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自殺和「磚頭階級」的迷思/Charles Lai 黎雋維

12_Defense_and_Resistance

圖: Defense and Resistance 防衛與抵抗,South Ho 何兆南,2013
接二連三的學生自殺事件,除了令人擔心之外,亦引人聯想到事情是否和近日燥鬱的社會氣氛有關。從個別事件看來,學業壓力是主要原因之一。然而,「從現象看本質」,我們有必要了解一下,為何學生所面對的學業壓力,會巨大到一個令人崩潰的程度。學業和所謂「成就」的掛勾,為何會出現如此僵化、令人窒息的關係?

歸根究底,我認為這些都是跟「磚頭階級」的迷思有關。我所指的「磚頭階級」現象,顧名思義,是指擁有自置物業的階層。每個階級都有其意識,一個以茲識別的表象。而「磚頭階級」的表象,就存在於「有樓」和「無樓」之間的分界。在香港,這個階級區分幾乎成為了衡量一個人是否成功的尺度。如此的價值觀並非香港獨有,但在香港的主體意識中,能否晉身「磚頭階級」成為了成功的唯一代名詞,彷彿只有能夠買樓,才算得上「成功人士」。在這場零和遊戲中,只要「有樓」在手就是贏家。因此,才會出現二百呎不夠,但是賣二萬多元一呎的「上車盤」。消費者不求質素,只求「有樓在手」,讓自己可以掛上「磚頭階級」的名牌。這些畸形的樓市商品,不單純是地產商的錯,畸形的市場和價值觀亦有份促成。

我想強調一下,這個批評並非仇富。而是想指出我們價值觀的單一化,形成了極端的競爭。好像除了「買樓」,就沒有其他方法去衡量成就。人生並不是一場馬拉松。我們各人的起點不一樣,有人家財萬貫,亦有人連父母也沒有見過。然而,我們的社會就非要以成為「磚頭階級」作為終點。在這套觀念之中,買樓並非一個選擇,而是一個終點。這一種態度,某程度上是從上一代的價值觀遺傳下來的。到今時今日,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上一代的人不停地重複著這一種論調。講到住屋問題,有人會話「年輕人不識儲錢」、「年輕人只顧玩樂」等等,不斷的強化「階頭階級」就是終點的迷思。將命運變成一種宿命,一場不能停止的競賽,否定另類生活方式的可能性。年輕人在這樣一種單一化的、零和的競爭之中,前路茫茫,看不到出路,培養起絕望的氣氛。面對功課和學業壓力的進迫,便容易生起自殺的念頭。

分類:社會, 教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