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簡單回應法國恐襲 (續)/假才子

昨天提過施襲者至少有3種可能,現在看來是3種人都有參與其中

  1. 混入難民進入法國的恐怖份子 (希臘證實至少2人曾在當地以難民身份入境)
  2. 在法國出生,土生土長的激進份子 (法國證實有1人早就在監察名單上)
  3. 其他歐盟國家的恐怖份子在無須邊防下進入法國 (比利時和德國都在搜查懷疑同黨)

正如筆者昨日講,不再收容難民,也只是減低未來發生 1 的可能性,無助應對本土激進份子或已進入歐盟的恐怖份子。所以現在需要做的是加強監管制度,不論是監察激進份子、監察難民和追蹤去向、加強邊防、從源頭加強在海上堵截等。無論如何都必須要將壞份子辨別出來。

今次事件證明,伊斯蘭國已經有能力在法國本土策動相當具規模,可造成大量平民死亡的恐怖襲擊。這跟以往的「獨狼」(lone wolf) 襲擊性質不同。這些恐怖份子是如何組織起來和溝通合作?取得資金和武器?這些都需要徹查。如果不加強監控,同類事件肯定再次發生,亦肯定再次有大量無辜平民受害。

有些人講歷史,講美英法自食其果。講歷史有助我們理解事件成因,為何這些人變成恐怖份子,但跟提出應對辦法是兩回事。即使美英法收兵,伊拉克、敘利亞、也門等地也已經有多個本地派系在混戰,而且俄國、伊朗、沙特、卡塔爾等多國都有參與,和平不會降臨。就好像有人吸煙吸到有 cancer,不代表你收起他的煙,他第二天睡覺醒來就會沒事。我也絕不認同姑息伊斯蘭國是最佳做法。當務之急是加強國內甚至整個歐盟的保安,對外則要尋求國際共識,找出有效打擊伊斯蘭國、打擊其在外發動襲擊的網絡、和平解決伊拉克和敘利亞派系衝突的方法。

分類:政治

3 replies »

  1. 既然我們都不是法國人或中東人
    為何只關注法國或歐洲人的安全 而不去關心中東人?
    難道只因為我們比較熟悉歐洲和有機會去歐洲?

    按讚數

  2. 禁難民有春用咩. 亦根本禁唔到. 冇仗打就冇人走難啦. 呢個先係治本. 有冇諗過做乜與全世界為敵既IS做乜打極都仲有子彈既? 又話禁運又乜又七, 咁邊個同佢做緊生意賣軍火俾佢得架? 好明顯係國際軍火市場出咗問題啦. 如果真係咁聽話, IS老早就冇子彈, 攞鋤頭打飛機咩? 聯合國五大常任國夾埋都冇人知有班咁既人? 你講我都唔信啦. 好明顯呢班人可以唔賣你美帝賬, 開拖. 唔刮你蘇修, 開拖. 唔啋你英豬, 斬柒你班人質. 家陣賣野俾IS打你法國俚, 今年第二鑊喇. 賣咁多軍火俾IS要用好多車, 船, 飛機至運得掂噃. 求其是但一個地球上既政權都有法例禁止走私軍火啦. 冇人知? 冇人捉到? 定係知道唔敢捉呢? 咁惡?

    我想問一句, 佢地個靠山會係邊個先?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