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紅衣小女孩》:台灣本土鬼片強勢回歸/林兆彬

每當提起台灣的恐怖片,我便立即回想起2002年由梁家輝主演的《雙瞳》,這齣電影也算是經典,當年真的嚇倒我了。印象中在那個時候,日本、韓國、香港、台灣和泰國每年也製作不少恐怖片,堪稱是亞洲鬼片的全盛時期,但於過去十年間,台灣恐怖片似乎特別沉寂。

最近在香港上映的台灣電影《紅衣小女孩》在台灣的票房已經突破八千萬台幣,成為過去十年來最賣座的台灣恐怖片。我懷著好奇的心情進入戲院,看看究竟葫蘆內賣的是甚麼藥。

雖然場內有不少中學生經常大聲尖叫,但作為一名恐怖片影迷,我覺得《紅衣小女孩》其實不太恐怖,但以戲論戲,這齣恐怖片絕對是合格以上,甚至有能力衝出國際。而事實上,電影曾入圍2015年韓國富川奇幻影展創投項目、獲選為2015年金馬影展閉幕片。除了香港之外,這部電影亦於越南、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等地區放映。

故事改編自台灣的都市傳說「魔神仔」和真實故事,講述阿偉(黃河 飾)是個窮忙族,與奶奶(劉引商 飾)相依為命,每天超時工作賣房子,夢想著跟DJ女友怡君(許瑋甯 飾)早日結婚成家。有一天,阿偉的奶奶在山區離奇失蹤,自責不已的阿偉,舉止也越來越奇怪,當奶奶終於被尋獲,卻換阿偉失蹤了。怡君發現這一切的謎團,都跟流傳多時的靈異傳說「紅衣小女孩」有關。為了尋找男友,怡君前往山林,看見了最恐怖的真相……

作為一部恐怖片,電影《紅衣小女孩》計算準確,以下是筆者的一些觀察:

(一)台灣本土味濃厚
故事改編自台灣家傳戶曉的「魔神仔」靈異事件。過去三十年間,台灣已經有十多宗聲稱是受「魔神仔」迷惑而失蹤的事件,不少被尋獲的人親口說出,曾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於是一直走一直走到渺無人煙之地。戲裡的場景亦充滿台灣味道,例如熱鬧的舊市集、舊屋、神祕的山林、家中的佈置、熱心的鄰里等等。

(二)製造標誌性的角色
日本恐怖片《午夜凶鈴》和《咒怨》分別捧紅了貞子和俊雄。據說在十多年前,有行山人士曾在拍攝到紅衣小女孩之後突發死亡,台灣傳媒亦有報道。因此,電影《紅衣小女孩》嘗試把有關「魔神仔」的傳說形象化成為「 紅衣小女孩」。 可惜,「紅衣小女孩」的戲份不多,甚至不太重要,電影亦未有清楚交代她的背景。

(三)與現實生活結合
能夠讓觀眾在日常生活裡仍感受到恐怖的感覺,才是一部成功的恐怖片,《午夜凶鈴》就是一個好例子。每當我們看到電視機和錄影帶,聽到電話聆聲,都有可能回憶起《午夜凶鈴》的驚嚇位。而《紅衣小女孩》所賣的橋段是,假若有一把不明來歷的聲音叫你的名字,抑或是有人在你背後突然拍你的肩膀時,千萬不要回頭,一旦回頭,就會被「魔神仔」捉走,能夠與觀眾的日常生活結合。

(四)荷里活和日式驚嚇技巧
對於資深恐怖片迷來說,《紅衣小女孩》並不恐怖,但客觀來看,這部電影在製造懸疑氣氛、舖排嚇人位方面也相當不錯,甚至有荷里活和日本恐怖片的影子,那些血漿、昆蟲和森林冒險的橋段令人印象深刻,負責攝影、音效和視覺效果的幕後人員應記一功。

(五)寓意
鬼故事中的情節通常也會投射出現實社會的問題,《紅衣小女孩》除了提醒觀眾要花時間多陪家人之外,還提醒觀眾放下執著。「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森林,不要讓走不出的執著傷害了別人。」幾位主要的角色,包括志偉和怡君都有自己的陰暗面和執著。執著令他們傷別了別人,同時令自己變得脆弱,容易被鬼捉走。

(六)養眼的女主角
不知為甚麼,每齣恐怖片通常都會有一些養眼和性感的女演員,《紅衣小女孩》也不例外。演員許瑋甯某程度上支撐著《紅衣小女孩》這齣電影,她每次出現,都舒緩了戲中恐怖的氣氛。但她不是花瓶,除了甜美面孔之外,演技還相當不錯,把緊張和驚慌的情緒演得很自然,她的表現亦令我聯想起《不速之嚇》中的Nicole Kidman。

 

P.S.《紅衣小女孩》還參考了日本《貞子3D》的宣傳技巧,把「紅衣小女孩」卡通化和可愛化,嘗試吸引年輕人觀看。

分類:藝術

Tagged as: ,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