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再談老害:老人民主與財政爆煲/假才子

筆者今年5月趁著大阪公投,講過日本有「老害」一說,今次趁退休保障問題,fb上很多人從世代之爭角度看,再談一次「老害」。

(提提大家當時背景:公投的建議是將「大阪府」和「大阪市」兩個架構結合,以節省資源,但民調出現世代之爭,年輕人逾6成支持,年長者逾6成反對,分析認為是顯示年輕人贊成改革,但年長者怕削掉福利。建議最終以些微差距被否決。)
http://nonintellect.blogspot.hk/2015/05/blog-post_19.html

「老害」定義

用廣東話簡單講,「老害」就是「阻住地球轉」的上一代。根據各種日本網上資料,「老害」的特徵包括:

  1. 不肯退下來,不願世代交替
  2. 認為自己一定對,拒絕承認時代不同
  3. 不肯學習新事物,愛說自己當年怎樣怎樣
  4. 一被年輕人反駁就動怒
  5. 平時不肯認老,卻很愛倚老賣老和樂於使用老人福利

這些特徵完全就是在說某些資深立法會議員吧……還有,這些心態不見得只有上了年紀的人才有,一些年紀不大但資歷較高,如學校「老鬼」,都會這樣,這些情況則稱為「若年性老害」。而被日本網民提出是「老害」代表人物的包括:

政界:森喜朗、石原慎太郎、村山富市等
藝能界:北島三郎 (已除名)、和田アキ子、黑柳徹子等
動漫界:X崎駿、X野X悠季、X本零士、X橋陽一、X達充……等

(看到前首相森喜朗這個名字呢,就令我想起香港也有位「老害」前領導人很喜歡出來指點江山。老實說,我覺得單憑年齡來評價一個人是不好的,老人不一定就不好,但他們也要讓人看到有確實的能力和貢獻,不是除了個「前xx」的銜頭就甚麼都沒有。一個十年前執政時已經 proven 是個 failure,連北京都看不下去要炒掉的人,憑甚麼出來指指點點?還未計他那堆繼續為禍香港的前下屬。我想很多人見到他們,都是想「好心你地過主啦」。)

老人民主與財政爆煲

日本有論者認為隨著老人選票越多,老人福利只會有增無減,「老人民主」勢將造成龐大財政問題。我又找了一找相關資料,原來日本財政部網頁有英文資料是講人口老化跟財政的關係,大家也可以看:

http://www.mof.go.jp/english/gallery/201401e.htm

其中一組圖表顯示,2014年政府收入低於開支,預算有43%靠發債支持,而政府支出中,又有24%是用於支付國債利息。即是說,這是一個債務造成更多債務的惡性循環:本身用於政府運作和福利的開支過高,入不敷支需要借錢,借錢又要支付利息,造成更大的開支,結果不斷堆積下去,國債越來越多。眾所周知,日本國債已經相當於GDP的超過200%,是比所謂「歐豬」國更高。日本經濟疲弱,人口老化持續,工作人口下降,需供養的老人則上升,加上國債持續累積,如何令政府收入變回高過開支,我還真看不到出路。

事實上,類似問題不只日本,所謂「歐豬」國多數都是因為過於寬裕的福利加上人口老化,政府不斷入不敷支,造成國債越滾越大。於是又有論者認為,有需要限制老人的投票權。我們可從兩個角度入手。

一,經濟角度。老人退休後多數都不用再交稅,政府財政負擔不會轉嫁到他們身上,對增加福利會持開放態度。按同樣邏輯,需要納稅的青年人和中年人則有誘因確保政府財政穩健,因為政府支出和國債是要由他們支付。隨著人口老化,老人不斷增加,青中年人減少,政客當然亦會提高福利爭取老人選票,令政府財政不斷惡化,最終由下一代埋單。所以,為確保社會平衡,我們應該限制那些無須納稅、依賴福利的老人的投票權。

二,權利角度。將老人選民剔除,聽起來是違反人權,實際上卻未必。其實任何國家都有一個相當大的組別的國民是沒有投票權和參政權的,那就是未成年人士。原因,多是說他們不夠知識,缺乏判斷能力,須依賴他人生活,容易受人影響等等。而即使成年了,很多國家都不會容許精神病人有投票權和參政權。那為何我們不可按同樣理由,限制那些失去行為能力或自我照顧能力的老人的投票權呢?

香港老害之搬龍門

既然老人愛批評年輕人「冇經濟貢獻」、「冇納稅」、「唔識政治」、「被政客利用」,「廢青」沒資格有政治權利,那按同樣邏輯,一些「冇經濟貢獻」、「冇納稅」、「唔識政治」、「被政客利用」的「廢老」也不應該有政治權利囉,不是嗎?

講回香港。在我來說,政府現在盈餘這麼多,要做多一點改善老人福利和服務應該是可以的,畢竟有時有些新聞,像之前的老人院要老人赤裸等候洗澡,真的駭人聽聞。但我只覺得政府一時說措施只能「幫最有需要的人」,一時又說要「敬老」,我真不知道標準在哪。例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這邊廂說全民退保沒有資產審查,不論貧富都派,是「對下一代不公義」,但另一邊廂生果金和2元交通優惠都是沒有資產審查的,又繼續派。例如,我爸收入明明高過我 (退休金+有一個單位收租),他搭車到新界再轉車返大陸打 golf,頭半程都只是收2元 (順帶一提我家在港島),我就過海見朋友來回已經廿幾三十元。

 
其他不明白標準的例子還有,林鄭一方面很重視全民退保是否「對下一代不公義」,但另一方面對於遺下假普選和功能組別這些不公義的制度給下一代,她又沒所謂。又,既然林鄭這麼關心周永新教授所列出的數字是否「專業」,是否也應該關心一下,政府財政預算年年估錯幾百億,是否夠「專業」去推算50年後的預算呢?

分類:政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