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楊岳橋同學/Ms Yu

上一次把票投給楊岳橋,應該是他競選大學中文辯論學會主席之時;轉眼已十多年了。

大學時期,我有很多朋友都加入了中文辯論學會,所以即使對辯論零興趣,我也會參與他們不定時但甚頻繁的練習;目的不過是為了消磨時間,再待他們練習完畢後,大伙兒一同前往飯局耍樂。印象中楊同學少有出席飯局,現在回想,也許他在操練完畢後,便會返回宿舍看書或練習書法吧?

我跟辯論隊熟絡之時,楊岳橋同學已經是隊中台柱了;他以思路清晰及反應快見稱。記得他會聯同其他學長學姐認真訓練新來的隊員;他們各人都滔滔不絕,又會引經據典,為比賽全力以赴。當腦汁用盡之時,大家會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盡無聊話。不時會有人大聲對楊同學說:「楊岳橋,你真係好乞人憎,不如你擰開個頭唔該。」他會掛上那副招牌嬉皮笑臉回應一句:「你再嘈信唔信我掌你個嘴啊嗱?」他是個天生的交際家,不會動不動便黑面,所以跟他交朋友說話沒甚麼芥蒂。近年偶爾看見他為政黨拍過的幾段詼諧短片,喜見他幽默感未減,表演慾依然旺盛,我便直覺上覺得他骨子裏應該沒有大變。

我們畢業於一所商科甚有名氣的大學,偏偏我與楊同學都不是商科生。當我初次知道他修的是政治科學時,心裏想:「啊,原來有人跟我一樣,會選一些極度冷門、前途看似黯淡的學科。」(我畢業於音樂系)會選這種另類學科的人,除非是傻的,不然通常一早已認清自己的喜好與未來的方向。所以看著楊岳橋踏上政治之路,對我來說,就像自己成為一名音樂老師一樣,是一件理所當然不過的事。他的領袖風範其實在大學時期已經嶄露頭角,辯論隊在他的領導下士氣高昂、屢創佳績。近日跟一好友飯聚,他曾經也是辯論隊的要員,今天已是個獨當一面的生意人了,說起楊岳橋,他搶著說以楊的能力根本「無得輸」,因為他記得當年楊教授過他的思考與辯論技巧,受用至今。

大學畢業後,大部份同學都回流香港找工作,各有各忙,能夠聯誼的機會少之又少。但在社交平台上看見大家都別來無恙、事事順利,心裏其實都會替這班曾經朝夕相對的舊同學高興。至於楊岳橋這位老朋友的近況,亦不時會出現在我的「動態更新」的版面之上。他的路向似乎越來越清晰了,先是加入了公民黨,然後我看見他在新界務實地做地區工作、常常都會擺街站或到不同場合演講;在佔領期間,他義務協助被捕學生;到了近期補選拉票活動進行的如火如荼期間,他也跑去協助在旺角騷亂期間被捕的市民。當他人都在說他愚蠢之際,他的一句:「我是一個有獨立思考的人,亦是一位執業大律師,之後才是一名公民黨執委與新東補選候選人。」贏盡掌聲。

楊岳橋從來都是一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當很多政界人物都忘記了自己原來是一個人的時候,這更顯難能可貴。我們的社會不就是需要這種敢作敢當、有水平有質素的政治新血嗎?你可以說他做的一切都是為自己鋪路的門面功夫,但不能用一句話去抹煞他實在的付出。再者,當看著一眾連門面功夫都懶得做的現任議員,難道不覺得納悶嗎?如果楊岳橋當選,先不要討論他會為議會帶來甚麼新景象(畢竟六個月的任期太短了),但我相信他起碼他不會將「人面獸心」說成「人面瘦身」或將自己的英文名串成「Avlin」、起碼他不會將未經核實的 whatsapp 留言當事實公開、起碼他不會在會議期間打機看AV、起碼他不會被主席勸喻少說無謂的話……起碼他至少會像一個正常的人在妖獸群中列席會議,不會如貓貓狗狗般,要聽到呼喚的鈴聲才拔足趕至。

寫這樣的一篇文章,會怕有一天自打嘴巴嗎?有關政治的事我看不懂,可是未來的事誰人知?雖然見證過不少令人氣餒的例子,但至少我看見十多年前認識的那位楊岳橋同學,今天仍然忠於自己、對改變社會的熱誠依然未變,而能力更勝從前。在政治舞台上,沒有好人壞人之分,所以我只希望他在妖孽當道的時代中,無論在甚麼崗位,也會牢牢記著自己是一個人,繼續說人說的話、做人做的事,那便是對香港人最好的交代了。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文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文首圖:Wikipedia

分類: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