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嘆渣馬 歎世界 (完) – 一起走過的日子/流行萬里

上兩篇提到民間支援打氣組的經歷,小流少不了唏噓。

從1997年起,等了十八年又一條好漢了吧? 是的,做了18年癡漢,2015年渣馬終於有突破,在不少地方作了改善。然而生蕉依舊,小流等人繼續發揮怒漢本色,狠狠鞭策,到了今年,熟蕉,朱古力比以往供應多了,這些改變是因為和諧大愛的跑友們促成的嗎?

當一個馬拉松只剩下以參賽人數自豪的權貴,只剩下以追求PB作唯一目標的跑友,只剩下以大愛包容原諒一切蝦碌不專業措施的感恩跑手,再加廣大跑友用雙腳雙手去鬥快投票,連年報名火速爆滿,小流若是主辦單位,實在也沒必要自尋煩惱,一於以不變應萬變,少做少錯,這不正是香港主流既得利益者的慣性態度嗎?

事實就係咁,你唔玩大把人等著玩,咪搞破壞說三道四。

好,就當小流雞蛋裏挑骨頭,大家想想以下幾件事是否很難辦到?

唔要求你租個跑馬地馬場,或灣仔會展做終點,但
– 明知下雨天,會否想到搭多幾個棚遮擋下行李呀? 至少搭個細棚俾在場義工唔使咁慘
– 擺行李處鋪張大膠布墊底,行李唔使玩泥漿摔角
– 唔苛求要沖個熱水涼,搵個遮擋俾女士換衫好無
– 每年做個紀念牌,掛又無窿掛,屋細又無處擺,做條完賽毛巾頂下風,邊樣有用?
– 嚴格實行分時段出發我仲要等幾多年呀?
– 中難度建議,Pacers, 也唔要求太細緻了,4:00/4:30/5:00/5:30/6:00 得唔得呀? 越新手慢腳越需要人帶。
Pacer從來係馬拉松中最偉大既工作者之一,非但自己要放慢腳步來帶參賽者,帶唔好仲要預左俾人鬧。香港全馬有pacer之日,小流定當現場叩謝所有pacers們
BTW 小流先在此拜謝將軍澳10K跑的各位pacer和各大小賽事的所有視障跑手領跑員
– 高難度建議,10k/半馬一日,全馬一日,這絕對係終極目標

以上種種,提過N次,"還有很多,忘了許多,但已是,老風波",
投訴和建議,總是沒完沒了的!反之,無法實行的理由同樣可以數之不盡,那說好了的"迎難而上"呢?!

邊做邊改,勇於面對合理批評,如果主辦單位早肯聆聽民意,實乜等20年先升金? 

早肯以呢兩年改革既速度用心辦賽,六大可能唔係東京。

小流向來崇尚自由無拘束地跑步,我又不是精英運動員代表國家隊,sub-5 , sub-4 就算 sub-3 比健健康康,開開心心重要嗎? 

在世界各地跑馬拉松可以好好享受美美地讚歎,然而小流對渣馬卻只能再三感嘆!
此三集文章的標題"嘆渣馬 歎世界" 也源於此概念。
小流在家中暗角卻找到了這塊掛唔起既記念牌,慚愧,原來自己也曾愛國愛港愛渣馬!

  

小流覺得跑步要刻苦,做人要堅忍,每場比賽都要盡全力,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小流認識不少精英跑友,特別是越野跑運動員,曾多次分享過他們的故事,他們大多數謙恭有禮,平易近人,從來不會看不起跑得慢的跑友。相反,有些自以為跑得快的所謂資深跑手,心中往往只有PB,在賽場外扮演訓導主任,在賽場內一往直前,小流還能參賽的時候,在水站,在轉彎位,很有可能就是被這些跑手嫌慢推撞,老實講,你跑到在小流後面,快得去邊?可能係為左全馬PB sub-5,10K要PB快過心悠BB?

負面嘢不要多講,小流只有一個期待。

如果有一天,香港跑馬拉松可以像許多外地馬拉松般老幼咸宜,傷健共融,參賽者可以快慢隨意不比快腳歧視,起點附近的居民不再投訴聲浪擾民,街上路人不再投訴跑手阻路,駕駛者不再投訴封路阻搵食,等候的現場觀眾不再只為自己的朋友喊加油,一條彌敦道站滿了為跑友加油打氣的市民,暗角不只莊曉陽和他的好友民間支援⋯⋯well, 小流又喝醉了!

做人常醉無咁心碎,
一起,走過的日子!

分類:跑步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