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有一種謬誤叫紅鯡魚/山地媽

By Flickr user vincenteasley CC BY-NC-SA 2.0 https://flic.kr/p/oU5vJH

By Flickr user vincenteasley CC BY-NC-SA 2.0 https://flic.kr/p/oU5vJH

山地媽才疏學淺,在大學 hea 了差不多十年,其實讀屎片。學位呃了兩個,但要我戴四方帽正襟危坐影畢業相,真是問心有愧,況且當年大學畢業禮不如現在會交叉特首舉彩虹標語放紙飛機那麼好玩,所以索性缺席。

從前讀大學,主科求其 hea 過,剩下大把學分做愛做的事,話劇、哲學、文學、外語、gender studies、心理學、就連商科、電腦都去讀一下,每科都挑一兩個入門課來讀,邊玩邊賺學分。現在做大學生要學很多東西裝備自己,大學三改四後多了一大 籮必修科、通識科,如果現在要我做大學生,應該死硬。

為何忽然如此感慨?親戚子弟讀大學一年級,必修分析思考。見他為 mid term 溫習,筆記一大堆 fallacies 的名稱要背要解,中文英文拉丁文大混戰,讀書時匢圇吞棗的感覺全部回來。

猶記得讀大學時的哲學課講中西哲學歷史和重要人物、學說,分析思考呢,我真的沒學過。看著小弟弟背得大汗疊細汗,我又拿起一份筆記,讀埋一份。山地 媽文章寫得不好,有時被人罵「謬誤謬誤」,原來那些謬誤是有名堂的。一大堆生字加上一大堆釋義文字的筆記的確嚇倒人,不過加些生活例子,其實不難理解和記 住。

【ad hominem】
拉丁文,巧京京。英文即是 “to the man”,即人身攻擊,例如議員及粉絲覺得對家有威脅,就人身攻擊對手「年青貌美邊會做得到野」之類。更高層次就是論點和攻擊都慳返,有甚麼不順耳就扣對方「人身攻擊」的帽子,自己一派無辜受害者的模樣。

【argumentum ex silentio】
即 appeal to ignorance。「我未見過有XXX,所以XXX不存在」,或「我未見過任何證明XXX不存在的證據,所以XXX必定存在」。即是每天 150 個單程證新移民來港,左膠說:「你有沒有證據證實他們侵害了你作為香港市民的權利?是不是他們來了,你就喪失了區選投票的權利?我看不到你有任何損失,你 投訴甚麼?」又或是:「老子在百度搜不到甚麽 BBC 和纽约时报,所以这两家东西都不存在。」

【argumentum ad consequentiam】
即 appeal to consequences。「如果XXX,就會YYY,到時邊個最開心?」 :o)

【confirmation bias / observational selection / statistics of small numbers】
輸打贏要,斷章取義。689說:「我持小圈子 689 票當選,十分有民意基礎。」

【red herring】
轉移視線。老婆請偵探捉姦,影到老公和小三親蜜照斷正,老婆持照對質,老公反咬:「相中是聖誕尖東海傍,你去年已經請人跟縱我?你居心何在?」

莫說是陪大學生讀書,現在陪家中兩隻幼稚園雞做功課,也會天天長見識。小弟弟的筆記厚厚一疊,還不知多少個 fallacies,先寫到這裡,不讓大家叫悶了。有興趣可以參考這個網頁

【山地媽 facebook

分類:社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