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王維基想要做的,林日曦給完成了/Priscilla Chan

100mo

·世界變

前幾天在Facebook看了林雪粗口賣雞的廣告,真心覺得技驚四座。「粗口橋」夠膽sell給客,個客又buy;網民明知是廣告依然由頭睇到尾(甚至睇好幾次),瘋傳洗版,粗口賣廣告又成功,真·世界變。以現今香港社會之荒旦,就算自己不講粗口,可以借他人之口出出氣,也不失大快人心,難怪林雪在毛記電視分奬典禮的不得奬Video贏盡掌聲之後,要再下一城,推出新的粗口作品。

假如說王維基先生最初投資「HKTV」是希望透過提供影像娛樂來賺錢,「HKTV」想要做的,「100毛」給完成了。

 

真係見過Steve Jobs的新任創新科技局局長甫上任便與年青一輩促膝而談,面授機宜,強調要做好創新科技,最重要是有標準及平台。局長有見地,深明創新最重要標準及平台,而不是法例、牌照。君不見今時今日顛覆各行各業的新創企業,都重新定義了有關行業的標準和平台,例如並不出版任何音樂作品的iTunes、Spotify,顛覆了整個唱片行業;Amazon、eBay、淘寶,改變了人們的零售消費習慣,直接衝擊傳統百貨公司、商場的生意;本身並不擁有任何出租物業的Airbnb ,改變了大家的旅行模式、顛覆了酒店業;Uber並不擁有任何出租汽車,卻挑戰了的士行業;一眾網上旅遊訂票平台如Expedia、Booking.com、攜程等,蠶食了傳統旅行社的生意;本身並無任何電視牌照的Youtube、Netflix、樂視及小米盒子等各種電視機頂盒,改變了我們的娛樂習慣,打破幾十年來的慣性收視。

兩代「魔童」

當有新的標準和平台出現,行業生態無可避免被挑戰,被改變。法例、牌照,時移世易,不少已經漸漸脫離當初立法原意,變得不合時宜,甚至淪為保障既得利益者的工具。

人稱「魔童」的王維基在90年代向香港政府建議引入「回撥長途電話」服務,令市民可以享受便宜的長途電話服務。當年的政府以民為本,接納王先生的建議,令IDD價格大幅下跌,打破香港電訊壟斷的長途電訊服務市場,間接令政府最終決定開放電訊市場,在2003年全面取消發牌制度。從此電信市場百家爭鳴,市民因而得益。

有了「城市電訊」的成功經驗,王維基先生欣然接受政府的邀請申請免費電視牌照。誠意十足的他,創辦「香港電視」,投資以數十億元計,建錄影廠,廣聘行內人才,製作劇集,令本來停滯不前的電視業,再現生機。市民翹首以待,期待再見有質素的電視節目。最終「HKTV」卻不獲政府發牌,唯有暫時轉戰網購事業,為了推銷,曾經破天荒承包全港51個港鐵站的3000多塊屏幕賣廣告,最近再創新猷,在「毛記電視」賣視頻廣告,推銷「網上叫(冰鮮龍崗)雞」服務。

「毛記電視」在2015年5月「開台」,短短八個月已經累積了超過28萬的Facebook粉絲(100毛則有差不多76萬的Facebook粉絲),它的「分奬典禮」在面書瘋狂洗版,每個視頻廣告收費六位數字,公司年賺800萬,捧紅不少素人主播,在各個媒體紛紛轉型、節流、裁員的時刻,成為逆市奇葩。

「香港電視」一路走來有板有眼,有誠意有資源,卻因牌照問題鎩羽而歸,轉戰網購市場。本來打算在電視業界大展拳腳的「HKTV」在「毛記電視」賣視頻廣告推銷貨品。事情發展,不無諷刺。

·Lean Startup

《Lean Startup》被視為創投界的天書。「100毛」並非創新科技企業,卻可算是香港最成功的「Lean Startup」。三位「腦細」由創辦只得一頁紙的《黑紙》雜誌,到推出《100毛》雜誌、創辦白卷出版社、及最近的「毛記電視」;由最初刻意不渉政治,到後來有意識地選擇不離地、強調本土、強調真·香港人,走的正正就是《Lean Startup》小試牛刀、不怕錯誤、不斷實驗、不斷修正的路線。

「毛記電視」財力未如有幾十億現金的「香港電視」般雄厚,但是正因資源有限,「毛記」包袱反而更小,轉身更快。不單作品可以天馬行空,其商業模式也可以更靈活多變。世界轉變太快,用最快的速度、最少的資源找對方向,比完美地執行既定的策略,更有勝算。 

·控制?

「毛記電視」沒有電視牌照,沒有電視頻道,沒有錄影廠,也沒有藝人,它只有一個網頁和一個Facebook專頁。然而,所製作的林雪粗口賣雞廣告,自1月25日推出短短一星期,有超過180萬的觀賞次數,換作收視率,應該大概有25點(1點等於1%人口)[1]。「毛記電視」不是電視,面世僅八個月,已經可以與有慣性收視的電視台一併高下。不錯,政府可以不發牌給「香港電視」,卻不等於市民都會繼續看無線、亞視(剛剛聽說亞視大概真的要清盤了。保得住牌照,保不住生意)。畢竟,我們離開那個一個家庭只有一個電視,全家只觀看一個頻道的年代,已經很遠很遠了。

90年代的政府可以以民為本,開放市場,打破壟斷。今時今日當科技以光速發展,互聯網、流動通訊、雲端科技、大數據等等不斷的改變我們的溝通、消費、工作模式,類似的顛覆陸續有來。嘗試用過時的法例、牌照作出干預、控制,只會突顯了自身的落伍,窒礙自家的進步。受保護的行業,商業模式早已改變 -控制得了牌照,控制不了技術、更控制不了用家。假如當年政府沒有開放電信市場,市民會長期使用價格過高的香港電訊長途電話服務嗎?歷史告訴我們,隨着科技發展,互聯網的出現,要與外地的朋友通話,我們現在可以用VOIP、Skype、Google Chat、Whatsapp Call、Facebook Call⋯⋯ 縱使政府保留「香港電訊」的獨家牌照,壟斷的狀況其實依然是會瓦解的。

創新者不會有刻意衝擊現行法例的動機,然而創新無可避免地帶來改變,現有的制度、條例會變得不合時宜。我們應該把現行的制度都捧為金科玉律,還是從根本去瞭解轉變,作出配合,方能與時並進?

作者博客

作者 facebook page

註腳

[1]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55399681216995&id=362657343824563

分類:科技, 傳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