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八歲小孩的發言權/Ms Yu

觀課日剛過,我在下課前選播了一首小提琴協奏曲,目的除了讓家長看見自己孩子聆聽時的專注力與討論時的投入度外,我也暗地裏希望爸爸媽媽能夠在觀課中明白到一件事。音樂老師都知道,在課堂上播音樂並不是為了消磨時間,聽完便算;聆聽後的討論往往最能深化孩子對音樂的認識,使學習體驗更加立體。

面對著小一的學生,我如常用這最簡單的引子開始討論:「Ms Yu 十分喜愛這首歌,班上還有誰喜歡這首歌?」

不出所料,全班大部份孩子都筆直地舉手。

我再問:「有誰不喜歡這首歌。」

沒有人舉手。

然後我問:「可以不喜歡這首歌嗎?」

孩子突然顯得有點不自然,有的疑惑地點頭、有的想說話卻不敢說。我知道他們腦裏在猶豫,既然大部份人,包括老師都喜歡,自己到底能否說不喜歡。我於是肯定地告訴他們:「當然可以!老師說喜歡,你們不一定要同意,即使大部份的人都喜歡的音樂,你也可能不喜歡。只要能夠說出理由便可以了!不要盲目地支持或反對。因為音樂是主觀的,所以容許我們有個人意見。不如你們認真想想……現在再讓我再問一次,有誰喜歡這首歌?」

班上仍然有大部份學生舉手。

「那有誰不喜歡這首歌?」

今次有約五、六個孩子把手舉起。

「我明白了。不如讓我先訪問喜歡歌曲的同學。你們為什麼喜歡?」

小一學生的音樂與英語詞彙都有限,提供的理由當然不會很深入但已經足夠。以下是他們其中的理由:

「我喜歡,因為這音樂有高有低。」

「我喜歡,因為這首歌令我覺得自己跑得很快。」

聽罷我續問:「很好,你們喜歡都有很好的理由。那不喜歡這首歌的同學呢?為何不喜歡。」

「我不喜歡,因為這首歌太快了。」

「我不喜歡,因為這音樂好像有一隻鬼飛來飛去,我好害怕。」

聽過他們的意見後,我回應說:「我都明白了。孩子,你們看!我們在同一時間聽同一首音樂,個人的感受竟然多麼不一樣!這也說明我們是多麼不同的人。我們有喜歡的事,當然亦可以有不喜歡的事。即使喜好與朋友不同,不要覺得害怕,請大膽說出來,因為你自己的感受是真的。同樣地若果別人的意見與自己的不同,我們都應該尊重他們的意見,即使你們的意見跟我不同,你認為 Ms Yu 會生氣嗎?」

他們明白了,所以笑著說:「當然不會!」

「沒錯。我不要你們再像三、四歲的小孩,只懂得大喊『我喜歡……』和『我要……』,請學習用你們用腦袋想深入一點,用理由告訴別人為甚麼要、為甚麼喜歡;而這些理由來自你們不斷在增長的知識。Ms Yu 不希望你們長大後成為盲目附和的人。」

此時,有幾對坐在後排的父母明白我的意思,都點頭表示同意。

教育孩子,最難處絕對不在教導他們如何服從,而是在於如何令他們成為一個有自己思想卻不失修養的人 — 這應該是所有相信教育的人都會同意的。孩子單純,要左右他們的思想其實十分容易。他們對父母與老師通常都投以百分百信任;尤其在沒有能力分辨是非的難題上,他們會傾向服從大人的吩咐與意見。沒有主見,並不是他們的錯,因為他們還在學。老師與父母雖然不能一下子為孩子注入思維與修養,卻能為孩子不斷製造獨立思考及發言的機會。這些刻意安排的討論要用心經營,因為學習過程往往才是重點。孩子入世未深而且十分敏感,未必能承受外界對自己意見的批評,所我們要確保他們從小便能夠在一個不被批判的安全環境下學習發言權的道理。

剛剛過去那個在立法局舉行的 TSA 公聽會,讓學童在公眾場合中發言,就是完全不恰當的安排。那位要求女兒在照稿讀出自己心聲的爸爸固然特別魯莽、不顧後果。可是無論孩子的論點是支持或反對、表現如何,此安排是應該受到譴責的。在一場保護孩子的辯論裏,孩子竟然要走出來幫忙辯護?這是開玩笑嗎?自以為是的成年人啊!我們到底在想甚麼?為何有人會天真到以為搭個舞台、擺孩子在鏡頭前,他們說的就是真心話?不要辯稱甚麼孩子也有發言權,因為他們發言的權利根本就不應該這樣被成年人利用。

要聽孩子的聲音,為何要求只有八歲的孩子遷就大家,走進大人的世界、順著大的意願用大人的腔調發表意見?為甚麼不是反過來,叫那些求勝心切的成年人走進學生的世界聆聽孩子?

他們真正的心聲就在小息時的吱吱咋咋聲裏、在回家路上校巴車程的的悄悄話裏、也在他們喜怒哀樂時的眉梢之間。試問這些未經採排卻確鑿的證據,又有誰在意過?如果孩子的心聲真的被聽到、被重視,這場爭拗根本就不會存在。要繼續自欺欺人,成年人可以自己繼續閉門造車,但請不要擾亂孩子的生活秩序,再拿他們出來擋駕。

文: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刊於作者博客立場新聞

相關文章:

99% 的快樂

分類:社會, 教育

1 reply »

  1. 很贊同作者的論述與及意見,本人也認同成年人的議事廳是不應該把孩子推出來,替成年人做喉舌!孩子這個階段還是懵懂初開,不要污染了他們純真的記憶。
    文章中唯一注意到的是:作者為什麼只提一位父親將女兒推上這個政治舞台?其它兩位小朋友又是受到什麼人的帶領,可以坐在議事廳上,把那份預先準備好的講稿,斷斷續續的讀完?他們的父母又在什麼地方?連自己孩子受人擺佈(更可能是他們自己在擺佈)都不加以制止??我想,作為學校方面更應該出面說清楚到底他們學校是如何培養孩子,並且是如何準備及看待TSA這個「關卡」!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