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從何時開始,貞子變成了喜劇演員?/林兆彬


貞子為棒球賽擔當開球嘉賓

你記得以下這一段舊聞嗎?在2000年,無線播放日本電影《午夜凶鈴》,一名13歲女童嚇倒送院留醫,在當年引起了傳媒炒作,甚至成為了報章的頭版。由第一集《午夜凶鈴》放映至今已經17年,想當年驚嚇度爆燈的女鬼貞子已經今非昔比。17年間,貞子的驚嚇度不斷下降,同時更開始轉型,走向搞笑、可愛、惡搞的路線,實在是一個有趣的怪現象。

《午夜凶鈴》在1998年於日本上映,於1999年在香港上畫,大收3100萬票房,成為了該年香港電影票房的首位,也是香港電影史上首部獲得年度票房第一的日本電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連《千與千尋》也只收2500萬票房。說到《午夜凶鈴》最經典的場面,當然是貞子從電視機裡爬出來的這一幕。電視機畫面初時只有一個井,然後一位穿著白衣長袍的長髮女子從井裡爬了上來,然後笨拙地走向主角,最後更爬出電視機追著主角,把主角嚇死了。

《午夜凶鈴》是一齣非常成功的恐怖片,因為橋段能夠與觀眾的日常生活扣連,當你看過那盒錄影帶之後的七天後,電話響但沒有人說話,跟著貞子便會從你家中的電影機爬出來追著你……這個概念透過電影,植入於觀眾的腦海,那股恐懼感將會在日常生活中伴著觀眾。想當年筆者只是一名小學生,還記得在無線看完了《午夜凶鈴》之後,當晚便發了一個惡夢。更在短時間內留下了陰影,害怕看到閉關電源中的電視機,總覺得那個黑色的屏幕有古怪,害怕貞子會從電視機裡爬出來。

隨著時光的流逝,對很多當年被嚇破膽的人來說,如今已經不再覺得貞子恐怖了,甚至開始覺得搞笑,原因大約有以下三個:

第一,觀眾越嚇越大膽。當同一個恐怖嚇人的橋段重覆又重覆地展現在觀眾面前,觀眾的身心就好像產生了抗體一樣,產生了心理準備,不再覺得貞子從電視機裡爬出來是恐怖的一回事,甚至覺得這個笨拙的過程可笑。先從井裡辛苦地爬上去地面,再從電視機裡爬出來這件事,真是辛苦,值得同情!2012年的電影《3D貞子》,貞子已經能夠從智能手機中爬出來嚇人,不知為何,整件事變得愈來愈可笑。

第二,由於《午夜凶鈴》實在太經典了,15年來出現了不少有心或無意地惡搞貞子的電影,加劇了「貞子搞笑化」的現象。例如電影《搞乜鬼奪命雜作3》(2003)曾惡搞貞子爬出電視機的這一幕,貞子在爬出電視機時被襲擊,惹人發笑。另外,筆者在看荷李活版《午夜凶鈴》(2002)的時候,覺得這齣電視根本就是「曲線」惡搞貞子,西方人的面孔與日式長髮女鬼好像總是格格不入,其荷李活式的拍攝手法更讓人覺得頗好笑。

第三,惡搞貞子已經開始成為了一種日本的次文化。在網絡上,貞子已經成為了被集體惡搞的對象,在日本有愈來愈多的同人漫畫,將貞子惡搞、萌化,甚至H漫化。或許《午夜凶靈》的日本電影公司已感受到這股惡搞貞子的「民情」,所以在宣傳新電影的策略上,也用了不少有趣的宣傳手法,以吸引人入場。例如貞子版Hello Kitty、貞子寫真集、貞子開球禮……其中最好笑的是電影公司安排了50個卡著LCD電視機的貞子,在涉谷街頭遊走,她們排隊過斑馬線那一幕最為好笑。

貞子這一隻女鬼,由當年讓全城嚇破膽,演變成被人覺得不恐怖,甚至開始覺得她可愛和好笑,這實在是一個前所未聞的怪現象。《午夜凶靈》電影和貞子如果想要長久發展下去,轉型的確是一條可選擇的出路,電影公司可以藉此將貞子打造成既可愛又可怕的女鬼,乘機推出各類商品賺錢。

分類:生活

Tagged a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