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從余市停產談到民主的承傳/ 徐少驊

 收到余市決定八月開始停產20年余市威士忌的消息當天晚上,我在Facebook寫了兩則留言,都是有關威士忌酒的,其中一則是這樣寫的:「余市20年其實不算什麼,一直捨不得開瓶的是父親留下的蘇格蘭白馬威士忌,那時候是由怡和入口兼總代理。這瓶酒,父親是七十年代買入,距今有四十年有多!」

這瓶白馬威士忌的珍貴當然不在於其售價(應該不會昂貴),而是因為它是父親留下來的,也是他曾經喝過的牌子。其實父親還留下了數瓶長頸FOV拔蘭地,還未開瓶,已經蒸發掉四份之一,看來還是找一個家族的特别日子開了它們喝進肚皮裡較為上算。

朋友Angus在我的訊息下留言提議:「留俾下一代。佢40年後講返你呢段說話,幾咁蒙太奇。」這個提議其實是很有意思的。

這令我想起法國人的萄萄酒文化,有些酒年份不佳,不耐存,出產後數年之內喝掉是為最佳。有些酒卻剛好相反,需要經過長時間的封存歷程,有十數年的,有些特殊情況,上百年的也是有的。

於是不少法國人家中都設有酒窖,主人家會按著酒適合飲用的時間在酒窖裏選取。有一些酒就是這樣子由曾祖父買入由曾孫子享用,買的時候便宜,但飲用的時候已是價值連城了。不過,重點也不是價錢,而是由父親挑給子女喝的、由祖父挑給孫子喝的、曾祖父挑選給曾孫子喝的這份家族延續的意義,甚至曾祖父與曾孫子是素未謀面的,這種感覺實在很奇妙。

事實上,法國人這種以葡萄酒作為文化與家族承傳是值得我們思考和學習的,尤其是今天很多人也摒棄自己的傳統文化,兩代人之間不嘗試互相了解,互不尊重和信任,這其實是一種極大的浪費,文化其實是一種延續之下的不斷創新,是需要數代人的共同努力,民主何嘗不是如此?! 

在六四燭光晚會上,學生說,爭取民主不是一代可以完成的事情,命運自主,承傳,開拓!

四間大專院校的學生代表在台上發言,大意是六四精神是對抗政權不公義的施政,不認命,堅持命運自主,努力爭取公義制度的落實,永不放棄。

香港的年輕人紀念六四是秉承這樣的抗爭精神,在香港爭取公義制度的落實,命運自主,向政權的橫蠻說不。這種精神的承傳在雨傘運動和政改堅拒「袋住先」體現了。至於「建設民主中國」,此一目標對於年輕一代來說具有爭議,他們沒有就此表述。我認為這體現了民主「求同存異」的精神,是值得表揚的。

在抗爭意識高漲的今天,有些人用今天的處境、視點來批評昔日走在民主路上的先行者,並據此全盤否定他們曾經為香港民主運動上作出過的貢獻。事實是每一個人都會受制於當下的歷史時空,他們作出的抗爭論述和策略都有當下的必然性,用今天的全新處境去批評他們,不但是不公平的,甚至是錯誤的,再提高一個層次說,這種以今否昔的歷史評斷是違反歷史論述上的誠信的。從來What If只是用來消遣一下而不應認真地作為歷史判斷的依據。

當然,作為先行者亦應該適時交棒,讓當下的一代決定怎樣走下去,尊重他們在今天的處境之下的新觀點、新論述、新策略。

究竟最後誰可以飲用到那一瓶由各個「曾祖父」買下來的民主葡萄酒?!我們只能肯定的是一代一代在當下的共同努力之下,終有一天,這瓶民主葡萄酒會由我們的子子孫孫一代一代的享用。

分類:生活, 抗命時代, 政治

Tagged as:

1 reply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