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揸碌棍嚟愛撫 用個胸嚟襲警 香港終於回歸】/Edkin

區家麟曾經說過, 時事博客就是要評論荒謬,然而現在的世度,卻會令人陷入審謬疲勞: 荒謬的事情太多,會漸漸令人麻木不覺。

荒謬與廉恥是互為一體的, 愈沒有廉恥,荒謬的情況便愈多。譬如說在香港沒有人會想打尖,因為被其他人面斥會很難看,打尖的人會覺得羞恥。於是,有些事,不是做不到,只是不屑去做:「嘩好肉酸啫!」「嘩知唔知醜呀?」 一個醜字,定下了良知的最低限線。

然而,當一個人對自己的惡行完全不感到羞恥,那麼再荒謬的事情也可以發生。以前男人打女人, 不管理由多麼充分,都會落得「恃強凌弱」,「有失斯文」,「有欠風度」的劣評, 是以為「好男不與女鬥」,男人都不齒於混入這種拉扯。 但是現在,「堂堂警察」,聲稱示威者「用個胸嚟襲警」 這一種說話都敢說得出,律政司連這一種罪狀都夠膽控告, 法官連這一條罪名都敢判刑,這還有什麼常理可言? 當中牽涉的法務人員還算得上有什麼廉恥?

真相

在那一河之隔的所謂「祖國」,執法機構和司法部門,為了服務政權從來都不顧廉恥,欲加之罪從來不患無辭。先抓人,再入罪更是常識。九七之後, 香港的警察和司法部門終於毫不忌諱地和中國法制看齊。是的,既然可以揸碌棍嚟愛撫,用個胸嚟襲警,那麼以後警察聲稱被女人屁股強姦,再控告女亊主不誠實使用陰道也應該為時不遠。

Mark the date。在女示威者被控以胸部襲警判刑三個半月的今天, 其實可以同時慶祝香港全面勝利回歸,從此警察可以更寡廉鮮恥,無惡不作,反正墮落並沒有底線。而香港人要再相信龍門任擺的法律,也會更是困難。難得被胸部襲擊的豆腐警員可以活得毫無羞恥之心,只可憐外電報導這則新聞的標題“Hong Kong Protestor Convicted Of Assaulting Police Officer With Her Breast”*, 卻把整個香港一起拉進無恥下流賤格的地獄深淵,同步柒出國際。

1437229701_3ed4

P.S. 始終難免想起幾年前寫過有關法官放生包致剛姪女Amina的案件。

那時烈女一巴車過去,大家都笑那警察連女人一巴都捱不住,豈料現在更豆腐得被胸撞到瘀皮。Well well,五年之差,你可想而知。

放生包姪女,又如何?

“我認為放生Amina,一點問題都沒有!問題在於,既然今次可以放過Amina,拜託以後所謂襲警罪就該好好從寬。堂堂紀律部隊,被推一下,被大喝一聲就倒地送院,這又成何體統?在肢體衝突乃家常便飯的社運活動中,我建議警方應該放棄陰濕地向社運人士動輒控以襲警,對著那些白臉書生,應該像法官說的一樣給予更生的機會嘛。"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希望喜歡博客群文章的你來年繼續支持。記得係 個 “like" 制度㩒埋"Get Notifications",咁第時無論咩風雨,我地依然可以並肩而行。 screen-shot-2014-12-25-at-10-10-22-am1

1 reply »

  1. 你覺得好奇怪咩? 每次某個柒碌自稱放佢冇資格放既假, 就係佢放狗咬人之時. 都唔係第一次架啦. 仲問?

    徐歩高案, 土瓜灣收樓放火案….單單都審死官, 單單審完都充滿問號. 自己去睇記錄.

    一聽到係邊個審, 我就已經知道呢班人做硬烈土. 搵個專審死人畸士既官去審活生生既人, 結果係點根本唔意外. 唯一令佢措手不及既, 大概係佢冇留意活生生既人係會上訴同抗爭既啫.

    搾胸亞伯同佢個打人老婆, 判守行為.
    被爆鼻被以胸襲警大嗌求救, 判三個半月.
    警棍作為手部伸延, 撫摸唔關事既路人, 冇畸士
    柒警暗角明打一鑊, 又係完全冇畸士

    顏色晌今時今日, 就係判案既標準. 唔係証據. 唔係案情, 唔係案例. 更加唔係常識或者正義. 我估好快一係個官番去從新學過, 一係成個法律界從新學過乜野至係法律, 唯獨呢個官唔駛, 就係咁簡單囉.

    橫掂冇打人都會被襲警, 下次警察以襲警罪捉人既時候, 可以預見情況會變得好精彩.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