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小學生的正經事/Mayi

剛過去的11月25日,立法會審議「要求取消小三全港性系統評估TSA」議案。在建制議員護航下議案被否決,代表香港的莘莘學子仍未能脫離操練TSA的魔咒。

TSA操練只是香港小學生的「一小個苦難」,他們要操練的絕對不止於TSA。香港小學程度已經比較深,某些學校更「進化」至小學一年級下學期已用二年級的教科書、補充。每一科都有功課、默書、測驗、評核,完成功課和溫習測驗後或許已經是晚上十一時。有些學校更規定「一人一體一藝」之類,小學生課後還要去學小提琴鋼琴巴松管爵士鼓游泳芭蕾舞繪畫圍棋等等。好了,課外活動完了可以玩樂嗎?不行!有些學校還要求小學生效法吳克儉一樣每個月要看N本書。「媽媽我有看書可是我只看完一本!」數量的指標總是追不上,只好抄書背的內容簡介就當作看了那本書。每一天每小時每分鐘都塞得滿滿的,香港的小學生連到公園玩的時間都沒有了。

兒子比較相熟的小朋友是從前在幼兒園讀K1至K3同班的香港人同學。他們升小一之時,兒子沒有升小一,去了日本人幼稚園讀書。現在我兒子是小一,他的朋友都已經是小二了。最近碰面,那些舊同學媽媽都說:「你兒子長高了很多,也壯了!」我點頭微笑。其實我不覺得兒子長得特別快,因為每天都見面吧。可是再看看舊同學就明白了:有的長高變瘦,有的沒有長高卻瘦了,有的面色蒼白黑眼圈也很大。他們媽媽一致說:升小學後功課太多,又要溫習默書測驗、還有課外活動,每天都追追趕趕,只可匆匆吃飯洗澡,連睡眠時間都不夠了,何況什麼親子、玩樂時間?

當兒子升讀日本人幼稚園時,學費貴卻完全沒有功課,也不像在K3時要乖乖的坐定定學書本的知識。英文文法、數學加減數、連日語五十音,都沒有。完全沒有功課,似乎每天上學就是玩,唱遊,吃便當,然後便放學。我很不安。眼見那些升上小一的舊同學已懂得計算進位的加減數,會寫很多很深的中文字,而我的兒子連5+3也要數半天手指才答我7,K2時學過的「中國」兩個字都忘了怎樣寫。我極不安,兒子明顯完全輸在起跑線了。於是我便帶兒子參加「課外活動」,例如補習英文、日文、中文認字班之類。而他本身有哮喘,一直有習泳;他喜歡畫畫,所以又參加了畫班。我安心了,可是兒子卻為了這些「課外活動」而很沮喪,星期六要早起上補習班,他會哭。我就哄他:「你想不想叻?媽媽想你叻,想你識得更多。」然後兒子好像為了滿足我,便默默地起床換衣服準備上補習班。

外子看在眼裡,就堅持要我刪減一些「不必要」的補習班。我解釋:中文、英文、日文、游泳、畫畫,全部都是必要的!可以的話我還希望他學數學。外子開始用命令口吻:「不要再讀那些補習班了!他不需要!」我也開始有點脾氣,質問他:「那他需要什麼?他跟同齡的舊同學相比,他好像什麼都不會一樣!」外子答道:「我和你,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懂得什麼?我們會說英文嗎?我會寫中文嗎?你會寫日文嗎?會游四式嗎?畫畫有立體感嗎?還不是好好的一直上大學、研究院?慢慢來吧!你急什麼?他需要的是玩樂、探索和成長。」

我不懂得回應,事實上他說的全對,我兒子比六歲時的我懂的知識多很多很多!可是我為什麼還要揠苗助長,迫他學更多已超越他範圍的知識呢?外子說服成功,我停了中文認字班、日文補習和畫班。留下英文和游泳。兒子放學便直接回家不用補習,他有時間砌Lego、高達模型和素描高達,一切都很自發,他很滿足。

兒子升上小一後,沒有在日本人幼稚園般自由了,要坐定看黑板學習知識。程度適中,他現在是小學一年級下學期,正在學習進至十位的加減數;國語(即是日文)呢,他已學會五十音,現在開始學習簡單漢字,例如日月上下一二三四木火水手足之類。每天只有數學和國語的功課,約兩至三份,他可在一個小時內完成全部功課,而且他可一個人完成,不用我在旁邊教他計很深的數和握他的手寫很多筆劃的字。

他很喜歡上學。有時候,大概一個月一次吧,老師上生活課時會叫他們帶便當和紙筆,行十五分鐘到附近的郊野公園看花草樹木和蟲鳥,寫生,然後席地而坐吃便當。上勞作堂,他們可以有足夠時間完成一幅畫或者一件勞作。每天都有英文堂,都是唱遊聽故事,外籍老師更試過帶他們坐校巴到街市用英文買菜。每星期有兩天要上體育堂,一天上游泳堂。兒子自從升上日本人小學之後,常常上山捉蟲跑步下水,膚色都變成古銅,不過他長高了、變強壯、對這世界更好奇:會主動看昆蟲書找那天在公園見過的昆蟲;班房裡養了一缸金魚,他告訴我金魚不能餵太多否則會反肚……

我暗自慶幸兒子有這個選擇。日本當然有補習文化,不過都是初中、高中的事。日本的小學側重學生的自理能力和培養他們對事物的好奇心、自學的能力。所以日本人都很喜歡看書,這份求知的習慣似乎在小學已養成;但香港,整個城市的讀書慾望似乎在小學時已被殺死了-中小學已催谷得太多,大家都不想看更多的字、讀更多的書了。

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我肯定會變成「怪獸家長」:每天要坐在兒子身邊陪他完成那些很艱深的功課、怕他升中時會蝕底所以要他學很多課外活動。TSA?人人都操練所以我們也要操練!呈分試?很多人都有補習所以你也要補習……是的,很怪獸,但總有這樣的家長在我們附近,如不改變教育生態怕且會越來越多。

我相信沒有父母一開始就是「怪獸」的,更加沒有父母想自己成為「怪獸」的,他們都是被教育局、政策、課程、社會氛圍而迫成的。好像很無奈,一人之力的確改變不到什麼,所以只好隨波逐流,你要我催谷我便催谷,你要操練我便操練。然而TSA這件事忽然令我看見一絲曙光:其實我們是可以說不的!有家長在Facebook開設「爭取『取消小三TSA』」活動專頁,截至今天已獲4.6萬人的支持。我們可以以選票懲罰投反對票、棄權票的議員,我們可以向議員反映,我們可以寫信到教育局投訴過分操練,我們可以向學校反映太多功課……我們其實還有選擇,只差在我們有沒有勇氣迎難逆流而上,當很多人逆流而上的時候,逆流也就不再是逆流了。

小學生的正經事,是玩樂、探索和成長。莫忘養育初衷,今日就放下「怪獸」的偽裝,一人一步,還孩子一個正常的教育生態和玩樂空間吧。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6215759209_c45a99ebb8_o

圖片來源:Flickr User:Ron Brauer https://flic.kr/p/atgoE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