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八月 2015

廬山煙雨浙江潮/王偉雄

這首詩最特別之處,是第一行與最後一行在字句上完全相同,不過,這只是表面的相同:從第一行到第四行,是一個「發現」的過程。在旅遊前,「廬山煙雨浙江潮」是「未到千般恨不消」的「傾慕」對象;「交往」以後,卻發現「到得原來無別事」,沒有激情,沒有火花,有的也許只是平淡而真切的欣賞,但對「廬山煙雨浙江潮」總算是有個親身的發現。

廣告人不要再亂抽水了!/ 簡兆明

香港近年「抽水文化」橫行。抽水,舊詞新用,最初原意來自打麻雀或賭博,贏家抽些錢來請客或打賞。漸漸,對異性毛手毛腳,揩油搏懵,又稱為抽水。近年,社交媒體八卦新聞尤其多抽水現象,混水撈魚耍手段,佔人便宜搵着數,借人過穚達到目的,通謂之抽水。抽水,負面纍纍,隱含貶意。不知是誰貪一時之便,逞一時之快,創岀「抽水廣告」這個名詞,用開了好難改口,但想深一層,對廣告行業實在有些少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