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東京新宿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與香港啟晴邨食水含鉛事件的對比/Mayi

最近香港啟晴邨的食水發現含鉛量超標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官員的愚笨應對令我想起東京也曾有過類似居民鉛中毒的事件,就是1970年的「牛達柳町鉛害事件」。

牛達柳町(うしごめやなぎちょう,ushigomeyanagi-cho)位於東京都新宿區。那裡是十字路口,早上上班時間由新宿往飯田橋方向時有擠塞;傍晚下班時則是飯田橋往新宿方向擠塞。牛達柳町的地形呈低谷,商店密集,汽車的廢氣也很難散去。由於六七十年代日本還是使用含鉛汽油,所以汽車排出的廢氣自然有鉛的粒子。1970年5月,民間的醫療團體到牛達柳町為附近的居民作身體檢查,發現他們多數人都有懷疑中鉛毒的症狀。醫療團體就推測汽車廢氣是居民有中鉛毒症狀的主因。

中鉛毒有何徵狀呢?根據衛生防護中心資料,鉛可經進食、呼吸、皮膚表面吸收進入人體。如果接觸高濃度的鉛,可導致急性中鉛毒,病徵有腹痛、嘔吐。慢性中毒的話,則有貧血、關節痛、肌肉痛、腦部和腎臟受損。跟輻射一樣,兒童較成人更易受鉛傷害,兒童中鉛毒的話會出現學習遲緩、行為異常、智力發展障礙。鉛可穿透胎盤,所以孕婦接觸鉛的話,胎兒也會中鉛毒。

日本政府如何回應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呢?新聞傳出後,東京都政府立刻派人到牛達柳町進行環境調查,也為當地居民作詳細身體檢查。雖然東京都政府得出的結論是「懷疑中鉛毒的居民並沒有中鉛毒」,可是這件事已喚起東京民眾(甚至全日本居民)對日本的空氣污染和鉛中毒的主因-含鉛汽油的關注。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成為重整日本環境政策的契機,首先出台的是汽油無鉛化政策;另外,鉛的環境基準也重新檢討。最後,在1968年立法的《大氣污染防止法》(たいきおせんぼうしほう、昭和43年6月10日法律第97号)也大幅修正,限制工廠、工場、地盤任何時間排出的鉛和其他污染物、對汽車廢氣的鉛含量設定了容許限度。

那牛達柳町的廢氣問題又怎麼解決呢?污染物沉積的主因是低谷地形,所以政府把交通燈設定在落斜之前和上斜之後,令到汽車不會在低谷地勢停留、直行直過,這樣廢氣也可減少。

反觀45年後香港政府對啟晴邨的應對,完美演繹甚麼是敷衍塞責。記者問承建商是誰,不回答,卻交出一個不良於行的水喉匠的名字;房署驗水時「造假」,長開水喉五分鐘才取水辦,亦不肯公開含鉛量過高的水辦是出於那些單位;居民已飲兩年含鉛水,衛生署沒有主動安排醫護為全區居民進行健康檢查(而是要居民自己登記驗血),衛生防護中心監測及流行病學處主任程卓端還落井下石說:「若一生拉勻計,飲用水的含鉛量低於指引值,不需太擔心,不會對健康有明顯影響。」簡直是陳馮富珍禽流感時叫人食雞的翻版。房屋署署長應耀康更好笑,「記性唔好」、「怕讀錯名」,你記性差連一整個屋苑用多少預製組件都不知道、兼且連「中國建築」四個字都不會讀,不如告老還鄉吧啦。特首梁振英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更有透視眼,未拆部件下來檢驗卻幾乎一口咬定鉛來自喉管駁口燒焊物。

現在東京清新的空氣不是天跌下來的,都是當年東京都政府官員經牛達柳町鉛中毒事件後痛定思痛,決心從根本解決問題,嚴厲收緊環境政策而得來的成果。香港政府官員呢?卻不以保障市民健康為首要任務,反而是維護國企利益,把承建商名字變成不能說的秘密,把中國製的部件嫌疑完全無視。面對越滾越大的疑惑和怒氣、越來越多屋邨發現食水含鉛,政府卻依然傲慢不肯正視;官員不愛民如子都算了,還要每日出賣良知,繼續像小丑一樣擠牙膏式地回應。雖保得住某國企股價和面子,卻保不住市民的健康和政府威信,值得嗎?

原載作者博客

圖片來源:Flick user:Abdelaziz Az https://flic.kr/p/mdsdsX

圖片來源:Flick user:Abdelaziz Az
https://flic.kr/p/mdsdsX

註:

「牛達柳町」的「達」字本字為「込」。據漢典網頁「込」說是與「迂」字相同(這說法不大可信),但《漢語大字典》似乎沒有收「込」字。而「込」則為日本漢字,只有音讀沒有訓讀,廣東話亦無此字發音。為了避免出現「都會駅」的情況,大家見到地名卻感陌生而且不會讀,所以筆者大膽寫這中文文章時以近義的「達」代替「込」。如果將來重新整理時,將用回日文漢字本名「牛込柳町」,更合學術要求。

分類:社會

Tagged as: ,

4 replies »

  1. The way our body interacts with the environmental elements is dynamic. There are no ideal minimum threshold as such as anybody ‘s health condition is different. Some people may be particurlarly allergic to flower pollens and some may not have any allergic reaction as their immune system can overcome the impacts of the hazardous elements that have incidentally enter their bodies.

    The recent LEAD incidents can be attriubuted to complaceny and lack of leadership among all stakholders responsible for administering, designing, installing, operatting, maintaining of our essentail services. Unless and until all parties come together to investigate and resolve with a win-win solution instead of pointing fingers, these incidents will happen and continue to drag us to disputes and affect the daily life of our society.

    Should we handle this in a more preventative and proactive approach than as an afterthought approach?

    • 誠如所言, 有鉛但未必人人中毒. 問題徵結正正就係所有"持份者" 即係由政府去到建築業界都正在逃避責任而唔係改善制度. 法例冇咩? 唔係吖, 成條放晌度. 冇人尊重, 冇人監察, 冇人執行之嘛. 雖知香港近呢十幾年來做乜由鐵水喉轉做銅水喉, 正正就係鉛鐵水喉含鉛同生銹之嘛.

      大大例法立咗, 但係由監管到搵食果班心態依然如故, 啋你都有味, 係都要加番鉛落去, 反正由球証到踢波既都係佢地既人, 冇人告佢, 你吹佢唔漲. 我賺錢你死之嘛呢種心態. 呢個先係問題. 不過唔緊要, 因為呢班契弟只要住晌香港, 佢子子孫孫都係飲同一樣既鉛水, 夠薑咪當冇件事唔好改囉.

  2. 差啲炳漏一堆, 驗水, 當然就係攞滯水, 攞活水去驗, 驗條毛吖? 第二, 民字堆, 出黎帶班港豬起哄又係你, 起樓又係你, 玩乜野? 我唔係講鉛秋果隻SeBr4同佢老公果單野吖, 我係講民字堆就係全港最大, 佔七成或以上水喉佬攞牌既中介. 人係經你攞牌既, 手腳有乜唔乾淨唔通關我事問責咩, 係都要問就去問亞大儍啦. 另外果幾成就係跟佢果檔野攞牌既. 等你班契弟賣豬仔牌賣得咁爽吖哪? 記住吖, 冤有頭,債有主, 兩檔契弟野個名都有個"工"字架.

    如果果班仆街牛鬼蛇神走出黎講鳩話, 下次我就講埋鋼筋啦. 仲精彩過水喉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