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命時代

若果這是一個局 /徐少驊

  

若果這是一個局,下一步就會是肖友懷獲得恩恤留港,正式成為香港人,這符合689的撕裂民間社會的大策略。

數年前,城邦派教主陳雲寫過一篇文章,引用道家黃老之術談政治設局,大意是設局者綜觀社會及政治各派勢力,經過博弈分析後,就可設局,各門各派會按著利益歸屬或是價值信念自動入局,無須教唆或是利益交易。局成,設局者就可以雙手置於後頸蹺起二郎腿來欣賞自己的作品。

我無法找回這篇文章,只能靠記憶寫出大概意思,或許會有錯誤理解之處。

若果這是一個局,肖友懷事件會如何發展下去?入境處官員會說,由於找不到肖友懷在大陸的父母(若果這是一個局,當然是不可能找得到的),故此基於人道考慮及國際人權公約的規定,決定給予肖居港權。社區組織協會及其他的社工團體基於專業義理必定支持政府這個決定,而各激進本土派就會向這些社工組織、接收肖友懷的學校和提供支援服務的組織發動衝擊示威,這引發其他不同意這種衝擊行動的時評人(包括我)、左翼和堅持以維護普世價值作為抗爭義理的人和團體向激進本土派發炮,激進本土派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他們會在網絡上包括社交媒體和網台盡情嘲諷這一班批評他們的「膠」。

就是這樣,香港各派的民間勢力被切割成像是積木的木塊,互相仇視,遑論能合作疊出一個對抗政權的城堡來。

若果這是一個局,陳婉嫻究竟是佈局者還是第一顆知情的棋子?事件發生不久,已經有評論者指出,以她如此資深的從政者,怎麼可能會預計不到,在中港矛盾如此激烈的今天,社會對這樣的事件會有怎樣的反應,而按一般常理,在如此民情之下,事件高調曝光根本對肖友懷申請留港不但沒有好處,反而會迫使入境處傾向嚴辦。當然,若果這是一個局,那麼陳婉嫻的反常高調是不會影響最後結果的!

是的!這不是一篇正常的時評,全篇都是沒有事實根據的猜測。若是以前,我不但不會這樣寫,更不會相信政府部門會為了配合政權的政治目的,不惜違反程序正義辦理公眾事務。但自689土共政府上台之後,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何況搞分化從來都是中共的強項!

分類:抗命時代, 政治

Tagged as: ,

4 replies »

  1. 我就係寫打死都唔信唔係局果個. 乜原來陳雲個儍佬又寫過咁上下既野咩? 真係咁啱得咁橋, 飛機撞紙鷂? 哈哈, 撞鬼囉大吉利是! 我唔信….

    從政耐啫, 唔等於人會變聰明嘛, 痴根同亡國興都唔係今年至出黎啦, 睇吓佢地講野幾趣緻? 事實上, 我認為陳婉嫻應該係作為"不知情的棄子"比較有可能. 我唔認為佢有咁既智慧睇得出有人督佢出去做過河卒. 即使佢睇得出, 佢夠胆唔遵從上級命令唔做呢單CASE咩? 反正佢都已經去到退休年齡. 家陣住大屋, 日日唔駛做都衣食無憂. 下次選唔到佢都唔駛去搶紙皮汔水罐至過到日.

    順住落黎既情況應該係件事以檢証為名拖三五七年. 然後亞婆被告, 好有可能入罪都唔出奇添.如果家陣即告, 淨返肥仔一個, 莫講話住緊間屋既風火水電煤錢從何來? 冇監護人已經足夠要政府介入, 正路當然係判送去男童宿舍. 咁, 拖幾年就係關鍵喇. 拖到肥仔18歲佢就無需監護人喇. 晌男童院讀書同晌學校讀, 好明顯就係好大分別啦.

    普通法既講案例, 又要講法例細節.一旦判咗, 下一單類似案件就冇得180度轉向, 肥仔被督出黎做砲灰就係為咗製造案例. 尤其係推得越高就越好, 最好推到去終審. 咁就擺硬一邊冇得轉, 左又好, 右又好. 你左佢就右, 倒轉黎又得. 咁你法庭一定係樣衰果個噃. 睇吓條街幾多人仲係認為係終審庭判錯至有今日咁多雙非兒童來港? 誰不知當年來港政策同今日係啱啱相反既, 當年那怕你老竇老母都係香港人, 只要當事人仲晌佢手上, 唔放就唔放. 今日呢? 兩非三非四非通通放過黎殖民. 唯一不變既係錢, 當年冇十幾皮就冇証, 家陣都係. 億億聲生意黎架, 養起亞婆同肥仔一世駛得幾多錢吖, 有人講呢樣嘛?

  2. “這不是一篇正常的時評,全篇都是沒有事實根據的猜測。"

    非也, 這是一篇十分中肯的時評, 作者對專制政權的手段有第一手的親身體驗, 文章有許多不便公開揭露的事實根據, 結論不是猜測而是客觀的判斷.

  3. 肖友懷於大成小學評估日,在黑板上用「簡體」寫上自己名字 – 肖友怀,你信唔信他 3 歲來港?? 內裏尚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