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歌劇之夜/Ms Yu

三月八日晚上,我坐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聽,拉著丈夫的手,在演出開始前不停告訴他:「你知道我們能坐在這裏有多幸運嗎?」感謝對歌劇狂熱的友人邀請,我們有幸觀賞女高音 Anna Netrebko 與男高音 Yusif Eyvazov 的音樂會。

Netrebko 漂亮迷人,舞台上魅力十足;她的歌唱技巧無庸置疑,聲音時而猶似汪洋大海般澎拜,時而像涓涓細流的小溪般精巧,難怪她自 2002 首次亮相後便迅即成為當代歌劇界一顆最閃耀的巨星。有人把她與傳奇女高音 Maria Callas 相提並論,我覺得一點也不誇張。現年四十四歲的 Netrebko 經過十多年的歷練,無論在舞台技巧及演繹的深度都已達到爐火純青的階段,現在正處於一個歌唱家事業的高峰。亞洲樂迷能夠在此時一睹這位天后的風采,實在萬分幸運。

這次演出,香港交響樂團由意大利指揮 Jader Bignamini 帶領,以意大利作曲家 Verdi 著名歌劇 La Forza del Destino (命運之力)的序曲為這次萬眾期待的歌劇之夜展開序幕。

當 Netrebko 出場,台下熱烈鼓掌歡迎,更傳來一陣歡呼聲。她選的第一首曲目正是她對各位厚愛的回應。Ecco: respiro appena, Io son l’umile ancella  (我是造物主謙卑的侍女)是一首慢板的詠嘆調,故事女角 Adriana 在歌劇開端用這首謙卑的歌曲來回應王子對她的讚美。她告訴王子,自己不過是個卑微的樂器,被造物主賦予能力去打動人心而已。

追隨音樂的人,大概都經歷過這樣的時刻,無論自己如何技巧精湛,贏得多少掌聲,當我們赤裸地站在音樂面前都會謙卑起來;音樂並不為人而存在,但人類卻因為音樂而變得豐盛。我慶幸 Netrebko 選擇以此曲作為見面禮,提醒我們如果為一個人去聽演唱會是膚淺的,因為音樂之本才是人們集結的目的。此曲的音域對女高音來說不算廣,可是要處理音色上的變化要拿捏得宜,尤其到了最後一句 Adriana 要用輕聲唱出「我的聲音輕如耳語,明日便會逝去」更是困難之極。Netrebko 的壓場感強,於第一首曲就能把自己的技巧發揮的淋漓盡致,也唱進觀眾的心坎,即時把我們的意念與音樂扣在一起。

Anna Netrebko 與 Yusif Eyvazov 剛剛於去年十二月在維也納舉行婚禮,是次亞洲巡迴演唱之行也算是個度蜜月之旅吧?Eyvazov 雖然名氣不及妻子,但他也是個嶄露頭角的歌唱家,他在上半場開端展示了他洪亮的聲線與力量,首兩曲 È la solita storia del pastore (尋常的牧羊人故事)及 Ah!  Sì ben mio…Di quella pira(啊,親愛的愛人 — 看那可怕烈焰)表現不過不失,處理略嫌粗糙,感覺他有點緊張。直到中場之前一曲,與太太同台演繹 Otello 裏的經典曲目 Già nella notte densa(夜已深沉),兩人的合拍令人眼前一亮。除了唱,他倆也演得投入;當唱到 “Un bacio…ancora un bacio"(一個吻…再一個吻)之時,他倆情深地兩度親吻。我笑了,大概沒有人能比起一對新婚夫妻將此曲演繹得更加傳神罷!

到中場休息之時,我的丈夫終於明白為何我開場時猛說,這次演出時夢寐以求的經驗。

下半場的節奏較快,Eyvazov 的狀態大概被太太的一吻喚醒了。他的聲線在一曲 Non ti scordar di me(請別忘記我)變得動人;音量控制得宜 — 高音變得圓渾有力,中低音又給人溫暖的感覺 — 使人對他餘下的演出更有期望。除了演繹法文歌劇《維特》的 Toute mon âme est là…Pourquoi me réveiller(春天的微風,為何弄醒我?) 時的咬字可能會被挑剔外,Eyvazov 在演出 Nessun Dorma(公主徹夜未眠) 那個矚目的 High C 之前,已成功俘虜在場觀眾了。

至於 Netrebko ,她一直保持極佳的狀態,在下半場演繹多首各位歌劇迷最耳熟能詳的曲目,包括 Un bel dì vedremo(晴朗的一天)以及 O mio babbino caro(我親愛的爸爸)。她的高音細緻得令人著迷得能忘卻一些小瑕疵。難怪從前讀聲樂時,不止一位老師說過,一個漂亮的高音會令觀眾原諒歌者所犯的一切錯誤。當 Netrebko 用哀求的輕聲唱出那句 “Babbo, pietà, pietà!"(爸爸,可憐我,可憐我!) 中的最高音時,我相信在場沒有一位觀眾動一根指頭或呼一口氣,因為她把那一刻的時間凝住了。

到了 Encore 環節的最後一曲,台上台下已打成一片,觀眾為 Brindisi (飲酒歌)隨著指揮的命令打拍子。來到此時,大家都把那些甚麼音色技巧拋諸腦後,無分彼此地融入音樂世界之中。那是多麼快樂的一夜!

精湛的演出能使人暫時忘卻憂愁,同時令人享受自己的渺小。美好的音調能改變人的呼吸節奏,也能讓人在樂手的呼吸間聽到自己的心跳。音樂的存在能使人跟自己的生命更接近。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文首圖:Anna Netrebko Facebook 專頁

分類: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