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政策

欺負基層市民的派糖措施/林兆彬

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剛剛出爐,是一份「重商業經濟,輕扶助弱勢」的財政預算案。2015/16年度政府財政盈餘為304.8億,財政儲備高達近8,600億,可是,在今次的一次性「派糖」措施之中,中產或以上家庭、大財團這些較富裕的群體是大贏家,相反,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基層人士只獲派「餅乾碎」,公屋戶失去免租,而俗稱「N無人士」的非公屋和非綜援的基層人士同樣接近一無所有。

與過去幾年類似,財爺曾俊華一方面警告未來將會出現結構性財赤、不能走向福利主義的同時,卻透過所謂「應使則使」的紓緩措施,把大部份的財政盈餘回饋給較沒有需要、較富有的組群。這種派糖措施的做法是不公義的,基層市民無法即時分享社會成果,甚至會擴大貧富差距。

假如每人派六千元,一定會惹來批評指,應該要將資源投放於最有需要的一群人,但今次財政預算案的客觀效果是,越有錢的人就獲得越多糖,這個做法難道又合理嗎?政府的角色不就是要透過徵收稅項,然後進行財富再分配,讓弱勢群體的基本需要得到滿足,縮窄貧富懸殊嗎?但這份財政預算案的一次性紓緩措施,再一次違反了弱勢群體優先的公義原則。

 

紓緩措施(一):「寬減二零一五/一六年度百分之七十五的薪俸稅和個人入息課稅,上限為二萬元,全港一百九十六萬名納稅人受惠。政府收入減少一百七十億元」

【表一】寬減薪俸稅的數據

來源: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補編」第3頁

雖然有大量中產人士能夠從中受惠,但這項措施其實是向相對較有經濟能力的一群人派錢,而且金額還不小。從【表一】可以得知,收入越高的人,稅款寬減的金額就越高。換句話說,越有錢的人就獲得越多糖。

 

紓緩措施紓緩措施(二):「寬減二零一五/一六年度百分之七十五的利得稅,上限為二萬元,全港十三萬名納稅人受惠。政府收入將減少十九億元。」

【表二】寬減利得稅的數據

來源: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補編」第3頁

香港的利得稅制不是累進制,未能夠體現能者多付和垂直公平(vertical equity)的原則,本身已經是不公義的。而今次寬免利得稅 ,雖然中小企能夠從中受惠,但從【表二】可以得知,最大的益得者是大財團,因為他們擁有大量的分公司和子公司,那些稅款寬減額加起來便非常龐大,再次體現出越有錢的人就獲得越多糖。

 

紓緩措施(三):「寬免二零一六/一七年度四季的差餉,每戶每季一千元為上限。估計涉及三百一十七萬個物業。政府收入減少一百一十億元」

【表三】寬減差餉措施對須繳差餉的主要物業類別的影響

來源:2016/17年度財政預算案「補編」第1頁

從【表三】可以得知,在這項派糖措施之中,大財團再次成為最受惠的組群,因為他們擁有大量非住宅物業,例如商舖和寫字樓,所獲得的糖異常巨大。

在2012/13年度,政府寬免全年差餉的措施,每季上限為2500元。當時財經事務及庫務局表示,若以單一業主計算,全港持有最多物業、在差餉寬免中最受惠的一間機構,全年可獲寬免高達9,060萬元,換言之該機構至少多達9,060個物業,十大機構業主的差餉寬免總額更達2.2億元。今年的「甜度」大約是2012/13年度的四成,粗略估計,2016/17年度,在差餉寬免中最受惠的一間機構仍可獲寬免高達大約3,624萬元,十大機構業主的差餉寬免總額高達約8,800萬元,平均每名機構業主獲得880萬元差餉寬免,這完全是向大財團派錢的做法!

另外,政府在去年寬免2015/16年度首兩季差餉,以每戶每季二千五百元為上限,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表示,預計可獲得最多差餉寬免額的首一百個差餉繳納人,涉及的差餉寬免金額合共約為 2.51億元,平均每人獲得251萬。今年的「甜度」大約是2015/16年度的八成,粗略估計,2016/17年度,預計可獲得最多差餉寬免額的首一百個差餉繳納人,涉及的差餉寬免金額合共約為2億元,平均每人獲得200萬差餉寬免!

 

(插畫:林兆彬)

 

紓緩措施(四):「向領取社會保障金額的人士,發放金額相當於一個月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標準金額、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或傷殘津貼,額外開支二十八億元」

措施(一)、(二)和(三)合共涉及299億元(上年度為254億),而措施(四)是僅有的一項針對基層和弱勢群體的紓緩措施,只涉及28億(上年度為55億,再加上公屋免租一個月,合共66億)。換句話說,今次派給中產或以上人士,以及財團的糖,比上年度多!相反,派給基層的糖,比上年度大跌。而俗稱「N無人士」的非公屋和非綜援的基層人士,在今次預算案中連餅碎也分不到,實在令人憤怒。

為何曾俊華在擔心香港政府未來將會出現財赤的同時,還要每年向有錢人、大財團退稅、退差餉呢?是不是因為,政府希望中產以上人士能夠成為社會的穩定劑,在現今的政治局勢之下協助維穩吧?

今次派糖的做法不單無法令香港社會的財富得以合理及均衡地再分配,還會擴大社會貧富差距。現在庫房水浸,財政儲備相當於24個月的政府開支。因此,政府應該趁這個時候改革社會福利制度,解決社會問題,例如設立全民養老金,方為上策。

分類:社會政策, 政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