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一個字錯到怎樣才算是一個錯字?探屈穎妍屈頴妍化 /Mayi

本無意探討一人之名無故被寫成異體字有何文章。只是日前有博客陳凱文指「 從學理角度來說,這不能叫作「錯字」,因為「頴」就是「穎」的「異體字」,即是俗寫。」則有些意見,故來文述之。

正所謂名從主人,其實最有權威去評論的人就是屈氏本人。簡單一句:「你喜歡你的名字由穎妍寫成頴妍嗎?」已經可以完結所有討論。如果她本人接受的,很好,那我以後只寫頴;如果她本人不接受,那陳生硬要人接受「都係異體字姐,袋住先啦。」的態度則很難令人接受。

關於名字的故事,香港較出名的應該非王䓪鳴莫屬。「䓪」,本無此字,查古老的實體字書都未有收錄。如果你查網上字典,可能見此字但沒字義解釋,而網上《康熙字典》收錄《爾雅》所見的似乎也是亂碼而出「䓪」字。

wpid-img-20150528-wa0029

簡單來說,這是因王䓪鳴而出現的字。因她而出現此字,好像威得滯難以想像,可是事實就是如此。大家可翻查一下ISO10646《香港增補字符》,就是為她的名字而造了這個字符,她死了之後如果沒有人以此作名字,可能就不會再用了。

順帶一提,如何才符合條件在 《香港增補字符》裡造字呢?*首先,如有等同之字符者,則不增收,例如:青一靑、俞一兪之類。 即是「䓪」並無等同字符。

其次,字符集只收納市民和政府部門在進行電子通訊時有需要使用的字符,而增收字符僅限下列範圍 :

一、香港社羣用字。包括粵語字(須提供依據)或能證明此前已流通的專有名詞用字(須提供讀音);以及作專有名詞用的字而該字見於大型字典(包括《康熙字典》、《漢語大字典》等)者。

二、華人社會中非地區性的新生漢字,例如新生科學名詞用字。除上述範圍以外,其他有助於電子通訊的字符,會個別考慮。

王䓪鳴爵士叱吒香港政壇多年,至2000年因房署短樁醜聞才黯然離場。「䓪」字應以上列條件一「香港社羣用字。能證明此前已流通的專有名詞用字(須提供讀音)」而製的字符。

當年香港傳媒為一個常見人名都特意製「䓪」字字符,何以如今我們要把要求降低到「穎與頴是異體字,差不多,可以袋往先」呢?錯字的定義何以可降低到「學理上說」?我把沈澱霞寫成沉澱霞,朱鎔基寫成朱熔基是否「學理上」又要大家欣然接受?或許我的要求比較嚴格,可是單就人名來說只要那個字不是原本那個字,就已經是錯字了。是的,或許王䓪鳴的父母喜歡「易」的發音又喜歡加上草花頭,所以生造了一個「䓪」字冠名,有點莫名其妙。(漢字本身就係一個可以隨意整形聲字的系統)然而 a name is a name,把王䓪鳴寫成王易鳴王葛鳴,就已經不是她和她的名字了。

我們都不是差不多先生,我嚮往從前從事文字的人會因一個人的名字而製一個新字符,這是對人的尊重也是對文字、文化的尊重。不過最近當我見到姓氏蕭已變成肖時並開始廣為大眾媒體接受時,我就知道為一個人而特製一個字符的時代與浪漫,都回不去了。

http://www.ogcio.gov.hk/tc/business/tech_promotion/ccli/hkscs/doc/principles.pdf

8 replies »

  1. 甚麼是學理?何人有資格講學理?學理是否必然對?這些都是仁智之見的問題。

    陳凱文君在其文章謂:「從學理角度來說,這不能叫作『錯字』,因為『頴」就是『穎』的『異體字』,即是俗寫。」陳君所稱的學理,乃《正字通》、清代的《康熙字典》和顧藹吉的《隸變》,都記載了「『頴』就是『穎』的俗寫」。這點,是具權威的書籍(或學者)對「『頴』就是『穎』的俗寫」立了法(法規、也近乎法律)。

    但不才要問,這樣的學理是否就必然合理?「頴」字本身之讀音和字義皆異於「穎」字(據陳君,宋代《類篇》,音【炯】,解作「警枕」,即是用圓木做枕頭)。以權威之手段將「穎頴」兩字扯埋,乃以假冒真,比較「將沈澱霞寫成沉澱霞」更不如,蓋「沈沉」有時可通假(沉本身是俗字,不符造字原則,但不大違反學理)。這點,不才同意Mayi所稱「可是單就人名來說只要那個字不是原本那個 字,就已經是錯字了。」

    至於王䓪鳴(不才不同意用「『叱吒』香港政壇多年」來形容王某)的䓪字,是从艸从「易」,發「亦」音?而Mayi所引的網上《康熙字典》收錄《爾雅》的字,乃从艸从「昜」(比「易」字多一橫劃),發音近似盪湯堂。Mayi謂:「我嚮往從前從事文字的人會因一個人的名字而製一個新字符,這是對人的尊重也是對文字、文化的尊重。」這點不才不敢苟同,試想,人人都效法,去造新名字,公眾及政府有能耐去「尊重」那群人乎?肯定是製造混亂。

    Liked by 1 person

  2. 學理、法律,名義崇高,未必就代表真理,卻很容易以次充好、以假亂真,蒙混世人。正如文章中的「穎頴」兩字,大家不執著堅持,假的當了真的,安個「俗寫」名稱便蒙混過去,這猶小可,中央及特區政府以權威硬推普選假,將它說成是真的,則禍害大矣。

  3. 字典作者必然要考慮當時社會怎樣運用那個字,如果白丁覺得連這都不能用作依據,那文字學和訓詁學都可以取消了吧。陳文不是已經坦言「頴」是寫錯字而成為「穎」的異體字嗎? 至於用在名字上的時候,我想大家都會同意Mayi的見解,問題是,陳文之所以說「從學理角度來說」,不正是因為陳文只探討「頴」是(狹意的)錯字還是異字,而不是探討寫名時的問題,此錯不同彼錯。因為Mayi是捉錯用神,說陳意指「都係異體字姐,袋住先啦。」更是無中生有了。

    • 森君,關於「頴」用作「穎」之異體字,不才並沒指《正字通》《康熙字典》和《隸變》「不能用作依據」,相反,我指出「具權威的書籍(或學者)對「『頴』就是『穎』的俗寫」立了法(法規、也 近乎法律)」。既立了法,大家都照用,不才是接受的。

      「那文字學和訓詁學都可以取消了吧?」當然不。文字經千年使用,出現變異在所難免,文字學和訓詁學正正就是要糾正錯誤。但學者文人在糾正錯誤的過程中就一定合理嗎?「頴」字本身之讀音和字義皆異於「穎」字,學者文人「立法」將「頴」字等同「穎」字,正如陳凱文謂「『穎』字吃掉『頴』字,」「頴」字今作「穎」之異體,其原意就消失了。

      文字(語音亦然)用法遵循約定俗成,是規律。但規律未必就是合理,舉例說「骯髒」原指人之氣節操守,大家錯作「邋遢」解,大部份人這麼用,你祇好接受,但是否合乎學理、一般道理,是見仁見智。說不定有朝一日,有學術權威透過訓詁,還原「骯髒」本意,大家又接納之。真如此,你又會怎麼看待學理呢?

      依然,不才同意Mayi所稱「可是單就人名來說只要那個字不是原本那個 字,就已經是錯字了。」不單人名如此,其他字都如此。一個字寫錯筆劃而不涉及另一字時,可以定為異體字;寫錯筆劃而涉及另一字就是錯字。「頴穎」就是一例。當然,這是不才個人觀點。

      森君謂「至於用在名字上的時候,我想大家都會同意Mayi的見解」。這點不才反對,王䓪鳴是特殊例子,此風不可長呀,試想有好事之徒,標奇立異,你造新字,我造新字,創出一大堆字典沒載的人名,社會情況會混亂嗎?

      樂意繼續討論。

    • 我只說一句,我原文的「錯字」是有scare quote的。
      如果連scare quote是什麼玩兒都搞不懂,就亂咬一通,我實在沒紐約時間玩泥漿摔角。

      • 不出奇﹐閣下理解力一向超凡。
        文章主旨其實就是借那篇報導介紹「頴」為何成了「穎」的異體字。
        當然﹐一個人看對方不順眼時﹐就會腦補一番然後跑去玩泥漿摔角
        你自便。

        • 你太抬舉自己了。我沒有看你不順眼,也討厭像你一樣喜歡玩泥漿摔角。

          我寫文不因你姓陳,只是咁啱我也對小學有興趣姐。其他人如有同你一樣的言論(例如訓孟子),我一樣會寫文駁。如果你希望以後冇博客敢駁你嗦,可以架,直接在博客群組講囉。

          至於scare quote方面,成篇咁多引號,真的超凡如你才解讀到邊d係真話邊d係皮肉話。高手自然寫得出一個大家睇得明的scare quote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