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暗爽、痛心、糾結——作為雞蛋的一些感受/林兆彬


圖片來源

相信我們這一代人,永遠都不會忘記,在丙申猴年大年初一深夜至年初二凌晨,香港發生了一場「旺角騷亂」。發生騷亂事件,其實我並不感到意外,因為民怨沸騰,暴動的土壤早已經存在。在互聯網和電視機上觀看直播,看到有不少警察被襲擊,或許你與我一樣,心裡面都曾經暗爽過,覺得「打得好」、「黑警抵死」、「終於有報應」。但在暗爽過後,盡是痛心與糾結的複雜情緒。

累積已久的民怨爆發

雖然這場「旺角騷亂」的訴求和目標都極不清晰,甚至有一些未解的疑團,但我們不難從中感受到,騷亂裡頭包含著大量反政府的情緒,是一場累積已久的民怨爆發。例如是對於未能落實真普選、警察在雨傘運動中濫權與使用暴力(例如朱經緯案、七警事件)、香港大陸化、大型基建超支、網絡廿三條等社會問題的不滿。這些累積已久的社會問題才是騷亂的主要成因,小販擺賣問題只是導火線而已。

不得不承認,這場騷亂揭開了香港社運和政治的新一頁。當晚在旺角發生的警民衝突事件,符合了「隨機發生」、「導火線不特定」、「混亂」、「無秩序」等騷亂的特徵,從客觀的角度來看,無疑是一場騷亂。相較以往的社運,這次騷亂最大的特點是「襲擊警察」,包括主動和被動攻擊。警察製造混亂、開槍犯錯在先,引致騷亂人士使用各種物品襲擊警察、進行遊擊式佔領馬路、到處放火,甚至企圖燒車。同時,有些騷亂人士為了防止記者拍下騷亂過程,主動攻擊記者,場面開始不受控制。

看到警察被襲擊、警車被破壞,坐在電腦前面的我們可能會感到很痛快,甚至拍手叫好,因為這場針對警察的「武力報復」,稍稍紓緩了我們一直以來對警察、甚至整個政府的怒火。可是,情緒發洩無助解決問題,我們,特別是熱衷參與社運的朋友,必須認真思考:騷亂的目標是甚麼?底線是甚麼?能夠怎樣為香港帶來正面作用?

兩種痛心的心情

過去三十多年來和平的民主運動,特別是2014年的「雨傘運動」這些非暴力公民抗命,都未能夠成功爭取到真普選,部分人因而選擇支持所謂的「勇武抗爭」路線,是絕對能夠理解的。一個人如果病了,就會發燒;香港病了,卻沒有人去醫治,以武力來發洩不滿情緒的行動,就好像發燒一樣,很自然便會發生。政府沒有正面回應近年各種大型社會運動,反而變本加厲打壓民間反對力量。壓迫越大,反抗越大,才導致香港走到這一步。這雖然很符合歷史脈絡的發展,但最令人痛心的事,莫過於此。

另一個痛心的地方是,今次騷亂所帶來的社會撕裂,不單止是「藍絲」與「黃絲」之間的撕裂,還是「黃絲」陣營裡頭的撕裂。每名參與社會運動、支持民主的市民,其實都有自己所相信的價值觀和底線,例如是不能被捕或不接受武力抗爭路線。 旺角騷亂發生之後,民主派支持者陣營即時也分裂成了三派,包括「反對騷亂」、「支持騷亂」和「未有立場」。

騷亂支持者於互聯網上踴躍發表意見,當然沒有問題。但令人痛心的是,當有民主派支持者公開表示反對騷亂或批評騷亂過火,便會被部分騷亂支持者批評、辱罵,被標籤為「港豬」。河國榮就是其中一個好例子,最終他要刪帖了事。部分騷亂支持者,更認為要消滅「和理非」的路線,這是我們所追求的民主嗎?這種風氣實在是不健康,損害了公共討論的自由氣氛。最終,或許只有在光譜上較激進的騷亂支持者,才會繼續公開發表自己的政見,甚至只有在光譜上較激進的騷亂支持者,才會參與社運,這對公民社會發展來說絕非好事。

經歷了「暗爽」和「痛心」之後,最後便是「糾結」。

究竟往後的民主運動和社會運動,應該如何走下去?作為非暴力抗爭的支持者,應該如何面對「暴動路線」?非暴力的抗爭行動,還會有人參與嗎?非暴力抗爭行動與暴動在同一個場合出現的話,怎麼辦?

我支持非暴力抗爭的路線,因為我相信民主運動並非「武裝革命」,是需要靠民意、輿論和國際社會的支持,才能夠有成功的機會。非暴力抗爭和公民抗命,能夠帶來道德感召,嘗試爭取主流社會的同情和支持,希望有越來越多人加入行動。此外,相對於武力抗爭的「暴動路線」,非暴力抗爭的持久性較強,能夠長期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等待時機,終有一天會迫使當權者跪低。

至於「暴動路線」會否帶來民主,我對此實在是有保留,特別是面對著中共政權。武力抗爭在短期內或許能夠為政府帶來龐大的管治成本和壓力,但政府能藉此一次過消滅整個反對派陣營,六七暴動就是一個例子。而且,參與暴動的門檻和成本都非常高,究竟有多少香港人願意承擔相關的法律後果和人命傷亡的風險?純粹在網上表示支持,是沒有成本的,但實際願意長期參與騷亂的,又有多少?

當每次暴動升級,政府的鎮壓也會升級,參與暴動的成本只會越來越高。同時,或許會令更多香港人對鎮壓感到麻木,討厭暴動,不斷流失輿論的支持,參與暴動的人數漸漸下降,反對力量漸漸消亡,社會變得伏儒,六十年代日本左翼運動的失敗就是一個例子。

總結,政治局勢每一天都在轉變,上文的思考還是很粗疏,純粹希望與大家一起反思,不要被絕望和憤怒的情緒沖昏頭腦。「高牆」是罪魁禍首,當然值得我們譴責,但「雞蛋」也要不斷反思自身,否則「雞蛋」是無法推翻「高牆」。

分類:政治

Tagged as: , ,

6 replies »

  1. 食米唔知貴既鳩吹

    憑乜野認為理論齋吹比行動武鬥高尚, 憑乜野理論派有權限制行動派? 佢地又唔係你部下, 理論派自已就真係萬七咁多家嘞, 當中鳩吹呃飯食就多, 咁大智慧既連整合個全港市民睇得入眼既統一綱領同下一歩行動都度唔出, 衰過小學雞揀地點旅行. 家陣唔係冇俾機會理論派試過喎. 上年試足幾個月, 做咗啲乜出黎吖? 叫行動派檢討? 齋吹呢班人又檢討過乜野冇吖? 細既冇人生經驗就話啫, 尤其係果班滑晒牙既老坑. 用投共黎形容亦不為過. 個個除咗爭咪吹自已果套扮智慧老人, 冇我唔得, 已經俾佢地同老共枱底傾當睇唔到, 傾條柒番黎, 連少少危機感都做唔出, 冇行動背書理念, 老共理柒你咩. 你叫班細路服?

    家陣冇人阻過理論派同左膠做野齋吹喎? 有本事咪吹到老共口啞啞, 用你地自已既方法齋吹吹贏同老囉. 兩條腿三條腿走路, 你有你做, 佢有佢做唔得既? 唔俾個亜頭位坐就唔撚識做, 一唔係又扮嬲唔柒做. 同條癈柴有乜分別吖? 老實講, 衰過癈柴. 睇吓四方屄同老撚土AV仁講乜柒野? 唔係投共係乜吖? 旨意班咁既垃圾? 睇見都眼冤啦, 炒柒晒佢換個班肯做既就差唔多!

    我地市民有眼睇架

    按讚數

  2. Reblogged this on ISA.Bella 自.白 and commented:

    這篇寫得非常客觀,值得一看。其實每一個人都喜歡對號入座,看到立場和意見與自己有大量重疊的組別就會將自己歸入那一類,我想我是「未有立場」那一批,我爸他們是「反對騷亂」,其實世上沒有對與錯,我最不願意看到的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種族、民族性,就是因為這種將心裏的歧視變成行動的思想,令到我們永遠不能戰勝權力。看到有朋友寫這些事是需要一定智力才可以理解,我非常不同意,不知是不是我個人討厭這些眨低人的字眼,這個世界上當然有蠢人,但蠢人是無藥醫的,將和自己不同意見的人踩低、unfriend,而將自己合理化,其實只會令到「雞蛋」更加分化。

    按讚數

    • 完全同意吖, 香港真係通街都蠢人架. 唔係做乜年初一夜嘛嘛出街吖. 晌屋企大覺瞓唔好? 之唔係午夜場播塞得克巴萊之嘛. 見你開口雞蛋, 埋口就蠢人, 唔通係傳說中既智慧老人? 呢篇野放晌處曬咗半日至見到一個聰明人行過. 啱喇! 咁就真係相請不如偶遇, 想請聰明人展示大道理, 講爆共匪, 講到佢理虧, 講到佢自慚形穢, 講到放李波, 講到取消國教, 講到停建高鐵, 講到雙規689, 十幾廿個議題任揀, 通通都係蠢人拮魚蛋既原因. 千祈咪誤會吖, 絕對唔會阻你發表大道理點處理呢啲議題架, 咪怕羞唔講吖, 何止唔阻吖, 直頭係建議, 鼓勵, 支持你講. 講爆共匪咪唔駛半夜三更出街拮魚蛋囉? 成班當堂冇晒立場柒頭咁番屋企瞓啦.

      按讚數

  3. “「高牆」是罪魁禍首,當然值得我們譴責,但「雞蛋」也要不斷反思自身,否則「雞蛋」是無法推翻「高牆」。"

    說易行難, 現實上, 「雞蛋」要推翻「高牆」, 太困難, 大多數時候, 都是禍起蕭牆, 「高牆」自己先破爛, 「雞蛋」才能砸毀「高牆」.

    按讚數

    • 只係有個問題, 咁鴨蛋鵝蛋魚蛋皮蛋同鹹蛋唔俾去抗得高牆先? 家陣原來除咗皮蛋同魚蛋, 最先撲出去撼頭埋牆既, 竟然係鵪鶉蛋. 雞蛋呢? 仲晌個雞竇度食花生. 咁都唔緊要, 咪唱衰晒鵪鶉蛋得唔得.

      牆, 你唔埋去伸一腳, 鬼知佢實唔實淨, 冧唔冧得咩. 唔通睇冧佢咩? 還是等冧佢

      不過睇黎應該好快知架啦, 因為呂宋芒同幅牆好似出咗事噃, 果邊完全冇貨返, 街市所有呂宋芒既貨都冇晒. 去街市舖仔唔好去超市買枝茄汁睇吓有冇貨你就明架喇. 新聞完全冇報吖, 有冇咁啱得咁橋, 飛機撞紙鷂先? 定係呂宋芒都走去抗高牆咁堅呀? 唔知, 希望唔關事喇.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