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課

勸李國章返幼稚園從頭讀起/ 徐少驊

 

圖片來自香港《蘋果日報》網站

性格決定命運,李國章的言行是必然引起公關災難的。本來身居掌握權力之位的人根本無須講超過所需的話,因為既然權力在我,已經是站在有利位置,何須口出惡言咄咄逼人?!

李國章無知像沒受過教育
李國章日前在記者會上的發言充滿挑釁性,似是要激化事件多於化解他與學生之間的紛爭。不過,最大鑊的也不是這種傲慢態度,而是言論間所流露出來的無知,其程度如同沒受過教育一般,而這樣的人竟然曾經當上大學校長,坐過教育局局長高位,今天捲土重來,又嚟搞學生,家長們,我們能夠袖手旁觀嗎?!

記者會上,記者問,對於早前港大校友關注組曾作多次投票,超過9成投票者反對他擔任校委會主席,他有何回應?李國章的回應竟然是,17萬校友中只有4千多人反對他,「即係9成7人係對我冇意見!」又指公投投票率低,結論是:「the poll doesn’t mean anything!」

李國章的研究論文都是垃圾
香港大學有1.5萬學生,5300多人投票,約佔全校學生三分之一,有9成人反對李國章在校內擔任任何職位,校友有17萬人,也有4千多人投票,從統計學來說,這樣的sample size是more than enough,其結果亦是極具參考作用的。

前大學校長不懂統計學基本原理就返去幼稚園從頭讀過啦!按他的講法,香港所有的民意調查都是沒有意義的,香港絕大多數人對689係無意見的。若果香港大學每一個調查都要問足1.5萬的學生才叫「有意思」,今天大學學者包括李國章曾經做過的research papers都可以宣布係垃圾了!

口沒遮攔破壞校譽
之後記者問及讓警方進入校園,李國章末待人家問完,就氣急敗壞的要求記者為自己的提問反省。記者提問要反省?!真係第一次聽到!人家問你讓警察進入校園是否恰當,這是一個問題,不是一個評論,你作為負責答問的人可以解釋在怎樣的情況之下會召警進校,而這一次召警的原因是什麼,不就可以了嗎?無啦啦叫記者反省,你就真係要反省自己點解成日九唔搭八!

李國章的惹火言論當然不止於此,身為校委會主席,他的「學生吸毒論」、不倫不類的「有賊入屋」的比喻、「公民黨幕前幕後策動論」,都不屬於「事實陳述」,而是李本人的「推論」、「臆測」,在記者會上,李像是在茶餐廳吹水唔抹嘴般高談闊論,既有失身份,亦只會令事情惡化,同時隨時要負上法律責任。

除了余若薇、梁家傑、陳文敏可以研究控告李國章以誹謗言論影響個人聲譽之外,亦有網民發動向廉署檢舉:「李國章在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期間,公開發布詆毀其中一個參選政黨公民黨的言論,涉嫌違反選舉舞弊條第26(1)條。」李國章有否犯例,當然是要審過才知道了!

這樣的一個口沒遮攔的土包子,以大學校委會主席身份坐在記者會上像瘋狗一樣亂吠,真係嚴重破壞校譽,幸好還有一班不畏強權的學生為香港大學省返靚個招牌。

學生別要掉進政權設定的陷阱
  
明顯地,689、李國章及他們的團隊是要把學生爭取校委會改革這件事打造成「學生暴亂事件」,學生必須了解本身的正義訴求是不足以成事的,要最終成事,是必須得到香港市民及校方師生的同情、支持甚至是參與,是以爭取最大公約數的同盟是致勝關鍵。

是以我認為不要掉進對手所設定的陷阱:

一、不要攻擊在大學和香港社會都有一定支持度的校長馬斐森,否則就是把馬斐森推到對方的陣營,用最同情的角度去理解他的處境及言論,保持冷靜對話;

二、在行動中保持克制,避免肢體衝突。當然,對方包括今天的香港公安會用盡方法引起衝突,正是如此,學生更要警惕,選擇退避三舍的策略,讓市民看到學生的克制和秩序。

事實上,學生抗爭有很多方法,直接衝突可以是其中一個選項,但必須知道使用這個方法的目的和何時用才有利於達成抗爭目標。當然,這是一個抗爭策略的議題,是另一篇文章的題目,在香港目前的狀況,也是所有抗爭人士必須慎思的重要領域。

分類:罷課, 抗命時代, 政治, 教育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