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師生戀?(增修版)/胡世君

(作者﹕胡世君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

 

由於最近的「副校長」師生戀事件,我決定把這篇舊文整理一下後再次刊登,以期對「師生戀」一事作出些許梳理。有說副校長挪用「考試委員」的權力,去修改女朋友(女學生)的考試成績,屬以權謀私。這是真是假留待有關當局查證,不在本文討論範圍。而事情也加上「婚外情」,有較多的倫理討論,本文只想簡化成談論「師生戀」的合理性。

 

人類總把「戀愛」分成不同類型﹕師生戀、忘年戀、姊弟戀、同性戀、三角戀……經過分類後的「戀」自然而然地成為「問題」,甚至「病態」的代名詞,它們只是所謂「正常戀愛」的「他者」。「正常戀愛」劃地自封,被排除在外的則淪為奇形怪狀的異類。因此,人們愛討論「同性戀」、「姊弟戀」現象,而非把「異性戀」、「兄妺戀」掛在嘴邊。你可曾見過中學辯論比賽的題目為「異性戀合乎自然嗎?」只有「具爭議性」的事情才值得辯論吧。

 

社會學的研究指出,人有一種把人「分門別類」的傾向 —— 我是好人,他是壞人;男人理性,女人感性;中國人愛好和平,美國人具侵略性……「正常」、「合理」等人和事,都只不過是社會分類過程中的產物。警察常說要「撲滅罪行」,然而罪案是不可能被消滅的。或若某天世上再沒有殺戮、強姦、偷竊和詐騙,但其時「印腳」可能成為嚴重罪行,「藐人」者亦隨時會被懸紅追捕。無論如何,新的罪行定會出現,就只看你我時運誰高誰低,是我排斥你還是你把我趕出門外。

 

如此分類過程,是一場又一場意識形態競逐比拼。想法A勝出了,想法B便只好自求多福。戀愛也一樣吧,當中夾雜複雜的階級、性別、種族、文化、信仰等作用和影響,隨著環境改變。就如現在我們常說要「保護女孩」,因此有所謂「衰十一」的法例(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但在舊農村社會,16歲已嫁人當媽媽不足為奇。農村需要勞動力,早婚早生屬美德。好/壞(道德)觀念有其物質基礎。

 

而老師作為一項「專業」,屬既得利益者,方法是確立規條、操守,及入職資格等以保障自身專業地位。若想得到社會認同,便要符合社會期望,包括某些道德標準。又或站在道德高地,以顯出身價,這跟資本主義發展中的專業分工有關。「師生戀」備受爭議,正正由於社會期望他們「保護」學生,跟學生談戀愛/有性行為,會傷害他們,為人師表當然不可作此「不專業」的事。

 

但想深一層,又真的不可嗎?

 

社工和教師等職業需要與人高度接觸,並且真誠地跟別人溝通和交流。然而,當「真誠」異化為一種「技巧」而非「態度」時,交流溝通便失卻最有意義的意義,感情流轉被歸化為貿易往來的同類。如果「專業操守」為大家設下一道「防火牆」保障兩者利益,這把雙刃劍亦會同時遺禍﹕「社工待我這麼好就只因為『工作』,他關心我也不過在履行『工作條款』嗎?」人非草木,愛情大多建基於友情之上。若師生能夠發展出真摰的友情,那麼愛情關係被視為禁果,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並非說師與生可以任意妄為地拍拖,事實上,角色之別往往令它們有著不平等的權力關係。老師因為工作之便,有較多空間與機會理解學生內心世界。可是另一邊廂,「道貌岸然」的老師卻要在普羅學生面前自我收歛,封鎖內心世界,以保持「為人師表」的形象。但副校長這個Case,他說早有「受死的準備」,可見權力永遠不會單方面壓倒對方。現在女生/別人爆料,即使沒有法律責任,老師的「前途」也很可能被盡毀﹗學生被視為「弱勢」,因此備受社會「保護」,而這正是其權力的來源。

 

有人說副校長活該,「吃得鹹魚抵得渴」。也有人說二人「真心相愛」沒所謂。我要問的是,在一場「師生戀」中到底雙方真的是「交心」,還只是借工作之名肆意「媾仔/女」?而學生又會否反過來「以權謀私」?師/生涉及明顯的利益,而這關乎校內的「公權力」運用和資源分配,必須好好處理。只要二人對大家有適切的理解,並明白到雙方的處境和選擇權,加上相稱的權力關係,及處理好利害關係,師/生進一步發展實在未嘗不可。愛與不愛,並不應受著僵化的規條所限,反而要按實際情況和脈絡作出判斷。

 

(圖﹕太陽報/yahoo新聞)

2 replies »

  1. 人有分類的行為傾向固然有其歷史和社會文化源流,但以當下的師生角色關係的結構而言,老師的位置仍然有著比較的權力以及被寄予照顧者的法律及社會期望
    ,而非純粹消費者與服務提供者的關係,所以師生戀在這種情景下,老師一方被期望比白更白,我是接受為合義理之所在。另外,在考慮兒童(以18歳爲法律定義、或以上文所引的16歲為討論點)需在與照顧者的關係中享有應有的保護,在歐洲的一些討論裏,若兩者年齡差距超過5年以上,那麼較年長一方的照顧者所承擔的義理道德責任會按差距被期望有較大的年齡成熟度和參與責任。我想,這也可作討論和考慮的參數之一。如何在工作關係、有權力不對等關係中,避免同時要處理情感性慾的關係,避免要面對不會以權謀私以情性作利益交易的釐清(可能是釐極都唔清),我看,若情之所繫,不如離開工作崗位,毋需只選擇斷情絲。其實這些操守要求,其他工作行業也有,如醫者病者。

    利申:一個社工

    喜歡

  2. 很認同你說「可能是釐極都唔清」,人生……

    也同意老師的權力和社會期望個point,若他們其中一方離開學校,也確實是解決方法之一。但我比較想討論是「師生戀」的本質,以及「怎樣」的師生戀方可接受。二人平衡的權力關係,我認為是重要的。

    至於你提到年齡的問題,中學的例子比較清晰,但若在大專院校,20多歲的老師教比自己年長很多的學生並不為奇,當中「老師的位置仍然有著比較的權力以及被寄予照顧者的法律及社會期望」,而學生比老師大五年或以上亦同時發生。我想說的是,年齡只是各變項中的其一,很重要卻不需要高估。題外話,我一位朋友,他是資深中學阿SIR,他的感覺是「覺得副校長有點慘,他好像被玩弄感情了。」well…
    anyway 謝謝留言。 🙂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