隊新的特殊部隊NPS,以活捉犯罪者為目標,對付嚴重罪犯和恐怖份子。

每次有案件發生,特殊部隊NPS就會與另一隊以鎮壓犯人為目標的特殊部隊SAT,好像水溝油一樣發生摩擦,在策略上和意識形態上互相衝擊著對方。討論究竟為甚麼要堅持活捉犯人,而不能夠在現場就擊斃犯人?人質的性命和犯人的性命,兩者的價值有分別嗎?

S-最后的警官07[(019608)22-22-55]

其中有幾集讓我感到特別印象深刻。例如,第三集講述SAT在特訓中遇上意外,探討命令和任務重要,抑或是同伴的性命重要;第五集講述一位名為「神父」的犯人,分別寄子彈給19位想自殺的網友,原意是想鼓勵他們繼續活下去,但「導致」其中5位自殺身亡,1位自殺未遂,其餘13位暫時未自殺,究竟「神父」的行為是否正義?

人物描寫鮮明 對白精警

劇中角色的人物性格描寫得非常鮮明立體,他們都烙印在筆者的腦中,絕對值得一讚。主角NPS的神御蔵一號(由向井理飾演)簡單來說是一名人權至上的善良警察,有點像《Legal High 2》的黛真知子(由新垣結衣飾演)和羽生晴樹(由岡田將生飾演)。

S-最后的警官01[(104812)11-06-59]

神御蔵認為犯案現場上的犯人也是人,所以都擁有人權,生命的價值與人質其實是一樣的,不能夠因為救人質而殺死犯人,應該要同時拯救犯人和人質。在犯案現場殺掉犯人,會產生更多的負能量,例如犯人的家屬可能會報仇,造性惡性循環。犯人應該要繼續生存下去,才是適合的贖罪方式,能讓受害者家屬向犯人渲洩情緒。

S-最后的警官07[(067091)22-24-45]

SAT的狙擊手蘇我伊織(由綾野剛飾演)的想法與神御蔵一號各走極端,認為犯人罪大惡極,警察可以為了國家安全而在犯罪現場即場殺掉犯人。一來可以方便快捷地救出人質,亦因為犯人在出獄後通常也會再犯,根本就不用留情。

警察廳的幕後BOSS霧山六郎(由近藤正臣飾演)的想法更為極端,主張制訂《鎮壓法》擴大警察的權力,授權警察在犯罪現場即時殺害犯人,以降低國家犯罪率。

NPS隊長香椎秀樹(由大森南朋飾演)的想法較為踏實,儘管他也算是個人權主義者,認為犯人也有人權,生命有其價值,但他不反對死刑。他只是反對警察在現場殺害犯人,因為他覺得只有司法制度才是唯一道德的途徑去剝削犯人的生命,不適合賦予警察這個權力,否則會造成警察濫權,社會會變得非常恐怖。

S-最后的警官09[(038492)12-56-35]

在第9集才加入NPS的林イルマ(由新垣結衣飾演)是一名神槍手,她努力練習槍擊,並不是為了殺死犯人,而是因為準確擊中不會致命的要害。她父親也是一名警察,但由於曾在犯罪現場即場殺掉犯人,內心一直悔疚,產生了心靈創傷,情緒低落,教會了林イルマ甚麼叫做人道。

劇集的對白亦寫得很精警,讓人印象深刻。例如主角NPS的神御蔵一號:「如果能活捉的話,不就沒有必要開槍射殺了嗎?」SAT的狙擊手蘇我伊織:「從監獄裡出來後,一半以上的犯人還會繼續犯罪,這就是國家不爭的現實。」、「如果你最愛的人被殺,你還要救兇手嗎?」NPS的林イルマ:「我是為了不殺人而練習射擊的。」

S-最后的警官07[(077564)22-26-25]

在社會裡頭,犯罪者的人權基本上沒有甚麼人會關心,這齣劇所傳遞的訊息特別值得我們深思。或許是由於劇集是改編自漫畫作品,偶爾有幾集會有一些瑕疵,欠缺說服力,但整體來說,若果你是一位願意思考的觀眾的話,相信看完這齣劇之後會獲益匪浅,反思犯罪者的人權與國家安全兩者之間的關係。若不想思考,純粹為了娛樂的話,也是一齣不錯的熱血警匪片。

分類:生活, 社會, 藝術, 政治

Tagged as: ,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