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一個哲學小驗證/王偉雄

圖片來源:blogs.otago.ac.nz/

圖片來源:blogs.otago.ac.nz/

早兩天在臉書見到一位朋友貼出英國哲學家 G. E. M. Anscombe 的一段文字:

Think of the English sentence ‘If you can eat any fish, you can eat any fish’, which sounds like a tautology, but is, on the contrary, a false judgment. Any native English-speaker will understand that sentence: few could explain how it works. (An Introduction to Wittgenstein’s Tractatus, pp.140-141)

為方便論述,以下我會用 ‘(E)’ 來代表 ‘If you can eat any fish, you can eat any fish’。

我看過這段文字後,大感疑惑。首先,我自己的直覺判斷是 (E) 為真;此外,我懷疑是否任何 native English-speaker 都會如 Anscombe 所言,判斷 (E) 為假。在 (E) 裏,’you can eat any fish’ 出現了兩次,假如兩次表達的意思都一樣,(E) 便明顯地為真;要判斷 (E) 為假,便須要將這兩個 ‘you can eat any fish’ 理解為不同的意思,問題是,這真的會是 native English-speakers 感到最自然的理解嗎?

Anscombe 是 native English-speaker,也是出色的哲學家,是維根斯坦最有名的學生,這段文字亦權威語氣十足,然而,這些事實都不能稍減我的疑惑。於是,我決定做一個小小的驗證,找我認識的 native English-speakers 作調查對象,看看他們怎樣判斷 (E)。

我先後問了四十人,向他們展示 (E) 之前,我先強調這不是甚麼哲學或邏輯難題,他們只須要根據最直接自然的理解,判斷我展示的句子是否為真。結果是二十六人判斷 (E) 為真,只有十四人判斷 (E) 為假。

Anscombe 認為任何 native English-speaker 都會判斷 (E) 為假,那是錯的,不過,她認為判斷 (E) 為假的人很少能夠 “explain how it works",卻似乎是說對了。那十四個判斷 (E) 為假的人之中,只有一個能夠清楚解釋他為何這樣判斷:他將第一個 ‘you can eat any fish’ 理解為 ‘any fish is edible’(「任何魚都是可吃的」),將第二個 ‘you can eat any fish’ 理解為 ‘you are in a position to eat any fish’ (「你可以吃到任何魚」)。其他判斷 (E) 為假的人未必這樣理解,而這個理解亦不見得是最自然的。

這個小驗證還有些有趣的資料:那四十人之中有十一人是在大學教哲學的,十一人之中只有一個判斷 (E) 為假;其餘二十九人都是我的學生,其中六人主修哲學,六人之中也是只有一個判斷 (E) 為假;餘下的二十三個學生中,判斷 (E) 為假的卻比判斷 (E) 為真的稍多 — 十二比十一。讀哲學的大比數不同意 Anscombe 的看法,何解?

在這個小驗證裏,我問的 native English-speakers 都是美國人;Anscombe 是英國人,她說的 “native English-speakers" 會不會只是指英國人?這點我不得而知。假如讀者中有英國朋友眾多者,對這問題有興趣的,不妨也做個類似的小驗證,說不定會有另一些有趣的發現。

 

2 replies »

  1. 王先生上一篇文章—(22/2/2016),其內容將梁某人的口號「如果有一日我唔係做緊自己,推我落嚟」中的「我」字意思做解剖,演繹出[他根本不可能「唔係做緊自己」,那句口號就未免太取巧了!]進而最後作結,說:[準確的形容是「不做從前的我」,而不是「不做我自己」。]不才以為,王先生在鑽牛角尖,梁某人的口號只不過是用類似文學之方式來強調,如果他的理想行為變了,同志可不再信他用他。

    已故文人周汝昌前輩說得好:「我們學古人的東西,你不要死在他句下。你要活,你要體會他要說的是甚麼,你別跟他字面上打架。」理解人家說話文字,不要死於字面,否則我們也可挑剔梁某人的「推我落嚟」一句中,是否要講清楚「由幾高推落去」。

    此篇文章,似乎也帶點鑽牛角尖意味。不才認為,不論哲學家,有識之士都應該明白,事無絕對這道理。王先生之疑惑,其癥結可能出在 Anscombe用以強調語氣的用字上。 Anscombe 所說的 Any native English-speaker will understand that sentence 中的 any,是強調語氣的用字,應理解為 common 或 most (native English-speaker),王先生以嚴格狹義之標準去理解,故而便得出「Anscombe 認為 native English-speaker 都會判斷 (E) 為假,那是錯的」之看法。

    若作者同意在下之分析,則大家應意識到,要正確理解人家說話之用字及用意,而自己當然更須緊慎於遣詞用字。作者此文之用字,不才以為也有值得商榷之處,例如:

    一、「 (Anscombe)是維根斯坦[最有名]的學生」
    那個[最]字,如何介定?(順帶一提,英文 one of the most….句式,中文硬譯成[最…之一]似與中文不符;中文的[最]止於極端一個,沒[其中之一]之意)

    二、「…..十二比十一。讀哲學的大比數[不同意] Anscombe 的看法」
    [不同意],似應為[不符合]之意。

    最後,不得不讚,王先生做了一個有意義的調查,其結果很有趣。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