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我思故我在」真的無容置疑嗎?/阿捷

哲學家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應該是最廣為人知的哲學名言。名人作家都愛引用它,可惜大多一知半解、甚至胡說八道,像《超譯尼采》一樣超譯它。

「我思故我在」,多霸氣的文言中譯,難怪吸引人。若用白話表達,即為「我思考,所以我存在」,不但語感上頓失韻味,字面意思看起來也不特別,像句空話。

但實情是,它在西方哲學史上影響深遠,歷久不衰。到底它蘊涵什麼重要哲學意義,令康德、黑格爾、萊布尼茲等大哲學家都如此重視?這就要從笛卡兒的懷疑論方法說起。

via yucashop.com

建立知識,如建築房子,需要堅實的地基

我們自以為正確的日常知識,常常後來被發現錯誤。這本該是大家習以為常的現象,嚴謹的笛卡兒卻極為不滿。他認為知識應該是正確無誤才對,但我們的知識系統混雜了不少錯誤觀念。如果慢慢挑出錯誤的部份,然後刪除,卻非好辦法。因為知識系統裡,觀念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我們以為沒有問題的觀念,也許是建基於其他錯誤觀念。

他舉了個比喻,一籃子滿滿蘋果,如果擔心裡頭有些蘋果爛掉,為防止腐爛蔓延,我們應該往裡亂抓,抓到哪顆蘋果爛掉就丟掉,還是一氣呵成拿出所有蘋果,只把肯定新鮮的蘋果放回去?後者的做法似乎最保險。同理,笛卡兒認為,我們應該檢驗所有知識,只用正確無誤的原則作為基礎,重新建立知識系統,就像建築師需要堅實的地基,才能建造穩固的房子。

懷疑論方法:有什麼知識是不可被懷疑?

那麼,這塊知識樓房的基石該是什麼?笛卡兒認為它是無法懷疑的原則,因為只要可被懷疑,就可能出錯,無法建立穩固基礎。只有通過不斷懷疑,最後留下無法懷疑的東西,才可用它來建立知識。笛卡兒稱此為「懷疑論方法」(the Method of Doubt)。

為了達成這項艱鉅任務,笛卡兒建立了兩個經典懷疑論證,一是惡魔論證,一是夢境論證。根據這兩個論證,我們的知識幾乎無一倖免可被懷疑:

  • 我們依賴經驗知覺建立的知識都是可被懷疑,因為我們經驗知覺到的東西都可能只是夢中的情境,或像電影《Martix》的母體般,整個外在世界都是虛構出來。因此,關於這個世界的經驗知識可被懷疑。
  • 那麼,像數學無關經驗的知識呢?笛卡兒認為同樣可被懷疑,因為有可能有個全能惡魔一直欺騙我們,每當我們以為正確進行數學演算,惡魔都在作祟令我們誤信一些錯誤的數學命題。

按照上述推論,還有什麼東西是無法懷疑?笛卡兒說:「有!」那就是「我正在懷疑」這件事。因為,無論我懷疑什麼也好,也無法懷疑「我正在懷疑」這件事,因為當我懷疑自己是否正在懷疑,我也是在懷疑啊!因此,「我正在懷疑」本身是無法懷疑的。既然「我正在懷疑」是真,「我存在」亦為真,因為前者蘊涵後者:不可能我正在懷疑,我卻不存在。

「我思故我在」的疑難(1):推論它的人會否被惡魔欺騙?

「我思故我在」就這麼簡單證明了?當然非也!

「我思故我在」貴為知識第一原則,自然受到眾多哲學家關注。事實上,有些哲學家認為它遺留不少疑惑,不易解決。根據他們的分析,我上述的闡明亦有誤導之虞。

首先,「我思故我在」是推論嗎?如果它是推論,這意謂笛卡兒真正關心的是結論:「我存在」。事實上,笛卡兒在《沉思錄》中確實想通過「我存在」與上帝存在的論證,保證我們的知識可靠。

不過,他的推論要正確,必先有個大前提:「凡思考的東西都存在」,即:

(1). 凡思考的東西都存在

(2). 我思考

(3). 所以,我存在

這個論證有不少疑難。首先,如果「我思故我在」是推論,何以保證我們在推論中不會像演算數學般遭惡魔欺騙,自以為推論正確?

有些論者認為惡魔論證的確強勁到摧毀一切知識,除非我們能肯定完美的上帝保障我們的知識;否則所有命題,包括「我思故我在」,都並非不可誤的知識(indefeasible Knowledge)。笛卡兒會否沒發現自己的惡魔論證可能令推論失效?

via chaglyphs.blogspot.com


疑難(2):它需要預設其他前提才能為真,還算是第一原則嗎?

其次,如果「我思故我在」需要預設某些前提才正確,它還算是知識第一原則?假如我們需要「凡思考的東西都存在」進行推論,那麼「凡思考的東西都存在」不是更根本(或至少平起平坐)?事實上,笛卡兒自己也承認「我思故我在」需要預設,他在《哲學原理》中不避諱地明言:

當我說「我思故我在」是對所有能夠理性思考的人可擁有的首個且確定的命題時,我並不否認我們必須首先知道什麼是思想、存在和確定性,以及不可能有不存在的思想者(i.e.「凡思考的東西都存在」的加強版)等等。不過因為這些都是最簡單的概念,並且它們本身不足以提供任何存在事物的知識,所以我不認為有必要枚舉它們。

如果「我思故我在」需要預設,又如何成為知識第一原則?這涉及笛卡兒關注的「知識」到底是什麼。上面引文提供了線索:「它們本身不足以提供任何存在事物的知識」,亦即是說,笛卡兒真正關心的是「有什麼事物存在」的知識,上面引文提到的各種預設(譬如「存在是什麼」)都沒有斷言某一事物存在。反之,「我思故我在」卻斷言「我」存在,因此它是(存有物)知識的第一原則。

疑難(3):其實它是直觀,並非推論?

有趣的是,雖然笛卡兒承認「我思故我在」需要預設,但他在《哲學原理》卻截然反對它是推論:

當某人說「我思故我在」,他並不是利用一個三段論從思想演繹出存在,而是經由一個心靈直觀(intuition)而得到某種自明的東西。很明顯的,假如他要利用三段論做推論,那他就必須先認識到大前提:「凡思考的東西必存在」;但事實上,他學到「我思故我在」是經由他自己個人經驗到:他不可能在思考卻不存在。

另外,他在《指導心靈的規則》再次強調它是直觀,非演繹推論:

那些直接從第一原則(i.e.我思故我在)之中導出的命題,一方面可以說是透過直觀被認識,另一方面也可以說是透過演繹推論而認識。但是第一原則本身只能透過直觀而被認識,而其他遙遠的結論只能透過演繹推論去認識。

什麼是直觀?笛卡兒提到它是我們能非常清楚明晰(clear and distinct)地直接認知到的東西。問題是,若論及清晰自明的直觀,「我在」似乎明顯比「我思」更能直接把握、更明確肯定。有些論者在闡明「我思故我在」時,便觸及這點:

即使每當我正在思考或懷疑一切時,都有惡魔欺騙我,令我的思想不斷出錯,但至少有「我」正被欺騙,至少有個「我」在思想,因此,當我思考時,必定有一個「我」存在。

其實,上述論說的是「我思」這活動直接肯定了「我存在」這事實。嚴格來說,這與「『我正在懷疑』是無法被懷疑」是不同的進路,不少論者把兩者混為一談。

在這詮釋下,「我在」似乎比「我思」更明確與不可懷疑。我們根本不需要先確立「我思」這命題不可質疑,再推論出「我在」;推論說顯得多餘無用。(這論點源自王少奎,1997)

Jaakko Hintikka的實現說

哲學家Jaakko Hintikka亦寫了一篇著名論文,論證「我思故我在」不是前提與結論之間的推論關係,而是言說行為造成結果的實現關係(performatory relation)。他的想法大致是:

當我思考「我是否存在」這問題,便會發現「我不存在」顯然是自我推翻,就像某個人用中文說「我不懂說中文」般述行矛盾(performative contradiction)。因此,「我思故我在」是通過「我思」這活動,實現(並直觀)到「我(必定)存在」這事實。

笛卡兒的《沈思錄》為上述提供了佐證,其中一段不再用「我思故我在」(i think therefore i am/cogito ergo sum)表達第一原則:

「我是,我在」(i am, i exist/ego sum, ego existo)這命題,每當我把它說出來或在心中考慮到它時,都是必然為真的。

不過,實現說並非毫無疑點。它會把「我思」(cogito)限制在思想活動,不能用「我 感覺到痛」、「我 欲求世界和平」等其他心靈意識活動取代。但是,笛卡兒在《沈思錄》中卻明確提到「我思」是包括想像、期望、希望、理想、想像等非思想的意識活動。

Jaakko Hintikka為了解決這問題,主張「我思故我在」同時包含了「實現說」與「推論說」兩種詮釋。他認為兩種詮釋在笛卡兒著作中一直相互交替,只是笛卡兒沒注意到這點。

製圖/沃草烙哲學


疑難(4):是「我」在思考,還是只有思想存在?

即使我們同意Jaakko Hintikka的觀點也好,兩種版本的「我思故我在」都有共同的理論困難。

我的老師劉創馥便論及,既然笛卡兒承認「我思故我在」需要預設,這些預設就必須受到質疑。因為即使「思想」、「存在」、「確定性」是非常簡單的概念,也不是忽略它們的理由,畢竟越簡單的概念越難把握,亦容易引起爭議,像圍繞「存在」這概念的哲學爭論便多不勝數。

更大的問題是,兩種詮釋都必須預設「有個東西在思考」這可疑的命題(而且這命題涉及「存有物」知識)。

18世紀著名的思想家George Lichtenberg便指出,我們不能想當然把思維活動理解成「我在思考」。當思考發生時,可能只是有個「思考」在發生,不應該假定有個東西在思考。羅素亦認為「我」只是語法上方便的用字,嚴格來說是不合法的。

不過,哲學家Bernard Williams與Christopher Peacock相繼為笛卡兒辯護。他們認為「思想」本質上必須依賴於主體存在。因此,「思考存在」與「有個東西在思考」根本是同一回事,只是字眼上表述不同吧了。

他們兩個的辯護能成功嗎?即使「思想」必須依賴於主體存在,這主體是否「自我」實體(substantial self)?「自我」實體又是什麼[1]

這些都是非常深奧專技的哲學問題,本文就走筆於此,畢竟看倌讀完此文,已比大多數人更瞭解「我思故我在」的哲學意義。真有興趣深入探究的人,可以參考哲學家Christopher Peacock最新為笛卡兒辯護的論文 “Cogito Ergo Sum: Descartes Defended(2012)”--但它比我這篇文更重口味(笑)。

註腳

[1]有些論者以為笛卡兒論及「我思故我在」時,已肯定了「我」是非物質的「自我」實體;這是大誤解。哲學家Lex Newman認為笛卡兒論及「我思故我在」時,沒有意圖預設「自我」實體,並提到笛卡兒在《沉思錄》中明言:「雖然我現在知道『我』必然存在,但我仍對『我』沒有充足的認識。」另外,若然笛卡兒首先肯定心物二元論(有非物質的東西存在),便會違反懷疑論方法的檢驗程序。因此,我們最多只能從懷疑論方法得出「我」絕非指涉身體吧了(因為「我的身體存在」通過不到懷疑論方法的檢驗)。

Reference

Hintikka, Jaakko, 1962. “Cogito ergo sum: Inference or Performance?” Philosophical Review.

Williams, Bernard 1978: Descartes: The Project of Pure Inquiry. Harmondsworth: Penguin.

Peacocke, Christopher, 2012. “Cogito Ergo Sum: Descartes Defended,” Proceedings of the Aristotelian Society

Cottingham, John, and Robert Stoothoff, and Dugald Murdoch. (eds.) 1984:"The Philosophical Writings of Descarte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王少奎:<「我思故我在」是一個直觀或推論?>,1997

劉創馥:《黑格爾新釋》,臺大出版中心,2014年,初版

http://plato.stanford.edu/entries/descartes-epistemology/

博客網誌:《正心誠意

原刊於《沃草烙哲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