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演藝紫被換上殯儀藍 – Le Bon

上周,香港演藝學院用了31年的地毯,突然被更換,本來獨用的紫青色調,被同學稱為「殯儀藍」取代,事前在沒知會同學及為何會選用這個色調等問題,引起極大迴響。

12003211_1497668320549248_2645004037447426186_n

關心事件的同學,周末建立Facebook專頁「我們想要回屬於大家的顔色」,專頁admin,亦是目前的學生,撰寫了題目為《殯儀藍取代的,是活了三十一年的學院文化》的文章,供大家思考。

跟進事件的Facebook 專頁:我們想要回屬於大家的顔色

全文如下 :

著名編舞林懷民曾於《說舞》一書中寫過,中華文化並非只有故宮博物館玻璃箱中的文物,而是「一個民族生活中的空氣」。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的文化,一個小群體也有其文化。香港演藝學院作為一間高等教育院校,同樣有著屬於自己的文化。演藝學院的建築設計於1985年曾獲香港建築師學會年獎,其模型和相關圖片更被納入「M+」館藏。然而,APA的文化並不止建築設計本身,更重要的是包含建築當中這些「人」——-「活的文化」。

一位修建築的朋友曾告訴我,他的老師經常提醒他們要 “Think about the experience” 。一個建築設計的好壞除了其外觀,更重要的是使用者身處其中的經驗。APA跟其他院校有一個最為顯著的分別:我們的學業特別忙。不論是排練演出、練習樂器、還是做功課,APA的學生總是長時間待在校園裡。大堂選用地毯是個非常巧妙的設計,作為前台接待來賓不失莊重,同時作為公共空間它提供了一個舒適的環境供各院學生進行各種活動。APA的文化可說是從學生的日常生活中在這地毯上逐漸形成。紫色地毯加上綠色三角圖案自創校至今三十多年間早已緊緊扣住一眾師生、校友,甚至是外界對學院的印象。更換地毯顏色引起偌大迴響,絕非單純美感問題,而是牽動數十年演藝人集體回憶的重大議題。

11014628_1495098954139518_4035372199665025915_n
剛過去的第29屆畢業禮上,盧景文教授在他的演說中曾經提及演藝學院校徽與學院建築本身有著密切關係。校徽上的三角形取材自當年露天劇場上的金屬框架,即使今天露天劇場已改建成香港賽馬會演藝劇院,我們還是可以在學院的建築當中找到不少三角形作為連貫整個設計的元素。小至面對告士打道的窗戶,大至學院三座大樓(教學大樓、劇院大樓和行政大樓)的俯視圖,都能找到一個又一個三角形。舊地毯的綠色圖案自學院中心的升降機向整個大堂伸延,將各層連接的同時又再次響應建築設計中三角形的運用。翻新地毯看似事小,有違設計原意事大。尤其作為香港唯一表演藝術學院,校方在更換地毯時居然完全忽略原設計師的設計意念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何況作為藝術學生我們對顏色的感覺較常人更加敏感,校方作決定前卻毫不考慮學生的意願;直至出現大量反對聲音依然未有暫停鋪設工程嘗試補救,反而繼續移除三樓地毯,可見校方對此事嚴重性的敏感度明顯不足。

正如前文所及,每個地方都有著屬於那一撮人的獨特文化。對個別文化的不理解很容易造成各種像是「送鐘」的尷尬事件。正如這次地毯一事,決策者事前未有充份理解這種藍色放在地毯上對於演藝學院以至華人社會的文化有著甚麼意義。在決策者眼中這種藍色可能不錯,卻忽略了對於一眾演藝人來說地毯的圖案連繫著眾人的回憶與感情,也未有意識到這種藍色放在香港,居然會變成殯儀館的不安感覺。這種「文化差異」本可透過充份溝通來避免,然而校方卻從未跟直接受影響的學生作任何諮訊或交待。這種閉門做車毫不尊重學生的行事方式才是造成今日局面的主因。對本地或本校文化不了解可以諒解,重要的是透過溝通達致互相理解,校政才能夠真正合乎學生的需要。

地毯一事已引起公眾關注,星期六又是資訊日,希望校方能在做成公關災難前以成熟的方法處理事件以免影響學院形象甚至是校方跟學生和校友的關係。
圖 : 我們想要回屬於大家的顔色 Facebook Page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