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請作者分類)

祝願「上等人」一世幸福 / Bittermelon

(圖片來源:王喜社交網站)

日前看到演員王喜在社交網站上載了一幅照片,相中是一張何文田某家餐廳的告示,說「因應各街坊的強烈要求及本人深知會對環境、治安及衛生構成一定的影響」,因此停辦「待用餐」。所謂待用餐,其實是外國流行已久的Suspended meal,食客預先在餐廳額外購餐,留待有需要的人前來免費享用。

其運作方式的原意與深水埗明哥派飯的做法不同,領餐者受到的待遇與普通食客無異,唯一分別只是不需付款而已。

歧視貧窮NIMBY心態作祟

就此告示,王喜有一番發人深省的見解,他留言說,「妒忌別人比自己富有就見得多,但今天竟然有些人妒忌別人比自己貧窮,而杜絕窮人享用免費午餐」。說穿了其實是「Not in my backyard(簡稱NIMBY)」心態在作祟,不是今天才有。追溯至1999年,麗晶花園居民抗議政府在區內興建愛滋病診所;2008年屯門居民反對興建焚化爐;2009年梅窩居民反對正生書院遷入該區,同年西九四小龍業主反對在鄰地興建公屋;還有將軍澳居民多年對堆填區的抗爭。

瓜瓜不敢說他們完全不對,公平點說,香港樓價高企兼租金昂貴,港人不能像孟母般可以為子三遷,有誰希望厭惡設施設在自己家園?特別是那些窮一生積蓄置業的私樓業主,在生活和對所住地區的觀感上,的確受某程度的影響。

儘管如此,但並不表示NIMBY是對,若人人持有同樣心態,什麼公共設施也不用興建了,但他們的心情倒是可以理解。只不過,令人意外的是此心態進一步演變成歧視,將窮人標籤為「環境、治安及衛生」問題。

其實這些階級歧視無處不在,瓜瓜就不幸與這些「上等人」為鄰。記得某日回家,在住處大堂看到一位前來送外賣的茶餐廳夥記,見他手上拿著大包小包頗為不便,因而為他按升降機樓層按鈕,及後攀談了幾句,得知住處在區內原來聞名以久,因大廈內住有一戶人,他們經常投訴管業處為何讓外賣員上樓,尤更甚者,還不讓外賣員與他們同乘升降機。

在香港,階級歧視不是罪,平機會不會來找麻煩,但貧窮卻是罪大惡極,受盡社會白眼之餘也很難生存。不是嗎?若領取綜援,將會受千夫所指說遊手好閒兼掠奪社會資源。

拒領綜援自食其力嗎?前有大坑雞蛋仔伯伯,近有剛入獄的施伯,他們的故事清楚反映窮人左右做人難的慘況。

「勿以惡小而為之」

特別是施伯一事,令瓜瓜想起二月河名著《康熙大帝》第四卷一段開場故事。話說有一個叫張五哥的,由於家裏太窮,所以聯同幾個兄弟販運私鹽以養家糊口。

可是,當年販賣私鹽是大罪,張五哥等人不幸給官家鹽商捉個正著,並且被押送到縣衙受審。恰巧新任縣令施世綸深知民間疾苦,知道他們只是為了生活而犯案,因此略施小計借意放人,氣得官家鹽商七竅生煙。是否真有其事不得而知,但意思明顯不過,就是法律不外乎人情。香港講法治,法官依例判案當然沒有錯,而且也不能像施世綸般放走犯事者。可是,既然犯案動機並非不良,能否就施伯的情況再酌量減刑?

回說餐廳一事,或許受到輿論壓力影響,餐廳決定恢復派發待用餐,並同時推出新安排,要求等待用餐人士先到附近公園等待。可是,會否惹「上等人」再次投訴,目前還是未知之數。借用王喜的一句話,真心希望這些上等人餘生都富貴榮華,身壯力健兼安享天年,否則他們將會嘗到被歧視的滋味。

最近有團體推出計劃,向學生宣揚「日行好小事,人便有福了」的資訊,背後道理其實就是「勿以善小而不為」。

不過,其續句「勿以惡小而為之」同樣重要,不期望大家多做好事,只要能夠去除歧視這樣的小惡,世界已經很美好了。

原文刊於:《信報》年青有計專欄2015-05-15

&&&&&&&&

2 replies »

  1. NIMBY並非新鮮事, 廣東話我地有一句, 叫做憎人富貴厭人貧. 正正就中晒. 我反為覺得奇怪, 民怯亞曱甴同老虎仔做乜屁都唔放一個, 佢兩個應該去攞拖鞋兜頭拍果個亞乜星. 倒米! 原本只要老老實實用常識認真做就可以又攞光環又攞票, 果個壽星鈍到咁都企錯邊, 家陣票又甩, 光環又冇, 年尾選區選分分鐘又跌一席俾民賤聯都似. 鈍到咁敗家亞曱甴快手炒佢魷啦. 還是呢個壽星己經係民怯精英中既精英, 就正如早年亞唔好生, 想搵個換都冇? 係就撞鬼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