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觀龍以至同運的投機-以何秀蘭為例/林國賢

ho-02S_1py84_600x0

TEDx大會前的訪問,何秀蘭整篇都是在談同志議題。上到台,卻是另一回事。

過去,我們相信民主黨的口號,聽從《蘋果日報》的輿論,以為上街遊行抗議,叫喊毋忘六四就可以為香港爭取民主。可是,飯民廿年來口裏說支持民主,但身體卻很誠實,一個個走進中聯辦,甚至飛到北京,把港人民主自由拱手送給中共。

星期日就是區議會選舉。零三沙士七一後,民意一面倒以選票懲罰建制派,泛民區議員席位一下子暴升至151席,甚至奪得部份區議會的控制權。這得來不易的民意授權帶來的資源及人脈,本來可以令受立會比例代表制影響的泛民,一次打好基礎、茁壯成長的機會,可惜這些民主派空談口號拒做實事,口惠而實不至的態度,令四年後民建聯捲土重來大勝,議席暴升一倍成區會最大政黨,「飯民」失去地區支持,積弱難返,圍標維修或騎呢工程等地區問題日益嚴重。

何秀蘭這位「同志友善」議員,便是這類「人版」的寫照。若我提起「觀龍」這個選區,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零三年,她打敗地頭蟲葉國謙,成為該區區議員;四年過去,理應競選連任的她,竟然「棄區脫逃」。究其原因,地區工作是最好的「照妖鏡」,若撒手不管只會被街坊唾棄,心知肚明又怎會參選讓自己丟架?

我,身為同志,也感覺到像觀龍選民一樣的怨氣。

第一次有機會接觸何秀蘭,是在2005年,Gay Radio就支持性傾向歧視立法,發起收集聲音聯署行動期間,在朋友協助下收集到她的聲帶。那時候覺得,這個議員好像都很支持同志,真是個少有的盟友,有票定要投給她。

第二次,在2012年,國教前夕的立法會選舉。那時候先後在半山扶手梯和海隧入口碰到她,一臉誠懇口口聲聲說支持同志,選情告急乜乜乜,感動到我也決定為她助選。除了把傳單發到基吧去,還屢屢在臉書貼文支持略盡綿力;十一月同志遊行再度與她相遇,也是一臉誠懇,和我母親也談得好像很投契的樣子,還真感到陣陣暖意。

不過希望很快落空。同年九月,我們創辦性別藝團「原色人」。首作同婚紀錄片《異路同途》十二月在科學館舉辦近三百人的放映,映後還安排了「香港同性婚姻展望研討會」(這才是「全港首個同性婚姻講座」),很榮幸地邀得林煥光、何式凝、黃國堯牧師、蘇美智,自然想邀請她「身體力行」出席。怎知一致電,她就推說立法會開會(放映剛好在星期三)很忙便匆匆掛線,再致電更已不接電話;相反,另邊廂慢必卻是一口應承,說盡力到場支持。結果,當晚慢必果然八時許自立會趕到,還趕得及看影片下半場;黃耀明更是轉貼放映消息,當晚更低調出席,令大家都很興奮,與她的缺席成了強烈對比。

那次之後不久,何議員加入之後創立,星光熠熠的大愛同盟。見她和何韻詩到台灣出席遊行受到星級招待,我想,或許她是嫌我們的小小組織曝光率不高(可惜上次還沒機會告訴她同場嘉賓名單,可惜可惜),以後也就不敢再相邀了。

哪知沒幾個月,我和Guy有幸為「TEDxKowloon」2013年年度大會,擔任演講嘉賓。主辦單位開心地告訴我們,同場邀得何議員代表大愛出席講「同運政治」。雖然那時對她失望,但想到同場能有兩把代表同志的聲音,她的參與也有助號召同志入座,我們還是感到高興的。在準備講稿時,先上台的我們,還特意避開同志的政治話題,免得與後上台的她相撞令她難做。

結果?何議員上台好整以暇後,劈頭第一句「阿Guy和Henry講得好好」,然後就臨陣把餘下18分鐘改談政改爭議。WTF?不少同志花了幾百元入場,希望看這場得來不易的分享,現在何議員你和我「講、政、改」???政改當然重要,但大會同場一早安排畢明邵家臻呂秉權庫斯克張鐵志周俊輝講政改,哪輪到與北京溝通的何議員置喙?!安排的好演講主題哪可說改就改?到底何議員知不知道甚麼叫尊重?代表的大愛組織的何議員好意思交代?這根本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投機,利用同志之名行個人宣傳之實!

她演講中途,還記得略提兩句同志議題,讓驚呆的大會有足夠soundbite張貼臉書,還真夠貼心;事後她回到觀眾席,還好意思走來跟我們打招呼,稱讚我們「講得好」。若不是身處八百人的酒店Ballroom,大概我已經以粗口回敬。事後大會也極度不滿,也沒有上載她的片段,免得大家尷尬。

當然,她在立會確有提出過性傾向立法的諮詢動議,電子病歷的修訂或許也應記一功,但多年選票換來僅兩條提案是收入與支出不相稱;而且她這種對同運的「觀龍式投機」態度,我只能說句:「支持唔住」。

區議會選舉投票在即,大家還是小心看清其為人和政績,別被這些投機分子利用。

作者博客:https://www.facebook.com/jiajiahenry/

(作者按:經讀者提醒,已刪去「入中聯辦」一詞。「北京」是指九月「泛民成立與北京溝通聯絡4人組」這則新聞。若引起有關人士不便,謹此致歉。)

分類:社會, LGBTQ, 政治

6 replies »

  1. 來自同路人的批評都必須虛心聽,細看文章之後,有以下幾點資料:

    1.不能出席作者籌辦的活動。
    因議員應該以議會責任為先,當年大會時間去到晚上十點,若邀約出席的活動在星期三晚,我必選擇留守議會。

    2.Ted Talk 沒有為同志平權發言。
    我選擇民主為主題,因為若無更多人加入推動民主、維護法治,覆巢之下,亦難有同志平權。在一些作者沒有出席而有爭議的場合,包括明光社主辦的論壇,我樂意出席,盡量遊說與會者接納平權。

    3.加入大愛為沾星光?
    在 2012 同志平權的動議辯論被分組點票否決後,還有不太多人知道的後續。我向梁振英提出開展諮詢,特首當時欣然答應考慮,且在當年施政報告有一段文字提及,但後來傳出有來自保守勢力反對,為急速回應時勢,我建議幾位同路人成立團體,大愛由此而生。

    4.支持同運為投機?
    從2000年接受同志邀請簽署支持同志平權約章以來,備受保守勢力攻擊,今年區議會選舉,更有單張宣傳不要投票給工黨候選人。我在籌組工黨期間,建議將同志平權寫入黨綱,得工會弟兄姊妹接受,縱使在選舉成為攻擊的目標,只能遊說市民評審候選人過去工作表現與整體政綱,然而,為公義信念,工黨團隊義無反顧。

    5.四年觀龍議員任期,剛遇上觀龍舊翼維修,新翼落成,大學宿舍選址在觀龍,地鐵港島西缐工程開展,西區租金因此飛昇,我聯同環保處官員持續跟進,減少居民健康受大維修工程損害;促使房協就新舊翼設計諮詢居民;遊説居民接受香港大學宿舍落戶,促使大學更改宿舍設計減少噪音,宿生必須加入社區服務,與社區共融;建議房協撥出觀龍舊翼單位,協助舊區私樓苦租客上樓;就地鐵西缐帶來地區更新契機發出政策文件,遊説官員接納以環保、公眾健康為重建的準則,並獲政府納入優質建築意見書。

    我在任內沒有辦過齋宴旅行,一個月餅都無派,不少人,包括民主派朋友認為我沒有做好地區聯系鞏固票源的工作。今天,我仍然希望區議會能夠超越蛇齋餅糭,集中時間氣力與居民由下而上做好社區規劃,革新議會。
    借此,懇請大家星期日支持立志革新議會的候選人。

    按讚數

  2. 或者何秀蘭有做得不足的地方。但這麼多年來撐同志的立場是很清晰的。除非是何秀蘭對慢必,或何秀蘭對何韻詩之類,否則,總好過是選田少吧?!

    按讚數

  3. 關於觀龍,也許何秀蘭需要加強自己的記性

    星期一, 12月 10, 2007
    我們都是茂利
    有一位叫領男的民間記者,在區選之後訪問何秀蘭,寫了兩篇稿;這兩篇稿的內容,不妨由讀者自行閱讀和判斷,你願意相信一些甚麼。

    說了幾百幾千字,問題的重點是,為何觀龍會敗得這麼慘?對於何秀蘭放棄區選,她的理由是:明年打算參加立法會,而區議會的工作太繁重,於是不打算連任。

    另一方面,這些人又提出,何秀蘭在地區事務中已經盡了力,因此蔡子強的分析是錯的:

    「果然,該位政評人在區選後連寫數篇文章,但非篇篇準確。這位政評人叫蔡子強,他狠批的對像叫公民起動。
    
    追查:流行評論的準確性
    
    蔡子強的觀點很流行,就連民主黨也承認「地區工作不夠堅實」是失敗主因。雖然筆者沒有對民主黨做過調查,但筆者很懷疑蔡子強分析的真確性。
    

    對,今次對何秀蘭看法相同的評論員,據我所知的,最少有馬嶽、蔡子強、黃世澤與林忌;也許我們全部都呃飯食,又或者全部都對何秀蘭有嚴重偏見,又或者對觀龍區的數據嚴重誤讀,又或者「我們都是茂利」!

    為甚麼,當何秀蘭大大聲說找到「繼承人」何來之後,觀龍區會開出這麼慘情的選票?為甚麼 2003 年投泛民的千八人之中,有半數今次轉投了葉國謙,陳太在本區的得票,卻贏了葉劉?

    數字會說話,選票就是議員的成績表;為甚麼其他選區的災情都沒有何秀蘭的嚴重?難道何秀蘭想暗示,是何來太不濟引致?即使如此,這個繼承人是你選擇的,對不?你要不要負責?為甚麼同樣是「繼承人」,司徒華的繼承人胡志偉,卻成為了全香港的票王?

    打下了觀龍區四年,如果地區工作真如何秀蘭所自稱,有這樣的成績的話,何秀蘭是否想暗示,觀龍區的泛民支持者極度不智,因此寧可票投葉國謙,也不願意投何來?

    當然世上所有事情都有可能,可能外星人入侵了觀龍人的腦部,可能火星人放了「愛上葉國謙」的病毒,可能何秀蘭之前在有線兒童台「我們都是父母」的節目太過深入民心,令觀龍區選民寧可何秀蘭做電視主持,也不要做他們的區議員;但說來說去,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泛民主派,在自己本區輸到仆地之後,何秀蘭在明報專欄以至各大平台,可曾對自己一手造成的「大敗」,道歉過半句?承擔過任何責任?

    如果「年紀老了」,「區議會工作繁重」是何秀蘭不再出選區議會的「理由」的話,也許我們也應該向何秀蘭說一句:「既然你老了,立法會的工作更加繁重,因此還是由其他年輕人來吧」。

    http://plastichk.blogspot.hk/2007/12/blog-post_1901.html

    Liked by 1 person

  4. 星期二, 12月 04, 2007
    觀龍陳太勝葉劉

    觀龍區的補選結果非常有趣,兩星期前在此得到高票的葉國謙,今次長期站在葉劉身邊拉票,全力為葉劉輔選,居然令葉劉得票「打回原型」,只得 1901 票,而陳太在此居然得到了 2128 票,而何來?只有廿二票。

    在何秀蘭--何來的大本營,區選居然打成咁,兩星期後的立會補選卻居然讓陳太勝出,這說明了甚麼?何來在此只得廿二票,又說明了甚麼?

    這說明了,何秀蘭在觀龍是如何的喪失民心,在關鍵的補選之戰中,他們仍然肯把票投給陳太,但在區選中,寧可賭爛票投給葉國謙,去表達他們對何秀蘭的不滿。

    打了這樣的敗仗,何秀蘭沒有出來公開對自己的行為道歉,還在明報聲大大叫泛民檢討這檢討那的,這樣的人居然可以在泛民生存這麼久,影響這麼多人,我林忌寫個服字。

    http://plastichk.blogspot.hk/2007/12/blog-post_9468.html

    Liked by 1 person

  5. 蔡子強:泛民20年來最大敗仗

    2007 年 11 月 22 日

    作者:蔡子強

    文章短網址: [Max field length is unknown]

    選舉往往存在「鐘擺」效應,當今次選情向一方傾斜,到下一回,選情便會盪向相反一邊。03年區議會選舉,泛民因着七一效應橫掃,到了今屆,便要嘗到勝利得來太易的苦果。

    4年前,因為「民主告急」,選民曾經因此給了泛民一個機會,但4年來,泛民卻沒有好好把握,在民主之外,做好地區工作,結果,4年後,他們才發現自己要面對的,已經是一個極可怕的敵人。

     「鐘擺效應」與「龜兔賽跑」

    民建聯是個韌力十足,更重要是,財雄勢大的政黨,上屆因七一而輸掉的選區,仍能提供資源讓落選者繼續在原區打拼(甚至索性僱用他們),力求輸人不輸陣,及以雄厚資源壓倒對方。我說過其中一個經典例子,一定是富榮的鍾港武,他先後兩次輸給強勁對手涂謹申,結果經過「八年抗戰」後,終於吐氣揚眉。葉國謙的情况也是大同小異。

    結果在「龜兔賽跑」中,泛民雖然最初放離對手,但因為之後的鬆懈,被對手愈追愈近,在政府民望高企、社會氣氛和諧的政治氣候下,政治議題難以奏效,最終被迎頭趕上。如今對方一個黨擁有的115個區議會議席,便多過泛民幾個黨加起來的總數。選舉如鐘擺的其中一個理由是,當選民給了你一次機會,你不好好把握,下一次,他們是會以手中的選票來懲罰你的。

    泛民如今要面對的,正是類似民建聯在03年的惡劣處境,但不同的是,卻不似得對手般可以靠着雄厚身家,東山再起,反而在財政緊絀的情况下,要面對因議席縮減令地區資源亦大為收縮的難題,這對將來的選舉、推動社運和地區發展,都會帶來很大的樽頸和難題。

    上屆區選泛民出現了一批政治新貴,他們憑着七一效應輕易上位,但當中很多人卻低估了當一個區議員的難度,亦沒有足夠準備去揹上地區工作的重擔。他們當中有些人,譏諷傳統民主派只曉得搞些蛇齋宴、旅行、通渠等瑣碎地區工作,聲稱自己反過來卻要做一些高層次的民主播種工作,提升選民的水平和視野。其中的表表者,莫如是「公民起動」和何秀蘭。

     理念空談Vs地區工作

    但4年後,這些「民主理念派」、「民主農夫派」,相對那些「民主實幹派」、「地區工作派」,究竟又做了些什麼出來呢﹖

    上屆區選「公民起動」共有4名候選人勝出,其中一位鄭其建業已退出,剩下3位:陳耀輝今屆其渣甸山選區早已拱手讓出,沒有泛民候選人願意接手;至於金佩瑋其接棒人魏基樂,則以577票大敗給對手李碧儀1080票;至於何秀蘭自己,上屆力克葉國謙,摘下觀龍議席,曾經好不風光,其實憑着區議員的資源,如果能夠好好踏實工作,4年後本可為泛民奠下穩固的基礎,但今屆葉國謙卻拿下2702票,比上屆的1805票高出足足五成,投票率低只能解釋己方得票率低,並不能解釋葉拿多的900票,我相信是有大量對何秀蘭的抗議票,投到葉的身上。

    究其原因,是因為何秀蘭根本無心地區工作,泛民中差不多人盡皆知,結果在拿下葉國謙後,便甩掉觀龍,到臨近選舉,自知街坊心存怨憤,全無勝望,亦無泛民中人夠膽接手這個爛攤子,於是才在選舉前兩三個月,臨急臨忙找人接棒出選,好讓自己有個似樣的下台階。倉卒至此,慘敗本來可期。

     「觀龍式」的政治投機

    何秀蘭在整件事中責無旁貸,她為泛民立下一個很壞的形象,令選民(尤其是觀龍區的)誤以為泛民選舉前口口聲為民主,選舉後則無影無蹤。這不是泛民中的單一例子,但這裏我不想向傷口進一步灑鹽。

    觀龍給泛民的最大教訓,就是以後一定要杜絕類似的政治投機。你可以因為某些政治需要和理由參選,甚至空降;但在此之餘,你亦要對選民有着起碼的政治道德和責任,必須做好一個議員的本分,爭取民主不是拿來「過橋抽板」的藉口。

    我佩服我的朋友陶君行,因為他證明「推動民主」和「做好區議員本分」,兩者本來就沒有什麼矛盾。

    另一方面,上一屆,泛民因為七一後贏得大批額外議席,結果不單在傳統強區葵青及深水埗過半,贏得區議會正副主席,更在灣仔也一併拿到正副主席、油尖旺拿到主席,以及在北區和九龍城拿到副主席。筆者當時曾撰文提出,泛民應好好把握地區變天這機遇,幹出一番成績,讓公眾對泛民的管治能力建立信心。但結果,4年來,除了黃英琦在灣仔做得有聲有色外,別的幾個區一樣依然故我。

    十年如一日的「民主告急」

    所以,到了危急關頭,泛民手中並無什麼好牌可打,便只能十年如一日,繼續打出「民主告急」這張牌。結果,市民救了你幾次,終有一天也慢慢會問,民主派告不告急,與我何干﹖救不救你,4年來地區又有什麼改變﹖慢慢地選民對這種「告急」不能不感到麻木,結果就成了「狼來了」的故事。

    (後記:很多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想寫這篇文章很久,但為了不影響選情,所以選擇在選舉後才發表。)【區選死因系列之一】

    作者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原文載於明報論壇版

    http://www.pentoy.hk/%E6%99%82%E4%BA%8B/c09/2007/11/22/%E8%94%A1%E5%AD%90%E5%BC%B7%EF%BC%9A%E6%B3%9B%E6%B0%9120%E5%B9%B4%E4%BE%86%E6%9C%80%E5%A4%A7%E6%95%97%E4%BB%97/

    按讚數

  6. 工黨前排有人寫文,問為何區議會選舉泛民得票少過立法會咁多,我呼籲佢研究返自己黨的何秀蘭做過乜野啦,事實說明一切,唔做地區工作,搵鬼選你--2007年觀龍區區選不到兩星期,立法會補選陳太對葉劉,兩星期前在此得到2702票的葉國謙,全力為葉劉輔選,居然令葉劉得票「打回原型」,只得 1901 票(葉國謙2003年區選觀龍1805票),而陳方安生在此居然得到了 2128 票(何秀蘭2003年得1869,2007年何來得315,何來在立會補選得22)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