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泛民做對了什麼?/徐少驊

經過了2012政改一役,泛民似乎是學懂了一些跟中共談判的do and don’t ,直至目前為止,我認為泛民沒有走錯任何一步,包括不主動提出任何所謂的「讓步方案」。

既然本身的底線是「原地踏步」,那麼就應該迫使聲言「2017一定要得」的官方提出「讓步方案」。在這種情況之下,官方有兩個選擇:一、不作任何讓步;二、在最後階段會作出較大幅的讓步,以期達成協議,讓政改方案通過。

在第一種情況之下,沒有超越泛民本身的底線,即原地踏步;在第二種情況,若然「讓步方案」是足以令市民有真正的選擇,那麼就是贏了漂亮的一仗。

若然泛民主動提出「讓步方案」,就有三種狀況;一、提價過高,中共不接受;二、提價剛好是中共能接受的水平,中共按此還價,這又開出兩種情況,1/ 泛民不接受中共的還價,中共最後接受泛民提出的讓步方案,這種情況之下,泛民只能算是正中中共的下懷,中共還是勝了一仗。2/ 泛民接受了中共的還價,那麼泛民取到的是中共本來願意付出的更少,中共勝了一大仗;三、泛民的提價低於中共願意接受的水平,中共當然還是可以還價,但無論如何,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泛民是徹底地輸了,就正如2012年政改的那一役的翻版。

按上述的分析,泛民根本無須主動提出任何讓步方案,這方面到目前為止,泛民仍然是做得正確的!

另外,這次泛民上深圳見京官,說明了不要求單獨會面,這也是十分正確的一著。一旦是單獨會面,拿出來的「讓步方案」極可能是一些所謂的「檯底交易」,通常是一些口頭承諾,讓步幅度可以很大,但不能寫進方案,也不能公開。這種「密室談判」最大的危機是會令泛民內部產生不同的意見,統一戰線就有機會被攻破。
這一次泛民到深圳見京官,有本土派認為他們不應該去,我卻認為只要泛民站穩立場,去還是比不去好。一直以來,中共要營造的公眾觀感是泛民令香港人失去普選特首的機會。若然泛民拒絕跟中共相關官員溝通,只會增加了這種公眾觀感。相反地,泛民盡力抓緊每一次機會向中共的相關官員表達香港人對提名機制的主流看法,只要泛民在投票時沒有「轉軑」,香港大部分反對「袋住先」的市民就會認為泛民盡了本份。

分類:抗命時代, 政改, 政治

Tagged as:

4 replies »

  1. 最惨歩驟一啱係並非一種保証下一個歩驟二都會行啱既必然因果果吓死呢. 但凡火車入隧道, 黑箱作業, 後巷壤咗部細路電視, 諸如此類情況, 特點係之前講乜都係用黎講既啫, 通通唔計架啦, 決定既關鍵必然係邊個鎗多, 錢多, 同埋要面呢三樣. 完全睇唔到泛民有任何勝算, 上去只係為咗上去. 要擺姿態既, 就一個都唔去, 叫果三個落黎囉. 連擺門呢吓第一歩都唔識擺, 689條柒頭要加入一齊去果一刻泛民就應該全體退出呢個團啦, 如果連咁簡單既道理都唔明, 連一隻附帶核彈既政治風向雞呢種基本政棍水平都未到. 莫講話談判. 睇實班靚先啦. 個團咁多擺明下次連出選都冇機會既人. 兩樣佢揀: 一係袋一億買定機票即走. 一係放棄一億保留一個下次唔知有冇佢份既位. 佢地最合理既做法係乜?

  2. 泛民不會接受假普選, 這已是最後底線, 任何「讓步方案」都不能超出這個底線, 而一意推行假普選的中共心中亦清楚明白, 它不打算作出任何實質讓步, 不會重複2012年政改那役的自我打倒.

  3. 任何稱得上談判二字既, 參與雙方都有讓歩換取利益既可能性. 換唔換到又或者賺定蝕係另一個議題. 否則就只能稱作雙方宣示立場, 唔叫得做談判. 上去唔係談判, 唔通淨係宣示立場就坐番車落返黎咩. 咁駛鬼上去咩. 既然上得去講得, 即係談判, 唔係宣示. 咁就冇所謂底線存在. “泛民不會接受假普選, 這已是最後底線", 只係自欺欺人. 直頭唔同你講, 一講即刻反枱離場果條先至叫底線. 用得個"傾"字, 其實換個詞就係"賣幾錢", “買唔買"

    泛民係乜? 連政黨都唔係, 背叛又冇後果既, 你又唔告得佢, 還是捉佢去打靶呀? 冇咁既事囉. 咁駛鬼理你泛民有乜感受咩. 總之投完票之後袋袋平安咪係囉.

  4. 談乜鬼嘢判吖, 中共一直想大石砸死蟹, 一錘定音, 砸你哋泛民唔死, 就用蛇齋餅糉誘騙老人投票畀保皇派, 用選票趕走佢哋眼中嘅反對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