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一半日本人/Mayi

兒子有一天放學跟我說:「媽媽,我是一半日本人。」我問:「喔,為什麼這樣說?」他說:「因為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我試探:「那另一半呢?」他說:「香港人。」他感歎:「媽媽,可是,我就只是一半日本人啊……」

似乎快七歲的兒子開始有身份認同的問題了。

兒子在日本出生,在香港長大。他出生時已經有很多前輩,包括日本讀大學時教我的老師都勸我:「選定一個身份和母語去教育他。否則兩邊高不成低不就,長大了又不能流利以雙方的母語表達自己,就可憐了。」我身邊的混血兒,也是選定一個國籍和母語。我在日本留學時有一個中國同學,她和澳洲人結婚,孩子都是澳洲人、說英文。China? 好像很遙遠和身外的東西。我看在眼內,明明有一半的血統,何以要捨棄呢?我承認,我貪心,我希望兒子能自由遊走於兩邊,所以我立志要教育他成為一個可完全融入日本和香港的人。

可是知易行難。家裡只有爸爸說日文,我以英文或日文或普通話回答,兒子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兒子比較親我,我和他單獨時,我只說廣東話,他以日文答我。後來回港,我們特意搬到娘家附近,方便上班時交我媽照顧。因為日本人幼稚園離家太遠,結果我們送他到附近的國際幼稚園讀書。他在學校聽、說英文和普通話,可是還是聽婆婆和我的廣東話最多,漸漸他的母語也變成廣東話。

兒子由K1開始學日文,他會五十音、很多日文生字,日文他聽得懂可是他就是不太會表達,這樣令他看起來更像一個外國人。後來他索性用英文和爸爸溝通,爸爸當然很不滿意,就在兒子幼稚園畢業後送到日本人幼稚園讀書,半年之後升讀日本人小學。

然而兒子就是不一樣,他也開始意識到這一點。他的嗜好和日本小朋友已經不同:他喜歡Unicorn Gundam和Iron Man,他的日本同學喜歡超人和妖怪手錶。剛轉校時,他的同學興奮地說妖怪手錶的妖怪、跳妖怪手錶舞,他完全搭不上嘴。然後他向他們說:「我喜歡Gundam呢~」他們會:「啊~」然後又說妖怪手錶。他的同學都很友善,而且他們的反應很正常:你有興趣的事,別人不一定有興趣知道。他很想打入那個世界,可是他就是格格不入。

這不只是兒子面對的事,也是我面對的事。

日本太太都是一起逛街買餸談心,放學後相約帶孩子到對方家裡玩耍之類。好幾次有日本小朋友放學時邀請我兒子:「不如上我家玩?今天吉野、前田和上野都來!」然後他們的媽媽會打斷他的話,說:「人家有要事,不要邀請人了。」同樣的事在我面前發生了幾次,兒子固然失望,我也覺得閹悶。其實她們只要直接邀請我一次,我也識趣交足戲說:「不好意思,有要事!下次吧!」就皆大歡喜而且不用再尷尬了。可是沒有,我只能無能為力地看著兒子失望。

日本太太不友善嗎?不!她們對我都十分客氣和友善,我有不懂的事她們會教我、一些容易忘記的小事她們會提醒我。只是,她們的圈子我未能融入。那不是因為人品或性格的問題,而是基於國族、血統、語言、民族性等等這些我們絕少接觸又很難一言半語解釋到的原因,我未能輕易融入。

所以我從不說自己是日本達人之類。我日文不錯,我熟悉東京的街道和美食,我知道日本人的行事習慣,我知道怎樣能避免在日本失禮。可是,我不是日本人。我甚至覺得真正的日本達人就只有日本土生土長的日本人。他們的世界我只可窺看,不能逾越。

那種無力感隨我越熟悉日本而越重,雙方有距離時反而不覺壓力,但我不得不接近那世界時,那種無力感就如泉湧。而這點卻是我不能以努力去改變,除非我把自己的身份和母語也捨棄-但我不捨得也不會。我一邊高興他很喜歡香港,一邊自責自己的貪心與無能,未能把兒子養育成可以自由遊走於兩個世界的人。是我令他感到無力,為此我感到很懊悔。

不過,我又想,如果非我族類的世界就立入禁止,那為什麼世界上有這麼多國際婚姻?為什麼外子依然願意娶一個”Alien”*?那證明種族是可跨越的,例如了解、時間、耐性,最重要是喜歡和愛。就算無力,為了我喜歡的人和事,還是可支撐我努力融入。儘管我還未成為那世界的一份子,但最少我們能溝通;他們也喜歡我、而且歡迎我在旁邊觀察,其實已經很不錯。

為了安慰我的「一半日本人」兒子,心裡一邊想著金城武一邊對他說:「兒子,你不只是一半日本人-你是完整的。你既是日本人也是香港人。你的國族、語言、文化是人家的雙倍,你現在面對的困難也許是人家的雙倍,可是你的機會也是人家的雙倍,你將來的喜悅也可能是人家的雙倍。」

圖片來源:http://www.theplace2.ru/photos/Takeshi-Kaneshiro-md2304/pic-204766.html

圖片來源:http://www.theplace2.ru/photos/Takeshi-Kaneshiro-md2304/pic-204766.html

兒子似懂非懂,用日文嘀咕了一些話。兒子,只是你不察覺:最近你都和妹妹說日文;最近你看日文的Gundam字典看得津津有味;最近你每天和同學追逐玩耍玩到校服濕透;最近你也喜歡妖怪手錶和跳妖怪手錶舞;在學校越來越多同學是你的「友達」……加油!做個真誠有愛的人,自然有人欣賞你和喜歡你。真誠和愛,於國族無礙、世界通行。
*注:外國人在日本生活,需要登記並會得到一張「外國人登錄証明書」的身份證,英文叫”Alien Registration Card”,所以我常戲稱自己是”Alien”(異形)。

原載作者博客Facebook專頁

分類:生活

Tagged as:

1 reply »

  1. To Mayi,
    Do not be worry much about this as children can learn and pick up a reasonably proficient level of a foreign language as long as they are motivated and have assistance from teachers or close family members as and when rewquired. With the languages background of your family, your son should be a culturally rich young person when he grows up and can master at least three languages, whether oral, reading or writing in his everyday life and study. In addition, traveling between Hong Kong and Japan will provide more opportunities to practise the languages.

Lowan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