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政治不是煮飯仔

我講下咋喎

我講下咋喎

原載於《每日一膠。荒謬的香港》

讀到一位署名「何人可」的文章,方知道原來在「何人可」眼中,在一篇由「五毛鬼」所寫《消滅黃之鋒即救港》文章中提及,「必須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上除去」,原來是代表「消滅」兩個字並不等同「殺死」;至於「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上除去」,「唔知有冇」包括林忌所提出的「暗殺、插贓嫁禍、殺人放火、斬佢全家」;我希望這位何人可君以及其朋友,在高談政治之前,也許請認識一下一位原名叫劉宜良,筆名為「江南」的台灣作家,他寫了一本書叫做《蔣經國傳》,於1984年10月15在美國遭到中華民國國防部情報局僱用的台灣黑道份子刺殺身亡。根據坊間相信的說法,中華民國政府方面雖然承認江南案為該國情報局官員主使,但仍強調本案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而非由高層授意。

另外如果聚言時報有些朋友常談及「本土」,還請留意一下一海之隔,是如何爭取本土主義的;1980年2月28日,著名美麗島事件被告林義雄,其位在台北市家的的母親游阿妹,及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被刺殺身亡,九歲長女林奐均受重傷。一年之後的1981年 7月2日,則有另一位著名的陳文成教授,全家由美國返台探親期間,被三名警備總部人員帶走約談。於第二日清晨被人發現陳屍於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

經歷了暗角七警,由元朗以黑幫打人,到旺角以黑幫打到市民與學生浴血之後,再加上今年初發生一宗離奇的「西貢蠔涌亞視舊廠房搜出爆炸品事件」,即一度被警方說成的「本土組織」,後修正為「本地激進組織」之後,如果有些朋友仍然天真高談革命,更恥笑他人「不安」及「為何不敢衝之前」,謹希望各位年輕的朋友,在說上述的勇敢的宣言之前,先問問自己有沒有面對有如台灣爭取本土運動的流血準備,又或者一些人假冒本土組織,犯下上述血案,例如真的發生一些爆炸品或者流血再嫁禍給民主派或本土派或任何派別的準備。如果認為上述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又或者根本沒有準備過發生,甚至好似遮打或雨傘之革命或運動期間,絕大部份被捕人士之對法律缺乏概念,多宗案件出現一些屈打成招,或者在沒有保障之下落口供,甚至驚慌之極卻不斷哭求律師的場面,則是有如陷同志於不義;如果從來沒有想過,甚至否定此可能,則呼籲重溫一下十多年前黃毓民先生在商台《政是有心人》的錄音,當年的他常常提及毛澤東年輕時的一句說話:「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更不是小朋友幻想安全的煮飯仔(台灣叫做家家酒)。

至於有位名為維尼的時報編輯,則更是這類空談空想的狂生典型;此君質疑林忌質疑其「先消滅泛民」路線時,有如當年要「國共合作,聯手抗日」先害蔣介石於不義云云;林忌再在此澄清,本人從來都支持「先安內,後攘外」的,但請先搞清楚你是蔣介石,或是一個沒有人沒有錢沒有軍隊的狂想書生,不要好似1945年4 月的希特拉,在自己的幻想中調動從不存在的部隊「先滅泛民」或者「滅共產黨」,又或者好似日本田中芳樹小說及漫畫《銀河英雄傳說》中一個叫做霍克准將的角色,由一位神經性盲目患者導致二千萬人白死。

記得 2007 年4 月時我曾經和黃毓民先生,在蘋果日報、博客以至他的網台筆戰口戰過,當年林忌問了他一條問題,令他大動肝火。當年我問黃毓民先生:「你打算革命嗎?」他反認為我以「革命嗎?」來問,是「妖魔化」他當年所創立的政黨社民連;他澄清說不會搞革命;當然八年過去,他的答案或者會完全不同,不過我也同樣想向聚言時報的諸位朋友問三條問題:究竟你們打算革命嗎?你們的革命有流血的準備嗎?還是你們認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和你煮飯仔的對手?

最後補充一句,林忌提出上述問題,和聚言提及潘小濤於2014年9月30晚所呼籲不要衝擊升旗禮,是完全不同的。林忌從來不反對你去,卻只反對你們敢寫出「用盡一切手段把黃之鋒從政壇上除去」,原來所謂「用盡一切手段」就有如梁振英的語言偽術的「港人港地」般,是得個「講」字,即盡不是盡,一切不是一切,手段是完全合法和理非非的手段,朋友,希望你們誠實一點吧,不要學梁振英啊!

利申一下,在2014年9 月28 晚,林忌多次在Facebook反駁包括熱血時報、學聯等未經證實就胡亂播散「已經開槍」,然後自亂陣腳的消息,更和一些傳媒朋友、網友與認識槍械的朋友,辨認及否定所謂來自學生組織的「子彈證據相片」──查為催淚彈殼;在2014年9月30晚,林忌在Facebook 反駁多人要求10月1 號不要去灣仔金紫荊的呼籲,只是指出金紫荊的地形三面環海,是沒有補給的絕路,因此示威可,勿佔領作為長久陣地。

謹希望各位勇士,吸收今次事件的教訓,不要胡亂寫甚麼「用盡一切手段把 X X X 除去」,以免一日有勇士受到各位感召,作出勇武行為時,竟發現原來全屬口頭勇武,最後形單隻影而認真就輸了,到時又要哭求泛民主派的義務律師,希望不要遇到話要收你兩萬蚊一小時再轉飛行模式果位,我們的煩惱將會少好多。

分類:政治, 佔領

Tagged as: , , , , , ,

4 replies »

  1. 科技進步,今時今日有哪個國家的政府軍隊不是滅人器多過滅火器?如果每個國家一有人使用示威遊行絕食以外的手段,就有一群笨蛋跑出來問「你是不是準備流血」的話,那世上所有的獨裁國家都天下無敵,之前茉莉花革命想當然耳也是全地球人夢境一場吧。事實上,事情一旦發生,流血是一定的,但應該沒有人想到死的是自己,只是硬著頭皮能幹多少就多少,最多真的選中我也只好嘆句不幸罷了。
    再說,政治是實利,要政權屈服,就要讓他們認為不屈服要負更大代價,所以有一群人(愈多愈好)主張不介意暴力,不介意流血,改變就愈容易成功。面對一個以體制暴力霸王硬上弓的獨裁政權來說,就肯定比起示威遊行絕食來得有效。連這點也不明白,要自揭底牌撰文問人「是不是要流血」的蠢蛋,不是豬隊友就只能是間諜了。

    以上僅反駁武勇的論點,至於黃之鋒個人是覺得如果他可以抓住相對溫和的一群讓他們瞭解情況嚴峻,而且不做豬隊友的話,也覺得只是各有各做而已。只是對於他JR選舉年齡的事,除了演活了藍絲心目中的「政棍」形象之外,根本沒有甚麼意義,實在不明所以。

    *利申非熱狗也不是國師弟子

  2. 就"開鎗"呢吓野, 我有野講, 當日班儍豬其實錯唔晒, 同一支雷明登, 可以用空包彈嚇鬼, 射橡膠子彈, 催淚彈, 300號沙實彈(即所謂BIRD SHOT), BUCK SHOT實彈(一個殻有8粒鉛彈, 打山豬打鹿用), SLUG實彈(呢件最邪惡, 一個殻一粒大鉛彈, 著MOD3軍用避彈衣都振到你斷肋骨嘔血) , 甚至俗稱豆袋既非致命彈藥. 但係都係同一套開鎗動作.後果完全唔同, 一個完整既開鎗命令係要包括使用何種彈藥, 打幾多飛, 最最最重要既係對住乜野作為目標黎打. 同理, M16A2 / M4 或者FRG亦一樣, 咪以為FRG就一定係打非致命既煙或者木彈, FRG戰爭時候係可以打專用鎗榴彈架, 即係當M79咁用. 有聲有煙有人瞓低典典吓, 連鎗都未摸過既果班儍豬識條毛分咩? 肴底其實都算正常既反應.

  3. I’m amazed, I must say. Seldom do I encounter a blog that’s both equally educative and interesting, and let me tell you, you have hit the nail on the head.
    The problem is something that not enough folks are speaking intelligently about.
    I’m very happy I stumbled across this during my hunt for something relating to thi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