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大局1.5:世代勝利 輸了時代】 /林國賢

0-LEGCO

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由屬於泛民系統的公民黨楊岳橋,以16萬票僅壓過民建聯周浩鼎的15萬票勝出。首次出選的本民前梁天琦,獲得破紀錄的66,524票,佔總得票一成五。雖然泛民如願以償,挾選民含淚保住練乙錚所言的「大局1.0」,保住議會內建制泛民二元對立的局面;但隨著體制內外的激烈抗爭,獲得大批市民授權,「大局2.0」時代革命的真正降臨之日已是迫在眉睫。

中共承接港英的政治劇本崩潰

由英美派培植的泛民主派,在港英時代的政治劇本下,原已擔演與港英議價的人民代表,屬唯一獲承認的「反對派」角色。不過,中共甫接收香港,就把選舉機制由單議席單票制,改為現時的比例代表制。一方面以此拉枱扶植民建聯在議會紥根;另一方面以逸待勞,讓民主黨因政治利益與路線的爭執,自行分裂成多個泛民小黨,在選舉時自相殘殺,方便逐個擊破;同時保留功能組別分組點票,閹割立會通過保衛港人利益、民主議案的功能,以時間磨蝕泛民鬥志,成為一個只懂偏安苟活,空掛「民主」牌匾,寄生香港政治,靠吸食選票及議席為生的政治利益集團。

此外,港共亦收編投降叛將,如最早期的劉江華、馮煒光;到最近的黃成智、狄志遠、周奕希;更少不了引發今次補選的始作俑者--前公民黨員湯家驊。這些叛將創立的「民主思路」「新思維」不約而同,打出偽中間溫和路線,在選舉對民主派起分票作用,實則擴大親共陣營,最終目的,是打散香港所有反對勢力。

香港民主起步太遲,政客選民政治智慧大多仍未開化,凡事喜看表面,懶惰跟風卻少有深入思考,容易受別有用心的傳媒鼓動。三十年來,選民對抵抗港共及中共的想像,仍然停留在遊行示威集會,票投民主黨的模式,無限輪迴。有求就有供,民主黨以至泛民發現,空喊「民主中華」口號,消費六四七一劉曉波李旺陽,拿出捐款箱投票箱,就有大批選民義無反顧捐錢捐票,養尊處優成為政治特權階級。既是年年有效,哪有原因改變?堅持宣揚「和理非非式」向久享太平的港人洗腦,五十萬人上街也居然井井有條,僅逼退廿三條立法,卻沒有直衝禮賓府讓董建華「下台」,竟可容忍中共在兩年後,才把董建華「腳痛落台」;巨大民氣被如此彬彬有禮地被自己人消弭於無形,這當然是中共所樂見的,也自然歡迎泛民溫吞水的抗爭;雙方控制的媒體,也配合營造這種「建制 vs 泛民」二元對立的政治格局。

緊接沙士七一的零三年區選,泛民挾巨大民意,一舉成為區議會最大勢力,卻徹底暴露了底牌:議員空談理想,看不起地區工作的慵懶真面目(觀龍是最佳例子):爭取民主是假,賺取飯票是真,才出現了「飯民」一詞。不過,選民早已墮入二元對立的思考陷阱,明知泛民爭取不力,但在「不想建制得益」更壞的情境下(像今次「投梁益周浩鼎」的說法),在兩害取其輕下,才開創了「含淚投票」一詞。投票率長期在四五成之間徘徊,泛民如前列腺增生患者般長期「告急」,催逼不情願的選民,近乎盲目地含淚投票支持泛民候選人。港人的政治冷感風土病,可說有一半是被這種無力感逼迫出來的。

四年後,零七年泛民在區議會真正「票債票償」,流失大量地區樁腳,民主黨的政治能量急速下降;力爭普選,標榜律師專業的公民黨乘勢倔起,與民主黨爭奪泛民共主之位。已是抗爭技窮的民主黨,沒有反省之餘,成員思維更開始急劇老化,與時代漸行漸遠。新人難以上位、政改抗爭「接力絕食」貽笑大方、拒絕支持公社兩黨的「五區公投」取得民意授權籌碼,反而走入中聯辦直接與中共議價,提出密室妥協的政改方案,直接謀殺中英說好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共識。

民主黨的所作所為,只是覷覦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超級區議會的新增議席,與全面普選立法會背道而馳,「民主先鋒」形象至此完全崩壞,由雞蛋變成阻擋民主的新「高牆」。學民思潮黃之鋒反國教時,謝絕政黨加入,也間接表達了對泛民的不信任;後來的普選爭議,泛民也擔演不到足資抵抗的角色,甚至出現湯家驊黃成智等變節者,反幫倒忙宣傳接受梁振英政府的「袋住先」說法。不滿的香港人在學生帶領下,作出自發自主的街頭抗爭,脫離泛民一向的抗爭戲碼;其手法與激烈程度,在港共警方黑道的打壓下,抵抗裝備也被逼不斷升級;要提升到像大年初一在旺角警民衝突的激烈情狀,本來就已是不可避免;出現本土民主前線和梁天琦這「程咬金」,亦只是遲早問題,中共以至泛民預設劇本在年初一的旺角,被一串魚蛋完全打破。

雨傘之戰的延續

今次「本土 vs 建制 vs 泛民」的三方戰役,事實上是前年雨傘運動,街頭的上同一個拉鋸戰局。

由雙學實現了戴耀廷等計畫的「佔領中環」劇本,激發大批香港人走上街頭,規模遍及港九尾大不掉;港共及中共冷處理企圖拖延;根本就無身體力行之意願的戴,以及見曠日持久民望逆轉,想盡快收割光環的泛民,雙雙催促雙學退場。惟避免被控暴動罪,不肯擔當「大台」實名領袖的雙學,亦無力要求佔領者退場。

抗爭素人居多的佔領者,在反方施壓下仍負隅頑抗堅守;面對漸趨暴力的打壓卻只守不攻,不滿情緒漸升,漸漸傾向「以暴制暴」的抗爭模式。反攻龍和道一役,在掟磚的選項被學聯阻止下,佔領者被捕流血犠牲慘重,士氣大挫,最後仍難逃清場命運。普選爭議在「等埋發叔」鬧劇下被否決而不了了之,泛民雙學接收了光環,獨留下抗爭者這個開放性傷口,一直未能癒合。

區選時大放異彩的傘後組織,如青年新政及今次參選的本民前,正正就是由這些抗爭青年組成的政團。不過泛民似乎並不歡迎這些傘兵。在去年區議會選舉,青新政不按「泛民習俗」與泛民同區競爭,即被指責「撞區」、「界票」,儼然把非建制得票都當成其私產;後及,泛民更因得票比青新政還低,青新政即遭左右媒體夾攻,成員被「抹紅」兼「抹黑」。

到了立法會新界東補選,青新政終「合作」地要求與泛民初選,卻遭冷待拒絕;年青泛民成員之間,更被爆出針對青新政的Whatsapp對話,內容更含有「一樓一」等言語,態度鄙夷。後來臨急在街頭收集提名參選的本民前梁天琦,公民黨更是不放在眼內。

只是當旺角衝突一起,本民前先遭公民黨「割蓆」譴責;後遭港共的拘捕打壓。一如我在<a href="https://jiajiawriter.wordpress.com/2016/02/18/%e6%96%b0%e6%9d%b1%e8%a3%9c%e9%81%b8%ef%bc%9a%e9%86%92%e8%a6%ba%e6%b8%af%e4%ba%ba%e8%88%87%e6%94%bf%e6%b2%bb%e5%88%a9%e7%9b%8a%e9%9b%86%e5%9c%98%e7%9a%84%e5%b0%8d%e6%b1%ba/">《新東補選:醒覺港人與政治利益集團的對決》</a>一文所說,楊岳橋身後的泛民不攻擊建制,卻傾全力攻擊自己口中的同路人,以陰謀論指責掟磚是為了界票;「民主」大老紛紛不顧身份,作出自相矛盾的反智言論,目的只是在梁身上搶票;中共、港共及建制亦前所未有地打壓梁天琦,除拒寄競選郵件、沒收競選背心、騷擾助選義工,甚至出口術,透過工聯會黃國健揚言「若梁得票過20%,北京對港更強硬」,變相為楊岳橋「拉票」。

本土青年參政力量面對的左右夾攻,與前年的雨傘佔領,其實面對的也是兩個這樣的對手,打的是同一場戰爭。

三分甚至四分天下之局

為何泛民建制,都如此害怕梁天琦高票當選,寧讓楊岳橋當選?因為,這個「大局1.0」,正是雙方都希望永遠維持的。

有不少香港人已從三十來的抗爭遊戲醒覺過來,不欲再受制於中共泛民合製的政治困局,唯有自己投身政治,為愈來愈收窄的自由空間作出真抗爭。中共在維穩的大前提下,寧願「有殺錯無放過」,把本來勝算就不高的梁天琦,以不成比例的力量壓倒;泛民呢?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撕破和理非的面具,表面上總算保住了他們要求港人信奉的「大局1.0」,實際是保住了自己的議席,以及整個泛民的政治前途;不過泛民此仗雖勝,與時代的鴻溝,卻已是愈來愈大!

但是青年本土的力量是否被就此扼殺?要知道,人民愈壓逼被愈反叛,面對寒風,拉扯大衣保護自己的雙手只會愈來愈緊。本土派和青年參政的力量,一度出現前所未有的團結;大量青年及網民(包括我)也前仆後繼地,走到街頭「下海」淌政治這潭混水。

況且,當代表泛民新秀的楊岳橋,在投票前一日,還在報章宣稱,不信梁天琦所說衝主席位的「一剎那衝擊」可以改變議會;偏偏在同一日,包括楊的黨友毛孟靜等泛民議員,就在議會「衝」給全香港人看。

這一衝,等於泛民認同了梁天琦的做法,同時也代表泛民對選情的考量,議席的眷戀:在投票前夕被強行通過200億高鐵撥款,楊岳橋大概也可棄甲投降了。

十六萬張投給楊岳橋、投給泛民的票,當中有幾多是害怕民建聯得益,仍然「含淚」投給他和泛民的?梁天琦在二十多日的時間裏,由不被看好以至成為選戰焦點,最終獲得六萬六票;達一成五的選票,都是對新世代參政及本土思潮,已成為對香港政局構成威脅的「最佳認證」。

今次香港未能一舉達到議會全面暴力抗爭的「大局2.0」,但不論選民和泛民,已各自用選票,把戰果在兩個局面中間落墨。泛民要不在議會內提升戰鬥力,擔當好反對派的角色,否則九月請準備好再選民謝罪,躬身退出議會;同時,梁的得票也反映了,反對派光譜也不再由泛民獨佔;青年、本土、地區甚至鄉事派,早已在磨拳擦掌,準備好由議會開始,維護自己的權利,進而改變香港。

從政多年的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指觀察到梁天琦競選物資「多得令人吃驚」,又或者新一輩如區諾軒等對傘兵的鄙夷。他們與其抱著思想包袱,陰謀論地質疑本民前的資金來源或人脈,倒不如與時代並進,謙卑地認清這個時代的變局,年青人對香港時局的不滿,還有他們投身政治的巨大熱情。

楊岳橋當選後說希望改變泛民。但觀乎他上周回應同性婚姻立場的有口難言,活在黨陰影下的窘態,不禁為他感到可憐;若他真的有心改變,能否越過像劉慧卿這一大堆為他站台的民主老人,而不是被捧在手心的兒皇帝?

還是那一句,當權者也好,從政者也好,若與時代脫節,即被時代的洪流淹沒。慎之!

後記

完稿後一改再改,躊躇多天才決定刊出。一方面是連日以文助選,體力消耗太多;另方面是身邊朋友,仍不能理解改變已逼在眉睫,寧願相信假象抱殘守缺,甚至以雙重的標準作出惡言相向,心中積累的委屈也要時間宣洩。

我不會把自己分黨分派。撰文為年青人發聲原本是出於義憤,憎恨港共及泛民的猙獰苟且的嘴臉,還有自己雨傘後對改革我城未消散的熱情,才多次撰文,冒險揭示所謂「民主派代表」,由有名有實至有名無實的淪落。對香港的感情被騙足足三十年,那種憤概和怨氣,借了整個二月的多篇文章,一作宣泄、二作警世,能以畢生的觀察去開導讀者,期望大家為我城爭口氣,心願已足。

前路茫茫,步步驚心,我們已沒有走錯路的空間。

林國賢
一六年三月二日

延伸閱讀:
【從同性婚姻看候選人的政治包袱】
【楊岳橋和梁天琦的棄保是偽命題】
《抗爭第一槍,打醒香港人》-記年初一旺角衝突

請支持我的心血,不求錢財,只求一個讚好,一個分享。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jiajiahenry
作者博客:http://jiajiawriter.wordpress.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