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十一月 2015

從小保方晴子看日本人的「恥感」/Mayi

日本不是一個很守規矩的國家嗎?何以學術論文可以造假至國際學術刊物都面無懼色,還興高采烈的開記者招待會?台灣政治大學日本研究碩士學位教授蔡增家對此事評得中肯:「因為對日本人來說,在不被外人發現之前,或是外界沒有出現譴責的聲浪,都不能算是一種罪過,這便是日本人的恥感作祟。」

緬甸Rock 友:有票一定投/場邊故事

緬甸本周日將舉行結束軍政府統治後首次公開民主選舉,18歲以上國民一人一票。若選舉公平公正,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料可大勝。
仰光公園內不少Rock友對新政權滿是期望。23歲的Su與朋友前來,滿場用電話自拍調笑,「我愛這類型音樂,強勁的節拍,仿佛在音樂裡聽到民主的聲音。」

由戶籍到My Number/Mayi

逃稅、未能全面掌握國民資料、福利被濫用等等,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日本開始討論引入My Number制度。……

My Number則是統一後的一個十二位的號碼。日本國民每人一個,所有政府部門都是使用同一號碼去對應同一人。除了遺失或被盜用之外,My Number是一生都不會改變的身份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