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句到尾:DB仔定華仁仔?/辣椒

有幸被邀請觀賞電影《那一天我們會飛》的優先場,校園取景九龍華仁書院(九華),編劇及監製陳心遙是華仁仔,他將所有男生的夢想都完成了——將九華變男女校。

師奶最喜歡談論的話題是,送個仔入邊間名校好;我的困惑是,跟DB仔[1]還是華仁仔談戀愛好。利申[2],我是麥明詩師姐,即是豬記[3] (女拔[4])校友,中學時常去男拔[5]參與辯論比賽,搞workshop,還有唱 mixed choir。

在我那個遠離男生的年代,男拔願意借場地,交通又方便,一些聯校比賽場地都問男拔借,搞到成日都要去,無計。男拔座落小山丘上自成一角,樓梯又好斜路又好,每次都要爬山般爬上去。記得一次辯論比賽在男拔的 Geography room 舉辦,自由辯論環節,第二副辯打打下激動起來,一句「友方同學」並同時一掌擊在畫滿粗口的書桌上,一時整張桌塌掉,cue card[6] 四飛,幸而沒壓到我方嬌滴滴的辯員。

但華仁,我一次都未入過,謎一樣的地方。在學時代,DGS[7] 跟 DBS[8] 及喇沙 friend 啲,連皇仁我都去過幾次,but華仁 was out of the question。

認識很多DB仔,也認識不少(九龍)華仁仔,雖然我的 sample size怎麼說也是小,怎麼說也有 selection bias[9],偏頗在所難免,但還是有參考價值吧。

DB仔係醒,但好聽就是有自信,不好聽就是串。不串的我只認識一個,其他都串,有些還目中無人。DB仔係串得起,大部分認識的都優秀,不過有一個半個其實好鬼蠢,有人放榜前也文也武放榜後升不到大學還串到死,不解。

我問某個比我認識更多DB仔的學姐,她說:「不是所有DB仔都有腦的……在男拔,你要有 1. 體育 2. 音樂 3. 腦 4. 錢,以上其中一樣,或者多過一樣的組合,不過並不需要全部都有。但如果全部都無,you are nobody,基本上透明。」說到這裡,我想到《歲月神偷》裡的李治廷,讀男拔跑步冠軍而且品學兼優,不過現實裡有無咁純品,我有點懷疑;家境像李治廷草根的,轉直資後幾乎消失了吧。至於李治廷咁靚仔的DB仔,邊度有?認識的tag個嚟睇下。

DBS在我的年代以校風自由出名,造就不覊的性格,個個桀驁不馴,經常蹺課,想上就上不上就不上。在校際比賽期間變成軍團,走堂去練歌練波練XYZ,主將兩星期都上不了幾課是等閒事。朋友的弟弟因頂不順校風太自由,同學上課都不認真,在成績不錯的情況下轉到非名校讀書。

華仁仔也會走堂——我有老師是華仁畢業生,那些走堂去麥記或者在好景商場買4仔[10]撞到班主任的情景時有發生。跟DB仔不同,他們醉心操練一樣技藝只因純粹的喜歡。他們喜歡鑽研事物,有些躲起來研究圍棋、電影、音樂、歷史、政治,很多喜歡足球,但目的不是拿獎,跟他們談天說地,好像向世界出發,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聊遍— —這些部分DB仔也會,但華仁仔不會因為(以為)自己好鬼勁,睥睨別人。比起DB仔,華仁仔很多也非常優秀,絕不輸蝕,就算以市劊的標準,醫生律師科學家經濟學家ibanker政客都有 you name it,但跟他們交往可免於被精英氣場噴射,純情得多,在地得多,感情真摯,這是某些DB仔如何也做不到的。

九龍華仁從來都很草根,開在平地的一間中學,正對MK[11]最旺那數條街,比起男拔山上的瓊樓玉宇,他們更明白世界。不過在事業上network 不夠DB仔好,要靠雙手打拼。直到現在耶穌會也不願旗下學校轉直資,因為他們認為教育應有教無類,不轉直資,給基層家庭的孩子多一個機會讀到好學校。

也許是成長環境的關係,某些華仁仔節儉到不行,去到可怕的程度。一名華仁仔職業「極度高尚」,當然亦搵唔少,同朋友去日本,去到酒吧很想喝酒,欲order又止,捨不得呀。朋友說:「你花了一萬蚊來,也不要省那少少錢,在日本喝日本酒比較抵。」杯酒幾錢呢?600 yen。最後,華仁仔還是死忍爛忍,滴酒不沾。

另一名華仁仔是位毒男,二十歲到尾了還沒有女朋友,還在用 Nokia舊款電話,貪其防彈。家人都為他著急,日日話他的衫褲鞋襪好核突,當連父母都轉用 smart phone 時,他被父母拷問:「你咁樣點識女仔?」最後他還是有女朋友了,他女友也是用 Nokia,一人一部好不溫馨。

還有一位華仁仔說:「Y君以前每次去旅行都會買禮物給我,現在幾次都沒有!!!」人家買不買手信好閒吧,通常別人買手信給我,我都不會特別記得,別人沒有買我就更記不起了。「一份手信都記著是常識吧,因為我是華仁仔!」他這樣說,「所以你請我喝酒的話我會好好記著你的慷慨。」

其實,不是所有華仁仔都孤寒成性的,也有很慷慨很願意請人吃飯的華仁仔,只是我認識的華仁仔都是不太揮霍,物質上很容易滿足的人。

有一次跟一檯華仁仔喝酒,問如果你們有個仔,會讓他讀哪家中學?他們異口同聲說:男拔!

竟然!

「沒辦法,DBS 的 training 比較好」

「第一名: 男拔;第二名:九華;第三名:港華;最後:DGS」

明明是男生怎麼入DGS!

「所以排最尾囉!」

關於九華和港華[12]的分野,中間的風風雨雨,我實在認識太少,恕不能評論[13]

咁究竟要男拔還是要華仁?這方面,師姐王迪詩已用身體投票——坊間傳聞她老公正正是華仁仔,好像是九華但也有說是港華,葉朗程就是王迪詩用男性角度寫自己老公創造的角色,信不信由你。

[1]Diocesan Boys, 男拔仔,拔萃男書院學生或校友

[2] 利益申報的簡稱

[3]豬記即是拔萃女書院的花名,但現今豬記的女生已經不豬了,還出了個港姐冠軍,豬的只是我,可惜!

[4]拔萃女書院簡稱

[5]拔萃男書院簡稱

[6] 做演講或辯論時將講稿或論點寫在cue card上,方便翻閱,也有中學雞用來背書用。

[7]Diocesan Girls’ School,拔萃女書院

[8]Diocesan Boys’ School,拔萃男書院

[9]選擇偏差,即是我係乜嘢女就會吸引咩嘢仔

[10]咸碟,有些有格有些無格。

[11]Mongkok,旺角之簡稱

[12]香港華仁

[13] 好似話九華同港華有仇

分類:生活

Tagged as: ,

8 replies »

  1. DBS is Anglican while Kowloon Wah Yan is Catholics Jesuits. I do not know whether the differences of religious and moral teachings have any bearing on the different personal character of the students. Good to see that both Wah Yans still remain grass root schools to educate students from various family and religious backgrounds.

    喜歡

  2. 可能本人是DG少有的草根學生,中學時到過九華參加活動(一些社區慈善project),大學也認識過一些華仁仔,但一個DB仔也未識過。

    喜歡

  3. 其實,香港還有很多優秀的男校與女校,例如皇仁、英皇、慈幼、聖若瑟、協恩、聖保祿、聖保羅、聖瑪利、聖士提反、聖心、德望、英華等等。如果講成績,英華女校更是有史以來,出了第一個會考9A女狀元的名校,DGS望塵莫及。DGS與DBS給人衹是貴族,以及從前親英國建制宗教聖公會的感覺,隨著英國人離開,貴族與建制色彩衹會越來越淡,成績與聲譽也會隨風而去,看看DGS在DSE的result就知道,有錢的學生一早就去了國際學校或出國留學,上到中五中六的都是草根或成績一般的學生,所以,DSE到今年才出到莊園!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