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

酒樓在山上,執完再開又改名,無懼無疚服務山客/戴緻賢

REST.
從前山上有條村,方圓幾里一直都沒有甚麼好吃的,兩年前突然開了一家新派
敦豪酒家」,一時客似雲來。不過經營了兩年,老闆留下「我愧疚」三字後走佬。走佬後封鋪,伙計攞唔返財物。一班不知就裡的伙計即時失業。 有幾個比較話得事的老臣子當機立斷,把酒家的生招牌搬走,在村口搭個大排檔,炒幾味撚手小菜,好讓一直支持的街坊,仍有地方落腳醫肚。 其他伙計呢?有些離開村子另謀高就,有些加盟其他酒家。跟大隊去大排檔的,有人為保住飯碗,有人為有個寄托,有人為了對酒家的感情,有人深信老闆有一天將回歸,雖然各人目的不同,但都一起撐起大排檔了。大排檔格局當然不及酒家舒適,某些菜式隨著伙記離開已不提供了,不過街坊食開有感情,都樂意將就食住先。 老闆為何走佬?據說是天氣預測那年冬天特別冷,酒家老闆怕負擔不起暖氣開銷,索性關門大吉;也有說無法負擔黑社會的保護費。秋去冬來,本來氣候暖和的小村果然大雪紛飛,大排檔伙計不知哪裡弄來帆布和竹竿,搭起一個又一個帳篷,燒起炭爐,總算擺出個地方讓食客圍爐開餐取暖。 大排檔的生意漸漸走上軌道,落場的伙計也不計較付出,在沒有老闆牽頭的情況下,可以說上至大廚、下至掃地阿姐都是股東。從前人人都是打份工,上頭說甚麼就做甚麼,況且酒家有酒家規矩,沒有甚麼新意思可言。

如今人人都是老闆,又不需要默守早午茶市、晚上小菜的成規,大排檔開始玩新花款,居然間中玩 potluck,上至大廚、下至點心阿姐都一人煮一味以饗茶客。 推點心車的阿姐們原來臥虎藏龍,煮出來potluck 的羊羹、蚵仔煎、馬拉肉骨茶等,反應都算不錯。這些菜式酒家以往不會賣,若非大排檔出籠,街坊都無緣試到。 寒冬過去,老闆忽然蒲頭,說去了深山修行完,回到小村打響旗號開「新敦豪酒家」。幾個老臣子得知這個消息,興高采烈告訴其他人:「好了!雨過天青了!回巢開檔吧!」 舊伙計分成三派:一幫忠臣覺得大排檔的歷史任務已結束了,應該全體回歸新敦豪;舊經理也回巢到新酒家,還叫伙計上下應整整齊齊拍張團體歸隊照登報,招徠食客!一幫大廚覺得,酒樓的影響力始終大些,至少不必做埋侍應上菜,只需專注煮菜;一幫基層的伙計,覺得在大排檔開工比打酒家工自由,還可以一嘗做主廚的滋味,寧願守在歸屬感更強的大排檔;一幫既念酒家之舊,又重大排檔之情,雖然去新酒家打工,但落場時也去大排檔幫頭幫尾。 茶客又怎樣看?也是分成三派,一幫喜歡幫襯大排檔,一幫就兩家都支持,但最大的一幫覺得,大排檔的老臣子太沒骨氣,一怒之下也再不幫襯了。 大排檔沒有關掉,不過人手少了一截,架生又失去不少,留守的人都是點心阿姐、洗碗阿姐等小角色。這班人繼續苦撐,只有個茶水亭的格局。精美小炒做不來,唯有賣小吃之類,幸得舊茶客支持,總算捱得過去。

**************** 沒有敦豪酒家的一段日子,村內發生一場飲食革命,忽然間很多人愛吃西餐、洋腸和日本餐,其他酒家、快餐店乘勢冒起。新敦豪酒家開幕後,由於失去了信譽,很多好廚子都不願加盟了,新敦豪酒家只能獨沽一味煮大中華菜,回來的舊客少過三分之一,有些日子甚至比大排檔還少客人! 一日,酒家會計與老臣子來到大排檔,說:「大排檔的招牌是從舊酒家搬來借用的,用同一個招牌的大排檔,實在不應該攻擊舊老闆,甚至不應該跟新酒家競爭。」說完就一邊指著客人,一邊告訴伙記:「這些客都是舊招牌找來的。」然後會計又說:「回巢的老臣子才是大排檔大股東,沒有老臣子的同意,大排檔一個新伙記都不能招募。」 有個專包油炸點心的師傅回巢後,沒有再在大排檔幫手了,但由於新敦豪酒家生意一般,只好把賣剩的放大排檔寄賣,利潤要全部歸新敦豪。不過因為春卷送來時已經放涼了,銷路一般。有個點心師傅包餃子手勢一流,回巢時拋下一句「我去新酒家就當然不會再幫大排檔包蝦餃」就走了。

過了一段日子,不知是否不知變通,不明白食客的口味變了,皮厚如鞋底,饀硬如膠的餃子已沒有巿場了。 寄賣的東西有涼茶、糖水等,不過也是一分錢都不分給大排檔。大排檔阿姐有微言,師傅就講來講去三幅被:「沒有敦豪,就沒有大排檔;沒有敦豪的熟客,就沒有大排檔的茶客。大排檔給點方便新酒家,是應有之義啊。」 老闆返來後, 較以往更努力,可惜信譽已完全失去。希望拉抬業績的老臣子, 似乎覺得大排檔是競爭對手。新酒家不止把點心放在大排檔寄賣,也會賣大排檔的東西。記得煮羊羹那位阿姐嗎?她去了新酒家繼續推點心車,不過下班後幫大排檔煮羊羹。新酒家沒有問過阿姐就把羊羹買走,包裝精美後放在收銀處跟月餅、臘腸等一起出售,當成是自家師傅煮的一樣。 至於叫大家高調回巢的經理,不久已跳槽另謀高就,只是間中大搖大擺回去酒家跟老闆拍膊頭飲龍井。 然後呢? 這個故事,還沒有然後。啊,忘了說的是,當初開大排檔,是有申請牌照的,牌照就在那些老臣子手上。晃眼就即將一年,大排檔即將要續牌,可是前途未明。茶客還能不能吃到私房羊羹、蚵仔煎,肉骨茶呢?欲知後事如何,請大家放長雙眼。不過可以肯定,新酒樓信譽已失,令大排檔殃及池魚,整體食客減少,招牌已不值錢。但老臣子仍指住招牌,叫大排檔伙記飲水思源… 挑通眼眉的食客,你們又覺得如何呢?

分類:傳媒

2 replies »

  1. 佢換得, 唔通你唔換得招牌咩. 比如話…"關你敦豪酒樓銀事大排檔"諸如此類. 反正茶客同點心阿姐又冇錢收既, 何況呢檔都唔係拆出黎唯一一檔啦, 隔離街專賣金銀衣紙沙冰果間墳場冰室個老細, 以前好似都有幫敦豪酒樓做過後鑊架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